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 被封的文章内容  

2009-06-19 23:51:33|  分类: 被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蒙童

[转载] 被封的文章内容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博客

[转载] 被封的文章内容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博客

探花

[转载] 被封的文章内容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博客

 

 环球网论坛

是   meiti  审  判  ,还  是   审   判  meiti

---廖言先生谬乎哉ffice[转载] 被封的文章内容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博客ffice" />

chou niu

《瞭望》登了廖言先生的《慎防网络舆论卷起媒体审判》一文,是掷向[网络舆论]的一副镣铐。果然不久,网上关于[邓玉娇事件]的热议,戛然而止。看来,廖言先生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对[网络舆论]有生杀予夺的影响。

从廖言先生行文的口气来看,也很有些大气、傲气和霸气。我说的是《厉王止谤》之气。这个历史故事廖先生一定熟读,因此,他把[止谤]改成[媒体审判],这一现代[罪名]加在[网络舆论]者的头上,可同样达到[吾能弭谤]的目的。

[媒体审判]这个词组,我第一次读到。按廖先生的文章解读,是以媒体舆论来代替司法行政,干预司法机关的侦察、侦讯、起诉、审判,判决,执行等工作,威胁着司法的公正。这简直是一宗大罪。这是廖言先生对前段[深圳梁丽事件]、[杭州飙车事件]、[湖南罗彩霞案]、[湖北邓玉娇案]中媒体和网络舆论的法律定性。

前不久,**总书记访问了《强国论坛》,**总理也访问了《新华网论坛》,与网友对话。在此之前,网上对[山西黑砖窑]事件的揭露和批判,对[西山会议]的揭露和批判,比之邓玉娇等案的言论要激烈得多,严厉得多。两位中央领导同志对网民的言论是欢迎和肯定的。他们号召所有官员应挤出时间上网,倾听群众的呼声。

廖先生却把网络舆论,看成是一场[疯狂的盛宴]。廖先生的言论有悖于中央领导同志对网民的支持鼓励。他有何道理呢?让我们一一来分析:

第一,[舆论审判],在网络上是不存在的,是廖先生强加给网民的罪名。

拿邓玉娇事件来说,给邓玉娇定性为[故意杀人]的是公安部门,对她采取刑事拘留的是公安部门,把邓玉娇未经医学鉴定而当成精神病人绑在病床上的也是公安部门。网民对这些违纪,违法行为进行质疑、指责、批判,是人民的合法权利,他们并没有对邓玉娇进行审判,也没有对侮辱、压迫、不法侵犯邓玉娇者进行审判,他们要求对不法侵犯者(涉嫌性侵犯者)绳之以法,不对吗?这一合法要求被定为[舆论审判],这实际上是不许人来监督政府,监督司法公正,亏你廖先生想得出一个在法律上都找不到的罪名---[媒体审判]。可真是异想天开啊!

第二,你把近来发生的一些公共事件的责任统统都推到[网民]头上,说这些公共事件本来都是[个案],由于[网络舆论]的冲击而形成公共事件.

是这样的吗?哪一件公共事件是网络舆论冲击而形成的呢?[黑砖窑事件]、[孟连事件]、[**事件],还是邓玉娇事件?邓玉娇事件发生在大巴山深处的野三关镇,这里发生了一起梦幻城的女服务员杀死来逼奸的当地官员邓贵大,女服务员报警之后,以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并捆绑到疯人院。这条新闻在报纸上发表后,引起社会普遍的关注,因为它典型地反应了当代社会的矛盾和冲突,贪官污吏对农民弱女的任意践踏,引起民众的愤怒。稍有良心、稍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会拍案而起,声援邓玉娇。怎么把这一起应该引起公众来关注的事件,说成是网络的冲击而形成,你廖先生不是把因果是非全颠倒了么!

 第三,你把网民们对贪官污吏暴虐的愤怒声讨,对受害者的正义声援,说成是[近乎癫狂的舆论盛宴],[从而给法官,陪审员施加了某种看得见看不见的压力,使本不应成为舆论常态的成为常态]。廖先生这里又生造了一个词组---[舆论常态]。什么是常态呢?人民起来,监督政府、监督司法、监督审判、贬斥贪官污吏、揭露司法腐败,这不能成为舆论监督的常态么,是反常态么,你要的常态是什么呢?你说这给了法官们看不见的压力,这种压力不好么?当初公安部门认定邓玉娇[涉嫌故意杀人],引起舆论大哗,后来不是改成[防卫过当]么;当初,公安部门对邓玉娇进行刑事拘留,关进疯人院,捆绑在病床上,引起网民的一片抗议,后来不是[改变强制措施为监视居住]了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循私枉法者必然是压力重重。这不是好得很么!你能指出那一起事件,网络上是[近乎癫狂的舆论盛宴]呢?你究竟是在为谁讲话啊!

第四,你指责媒体网络对这些事件的报道中违背了[两个原则]:一是平衡原则,一是客观性原则。

廖先生可能是新闻学的专家。这两个原则是谁定的,世界上所有新闻都在遵循着这两个原则吗?你的[平衡原则]是改[一面提示]为[两面提示]。要给冲突,对立的双方以表达自己看法的平等机会。廖<先生就在你的这篇文章中,遵循了[平衡原则]了么!你单方面把媒体和网络加上了许多罪状---[媒体审判]啊,[癫狂的盛宴]啊,[监督的越位]啊,[全民皆法官]啊……你可有一个字来进行[两面提示]吗?

从这些事件的发生、发展过程来看,没有哪一次是[给冲突,对立的双方以表达自己看法的平等机会]。这个[平等机会]给过黑砖窑事件中失去孩子的父亲母亲了么!这个[平等机会]给过邓玉娇及其亲属么!网民们能对一些公共事件表述自己的看法,却又受到了像廖先生这种有权有势的人物的封杀,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谈[平等机会]。

第五,你把大众舆论对司法的监督,设了一道高高的门槛---[只有全社会都能充分了解法律知识,舆论才能正确监督司法,才能从根本上避免[媒体审判]现象]。

网民们有几个法学家,他们就不能监督司法,就不能为邓玉娇喊冤,就不能说把邓玉娇关进疯人院是迫害。廖先生自己是法学家吗?我看不是。否则,你就不会讲这些糊涂话。

通观廖先生文章,不到一千字,七个段落,五个论点,没有一处有理有据。从字里行间,我只看到了四个字---[不许说话]。(你们就是个屁---还想要言论自由,还想要监督权力,还想质疑领导和领导机关的决定---你们这帮刁民,算个屁呀!---蒙童)

 

录古文一段,赠廖君:[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若壅其口,其与能几何]?

廖先生真是在为党和政府帮倒忙啊!

 [ 本帖最后由 蒙童 于 2009-6-8 23:44 编辑 ]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