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秀才不是秀才”的教书匠纪殿林——柴草山翁:《柴草河源与泰山东御道》  

2010-02-08 13:43:02|  分类: 柴草河源与泰山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秀才不是秀才”的教书匠纪殿林


                                                             纪金山


  


(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纪殿林当了教书匠                                     (明然 绘)


 


 


 清朝同治年间,柴草河有个教书匠,在外面的大名叫纪殿林,在家里叫纪成汉,邻庄的人都说他“秀才不是秀才是个教书匠”。那个年代,教书收入微薄,俗话说“穷不读书富不教书“。


 再说纪殿林这个人的历史,他从小爱读书,在那个学校里,也是第一名学生。他上十多年学,接触了不少同学,山口乡一个姓赵的同学叫赵国立,俩个人最要好,走的最近,两个人都准备考秀才,可是姓赵的这同学,学习不好,写的文章也不好。那年六月份应该交卷,他俩个人把卷书写好了;可是正在准备交卷的时候,不幸纪殿林的母亲去世了,那时有规定家中老人去世三年不能入考场的。在这个时候,山口乡的赵国立来看纪殿林,两个人啦了知心话,老的死了三年不能入考场,赵国立看了看纪殿林写的卷书特别好,便说:“你不能参加考场了,你写的卷书我拿着去试试吧。我写的那一份没把握。”纪殿林便把自己写的卷书送给了赵国立,赵国立回到家看了一遍,感觉纪殿林写的卷书的确比自己的好多了。到了交卷的时候了,赵国立把纪殿林的卷书填上自己的名字交到考场上去了,五天之后来了通知,赵国立考中了而且是第一名。


 赵国立家是个富户,他得了第一名得非常感谢纪殿林,于是他买了不少礼物,带着不少钱,用了两架合子,四人抬着合子,赵国立骑着马来到了柴草河,赵国立来谢好老同学来了。从山口到柴草河这里,有四十多里路。同学见同学,应当是很喜欢,但纪殿林心中很不是滋味,说不出话。赵国立看到纪殿林的心情不好,就提出与纪殿林结拜把兄弟,按排了四个人去买东西,买来了不少高香、元宝;一切事务安排好后,纪殿林和赵国立拜了把兄弟。


后来有一次赵国立请纪殿林吃饭,饭后送赵国立同学走的时候,二人啦了知心话,赵国立说:“老哥,你的文才挺好,老人去世已经四年了,你不能光在家呆着,我今天回去商量一下,你上山口去教书去吧。”纪殿林就答应了下来。


 过了不几天,赵国立兄弟真来了,帮着纪殿林把家庭安排好,兄弟二人骑上马一块来到山口乡赵家大院。纪殿林的生活挺好,工资也很高,纪殿林就这样当了赵家的私塾先生。


 再说纪殿林母亲去世埋葬的事,纪殿林父亲去世得早。由于家中那时很穷,父亲在老家南石汶村(现在山口镇以东)给人家做长工,有病死在了那里,东家掌柜的就给了块地角子,暂时埋在那里。纪殿林想等到母亲去世后合葬时再迁到柴草河,结果就在纪殿林考秀才前,母亲去世了。在这个时候,纪殿林找了四五个人,夜里去南石汶迁坟,据传说讲,破开坟后人们把父亲的尸骨包起来后,却出现一件怪事,发现坟内有一个砂石罐,罐里有一对红鱼恍游着,他们几个人就带上尸骨,端着砂石罐,回到柴草河家里。到家时砂石罐里的鱼已经死了。纪殿林把父母合葬在柴草河后,他回想这些事情,入考前母亲死,父母合葬时,一对红鱼也死了。认为“我这一辈子命运不好啊!”想着想着犯了恼,眼里也流下了泪。 “我这一辈子是要饭材料子”。


 再说纪殿林在山口教书的事。赵国立对干哥安排的很好,吃住很方便。纪殿林干了一段时间,他又考虑到,自己的家怎么办,就这样舍了吗?三个儿一个闺女生活有困难。赵国立知道了,就准备了钱和粮用马拉着把纪殿林送回了家,在家住了七天,把家里的事安排好了,到了第七天,又把纪殿林接回到赵家大院里去。掌柜的对纪殿林亲如兄弟,有困难只管说,我一定给你解决。说的纪殿林有困难也不好意思说了,掌柜的照顾的很好,来回用马车接送,有求必应,没有不成的事。纪殿林实实在在的当了教书匠,把自己一生的年华都献给了山口赵家大院,把文化都传给了赵家,他教出来的学生有秀才、有状元、有县长。


 山口离柴草河村隔着几座山,纪殿林回一次家不容易,白日里与孩子们在一起,没有什么,晚上睡了觉却常常想起自己在柴草河山中放牧的儿孙们,心里非常难受。每当刮风下雨,山中常常会爆发山洪,更是坐立不安。 


 纪殿林老师在山口赵家大院里教了五十来年的书,年龄七十岁了,老了,耳也聋了,眼也花了,学生打架也听不见了,学生打架告状:“老师,他打架了。”纪殿林也听不清了,他说:下去吧,你好好的念书吧。这事掌柜的知道了,纪殿林老师真是老了,耳聋眼花了,不能教书了,掌柜的就与老师们商量要送他回家的想法。赵国立说:“我这同学真老了,在咱赵家大院里教了五十年的书,把自己的家都荒废了,走的时候得重谢他。”在送纪殿林回家时,赵国立多赠送他十年的工资,还给了他一千多斤小麦,用马车送到家。那时纪殿林已经七十多岁了,送来的钱粮足够十多年用的了,活八十岁没问题了。赵国立送纪殿林回到柴草河家,由于他已经耳聋眼花,就把粮钱都交给了他的子孙,交待他们要把老人赡养起来。


 再说纪殿林回家后,虽然从山口带回来的钱粮不少,但把文化遗产都留给了赵家大院里人家的孩子了,自己子孙后代三个儿子六个孙子没有一个识字的,都是放牛羊、种地的。这时老伴也没有了。虽然子孙们把他赡养起来,他们对老先生有抱怨,但仍然很孝顺。老先生回顾自己这五十年,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歉疚。过了几年纪殿林有了病了,在从山口回来的第八个年头,纪殿林七十八岁时去世了,没能活过八十岁。那个时候说到底,还是人穷“命苦”,这正是山乡中流传的几句顺口溜所唱的:


 


赵国立,谢同学,抬来两架大食盒;


纪殿林、赵国立,两人拜了把兄弟;


纪殿林“秀才不是秀才”,一辈子是个教书的;


学生都是做官的;子孙全是放羊的。


 


(连载 8)秀才不是秀才——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34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