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孙锡良:汉奸文化最可怕!  

2011-08-06 13:55:13|  分类: 树静风不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锡良:汉奸文化最可怕!
孙锡良

 

孙锡良:比给日本开拓团立碑更可怕的是汉奸文化  
   
 
闲话几句:自 7月24日 起因公外出,后在月底到北京会友,十多天的过程令人感触颇多,正如之前每次外出一样,眼不见则心可静,眼若见到了,心自不能静。所到之处,自始至终感觉中国大地皆为苍蝇的乐土。短暂的外出也更深入地体会到社会怨言如此之沸腾的原因所在,若官员继续以躲入深宫的心态处置民怨,估计结果好不到哪里去。
 
此次外出,时间虽短,经历却是不少,不能一一细说,且挑一小事说说: 8月1日 ,我们一行人自北京站前往河北某地,同行者不小心把几个人的车票弄不见了,当时离开车不到20分钟,考虑到是实名制购票,心想车站方面也许有变通办法,于是,我紧急跑到车站二楼咨询服务台请求帮忙,然而,坐在里面的两位女性(A、B)架子真够吓人的,一位年长的A 女性了解我的意思后,没提任何意见让我跟年轻的B女士讲讲,我换个位置问B女士,可她正在打电话,不便插话,我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很大,并且质问B女士为何不能尽快给他拿票,B女士说会尽快联系,5分钟后给回信,恐怕对方来头不小。见她打完电话,我便向她说明用意,她刚想回答我,又走过来另一位女士,手持北京站某站长的签名条子(当时我没听清站长具体姓什么,但一定是站长或者副站长之类的人物),要求B女士帮忙,我不等B女士回应便要求她先回答我的问题,结果她怒气冲冲地说:你到一楼找警察去,我这里解决不了。没办法,忍口气又跑到一楼问警察怎么办,一个矮个警察让我去找检票员,另一个高个警察接个话茬说,找什么找,没有办法,谁让你把票丢了,再买票去,我对他说,我是实名购票,身份证也在身上,以为有什么变通机制才来咨询的,你干吗这么大脾气?有你这么当警察的吗?也许是这句话不中听,他非常凶狠地回我一句:你什么意思?...——天子脚下就这等公务人员,不羞愧都难,如果我们一行是日本人,遇到这事,恐怕待遇会好很多。
   
 
个人的小事就不闲扯多了,回头还是聊聊有关“汉奸”的话题,“方正县为日本天拓团立碑”的事点燃了中国人对汉奸的仇恨和悲伤记忆,整个网络几乎被这个话题给堵塞了,好啊!终于有机会敢于理直气壮地骂一回汉奸了,如果这个时候有关方面还不让老百姓骂汉奸,那恐怕汉奸就藏在“有关方面”。这个时候害怕的不是百姓,心慌的是汉奸,趁这个机会,我也想畅快地多骂几句,等汉奸避过风头,我又骂不成。
 
主流专家批评方正县立碑不妥用词较为谨慎,只是说“宽容要有个底线,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失去了底线”。我可没那么宽容,也没那心胸,我坚定地认为方正县的领导就是汉奸,我坚定地认为汉奸文化主导了中国主流精英。我不认为这只是个底线问题,汉奸从来都不存在“底线”一说,既然选择当汉奸,他们压根都不会设置底线,洋人需要到什么程度,他们就做到什么程度,时机对他们才是最重要的,只条件成熟、时机合适,裸体做事又有何妨?要底线的人就不去做汉奸了。
 
过多地咀嚼方正县的事并没有多少意思,谈谈汉奸文化倒显得更为重要,太远的历史我不大知道,但若只观察近一两百年的历史,我可以说中国的汉奸文化定可以称得上世界之冠(一小段历史例外)。在抗日战争时代,中国产生了一个很独特的汉奸队伍——伪军。其数量之巨堪称世界之际,据不完全统计,有200多万之众,也有人说只有150多万,但不管是哪个数据,都要比日本投降时的日本军队人数110万要多很多。这样的一个伪军队伍也给中国塑造了一个世界最独特的二战形象:中国成了伪军人数超越侵略国军队人数的唯一国度。有人说,伪军人数虽多,但并不表明伪军都是汉奸,有些伪军也是为谋生不得已而为之。如果这样的理由能够成立的话,那世界上永远就没有“汉奸、韩奸、卖国贼”一类的说法了,全中国人都要生存,哪个没有自己生存的理由?为了自己的生存莫非就可以残杀族人?按这种道理,中国人都可以做汉奸,都做汉奸了,也就没有汉奸一说,茅于轼之流就是按这种逻辑教育国人的。又有人说,战争时期又不是只有中国有伪军,凭什么说中国汉奸就最多呢?然而这种说法也不成立,二战期间,世界所有参战国伪军之和还不及中国伪军1/3多,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汉奸文化本质上讲是一种弱者文化,凡自卑感很强的民族都更容易产生寄生心理和苟且偷安的心理,自信的民族即便处在落后状态也满身长刺,丝毫都不会在强者面前低头,汉民族总体上讲是属于弱质民族,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强势领导者出现,这个民族最愿意选择逆来顺受和见利忘义,我这样说一定会让很多国人不爽,“五个网友”不是去方正县砸碑了吗,怎么就说中国人都弱质了呢?不错,中国肯定会有砸碑者出现,历代也都有热血青年,历代都有爱国志士,然而,大家想过没有:血性的汉人总是居于底层平民,统治者一旦拥有政权,便不再血性。异族面前,汉人一向保持温顺,直到被逼到死胡同才会奋力反击。渴望强势领导者成了国民寻找尊严的唯一寄托,然而强势领导者又不常出现,十之有九皆属平庸,可悲的是奴性文化却又常在,如若有一种强者文化的支撑,也不至于出现汉奸如此盛行的局面。
 
现代中国人,正显现出比以往更为全面的汉奸特性,中国社会也正呈现出对汉奸最为有利的生存环境。汉奸是一群为食乐而生的类动物群体,他们并没有价值判断和民族情怀,更没有自尊观念,“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理念可以繁殖上亿种汉奸思维,“白黑猫理论”至少可以组合出十亿种汉奸理论,“无国界论”甚至可以把中国完全变成一个汉奸国度。只要你能搞到钱,只要你能推高某个经济数据,别说做汉奸,你就是公开卖点国,不还是有升迁的大好机会吗?在当今中国,只要你愿意做汉奸,你可以由穷人很快变成富人,你可以由小官迅速变成大官,你可以由平民瞬间变成明星。如果当汉奸的确能够成为一种工具和筹码的话,汉奸的繁殖能力是极强的,层次也会越攀越高。据说那些迷恋美国的“接球政客”将前程似锦,那些信仰西方的“操英政客”将主宰中国的未来。即使13亿老百姓都能识别出汉奸的行为错误,然而,如果你们都不具备仇奸勇气的话,就只能选择被动跟随某些人做被动的小汉奸了。
 
汪精卫如果不做汉奸估计历史名气会小很多,因为他的能力不足以扬名百世,方正县如果不给日本开拓团立碑,中国人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有这么个小县,茅于轼、陈志武如果停止为西方叫喊,他们就会被断粮,论坛、微博上也不会有人拼命顶他们,今天的环境是最适合汉奸成名的环境,碰上这个好时代,不做汉奸都显得可惜!不做汉奸,你能上《时代周刊》吗?不做汉奸,你能周游60列国吗?不做汉奸,你方正县能招日本人的商引日本人的资吗?做汉奸既能成名,又能致富,还能当官,到哪里能找到这样的大环境和好环境?如果你有机会能够成为汉奸中的佼佼者,说不定还能被宣传为中国的时代英雄,洋人看中了你,你想不出名都难,老百姓识破了你的汉奸行为也无大碍,挨几句国骂,你还是继续青云直上,前途无量。在中国,汉奸在老百姓面前是很有底气的,你不让我卖,我偏要卖,你反对我买,我偏要买,你能拿我怎么样?几万亿都不算什么,方正县花个78万元又算什么?南方系公开为洋人带路都不怕,方正县为日本死者立一堆石头又怕什么?抢不到滩头下跪的汉奸才真正感到委屈,他们正痛恨国家给他下跪的机会不足够多,他们正在想方设法的挖掘做汉奸的历史题材,题材有了,他们就懂得如何卖国,被泼点油漆又算得了什么?
 
出几个汉奸不可怕,可怕的是汉奸文化,一个方正县给日本侵略者招魂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东北出现迷恋日本情结,一个汪精卫不可怕,可怕的是同时出现一批汪精卫。汉人现在还能够出现几个骂汉奸的血性国民尚算万幸,一旦某天整体国民对汉奸文化感到麻木的时候,这片土地上活着的就不过是一群动物而已,哪需要什么尊严。
 
说实话,十几天的经历让人身心俱疲,很累很累,原本的乐观情绪又降温不少,需要躲在家里一阵子,以便恢复自己对社会的信任,希望管理者不要象我一样依靠封闭自己来获得“美好国家”的自我慰藉。
   
——孙锡良(转载须署名)
 


关键字: 汉奸 日本开拓团 方正县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分享到:

 

 

   
乌有之乡新浪微博地址:http://weibo.com/wyzxwyzx 手机便捷浏览乌有之乡:http://wap.wyzxsx.com http://3g.wyzxsx.com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