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曾经被网易封锁的文章):为纪念武汉解放六十周年对我进行访谈,说起这个“天”字,我联想起六十年前的一段往事  

2009-06-03 21:43:07|  分类: 焦点讨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党啊,您还在吗?》

 

主要内容:

 

 

说起这个“天”字,我联想起六十年前的一段往事,这往事是报纸、电视台(包括中央电视台)为纪念武汉解放六十周年对我进行访谈而引发的。武汉解放前我在武汉做地下工作,一直迎接武汉解放。

制作了节目后,总有记者问:“您老这么多故事,比《潜伏》还生动,为什么过去不说又不写呢?”

我说:“想想过去,对比今天,令人伤感:过去被我们打倒了的东西,全都复活过来,而且比过去更厉害!”

为了追寻好的新闻效果,记者们要我讲“武汉解放时,让您最难忘的一件事”。

我想了想,给我最难忘的是:

解放后的第二天,我们城工部机关就要解散了,大家说,开一次告别茶话会吧。部长要我去街上买一小包茶叶和糖果(是机关结余的伙食钱)。当时,街上很清静,我穿着解放军的服装,佩着军管会的胸章格外显眼。当我返回时,一位穿着时髦的女人跟着我走进驻地。

她穿着缎子旗袍,尼龙长袜,高跟鞋,散披着电烫长发。一看就是个“风流”女人。解放军一进城,这样打扮的女人几乎绝迹了,这个“坏女人”何以这等胆大,竟闯进了我们的驻地。

我正想盘问她(实在想叱责她),她却一下子跪到地上,我要她起来,她硬是不肯起来。我问她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她轻轻地,细微得差点听不清:“我是站街的婊子”。她就这样来眨损自己,弄得我脱口想说的一句话——“滚出去”连忙缩了回来。僵持了一会,她哭了起来:“老总(当时百姓对国民党军官的称呼)救救我吧,我是逃出来的,怕老鸨派人来逮我啊!”

我的心一下子软下来,端了一把椅子,要她坐下来谈谈。她仍然用恐慌的眼光乞求我:“你们会不会把我当坏人抓起来啊!”我安慰她:“你是受旧社会迫害的人,可以到政府去登记,有病治病,无病上学,学手艺、学技术,政府安排你们工作。”她惺松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好大,怀疑我讲的是不是真的。我说,我这就给你打电话。当时,我已分到市军管会工作,询问秘书处这件事该谁管。他们立即告诉了我管这事的部门和地址。我立即写了一张介绍信。

她接信时手在擅抖,像一道护身符,折好放到她内衣的口袋内,还用手摩了摩,看信装到口袋里了没有。

她站起来,向我一鞠躬,准备出门,突然,又收回了脚步,折回来,望着我,带着感激而又有些歉意的表情。终于结结巴巴的表达:

“你看我这身打扮,走到街上,人家一看就会骂我婊子……能不能……?”

恰好,有一位原在地下工作的女同志正在这里,她从自己的行囊中取出了一套旧灰色延安服。这女人一下子欣喜若狂,接过衣服,也忘了一声道谢,就走进隔壁房间,几分钟,就换了衣服,她原来泛白的面孔,也现出了微微的红润,她对着门边的镜子,瞧一瞧,又笑一笑。突然,她把头一摆,把头发摔到胸前,向我们女同志:“你借给我剪刀。”她咔嚓咔嚓对着镜子把烫得蓬松的头发全剪了,一直齐到耳跟上。

她在镜前大步摆着手,然后端了一把椅子坐在镜前,端详自己,想不到她一下子哇哇的大哭起来,女同志走近劝解时,她又疯狂地大笑着,拉住女同志的手:“大姐:能不能教我唱歌?”问她想唱什么歌。她说,就是大街上许多人唱的那首歌,什么“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啊……”。女同志教她唱了前两句:“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她说:“今天我就学会这两句。”她像军人那样在厅堂里来回齐步走,反复的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六十年后的今天,我还能回想出那神气,那步伐,那笑容。

六十年后的今天,我读到一个共产党官员在“梦幻城”强逼女服务员为他“特殊服务”而被杀身亡的故事,在视频上,看到这位女服务员被捆绑在精神病院病床上呻吟呼号的画面。

不都是解放了的中国么?不都是共产党的领导么?我的受苦受难的姐妹,六十年前,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我的受苦受难的姐妹,今天却被捆绑着,声声地呐喊:“有人打我!有人打我!”

为什么变成了两重天!

玉娇娃子,你一刀捅破天。

阴霾即将散去,彩霞将光耀人间。

玉娇娃子,你可要挺住啊!挺住啊!

这一天会到来的。到那时,我将用苍老的歌候,和大巴山上的土家妹子们在一起,跳起摆手舞,再唱那首中国人民骄傲的歌:

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媒体为纪念武汉解放六十周年对我进行访谈,说起这个“天”字,我联想起六十年前的一段往事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博客

图为《武汉晨报》刊登的《迎接武汉之晨》专刊。报道作者在武汉地下斗争的一个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