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他山之石 —— 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2012-05-28 23:27:07|  分类: 世界历史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杂谈】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发表于:2012-05-28 22:22:16
作者   

从来

 

 

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上世纪70年代,智利民选总统阿连德在智利推行了一系列维护本国经济主权的主张,深刻地影响到美国在拉美的利益,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手策划了军事颠覆阿连德政府的行动,并扶持了臭名昭著的军政府皮诺切特上台。皮诺切特疯狂屠杀进步人士,进行恐怖统治,同时,由美国培养的芝加哥弟子也派上了用场,他们主导了智利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力图通过“价格自由化”、“金融自由化”和“国企私有化”来建立起“自由市场经济”,付出了沉重的社会代价。2010年,委内瑞拉前总统、知名记者兰赫尔在一个电视节目中称,智利是拉美社会不平等最严重的国家,学生吸食可卡因的比例列第二位。
 

    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动推翻阿连德政变

 

    “叛徒们势力强大,他们能够消灭我们,但是不但阻止社会进步……历史属于我们!”。这是1973年9月11日智利总统阿连德最后讲话的片断。该日,皮诺切特领导智利军队发动了针对阿连德的军事政变。阿连德不明身亡。

 

    20世纪70年代初,萨尔瓦多?阿连德?戈森斯通过民主选举当选智利总统。这位总统主张维护本国经济主权,并明确反对美国霸权。他十分欣赏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并立志将那些主宰本国经济命脉的美国公司收归国有。这当然严重威胁到华盛顿在拉美的既得利益,在白宫引起了空前的恐慌。

 

    1970年初秋的一天,从早餐开始一直到晚餐前,华盛顿的政府官员和商业精英开了一连串的会议,听取了关于“国家安全遭受严重威胁”的警告,最后决定推翻一个当时尚未掌权的政府,并把目标锁定了智利的阿连德。

 

    尼克松本人也发表了一番长篇大论,极好地阐释了它的拉美政策——

 

    如果我们不介入,阿连德就可以稳固自己的政权,那么全世界都会目睹他的成功。假设南美的领导人都认为也可以像智利那样做,我们可就麻烦了……记住,我们决不会允许失去拉美……

 

    很快,一封冗长的密电就从中情局总部发出,飞往早已安插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潜伏特工:“要鼓动智利国内外的情绪,让他们相信,阿连德上台无论对智利、拉美还是全世界都没好处……军事政变是惟一的解决之道,其关键则在于智利内部的心理战。要采取一切可能的计策、手段,来制造其对阿连德的抵抗力量……多举行大规模煽动性集会……如果我们能成功按照上述方式施压,可供利用的借口自然就会出现。……”对方表示完全理解该指示的内容。“要在智利制造混乱,”

 

    历史资料显示,在随后的数年间,美国向智利反对党和其他政治组织提供了总共350万美元的秘密援助;圣地亚哥情报站花费200万美元在当地最大的报纸《信使报》上进行反政府宣传;此外,还有150多万美元给了商业、劳工与市民组织,以便后者策划针对阿连德的示威游行和暴力活动……

 

    华盛顿的一位专栏作家杰克?安德森通过特殊渠道获得了美国国际电话电报公司的内部备忘录,里面详细记录了跨国公司、情报部门与政府串通一气,旨在推动智利陷入经济崩溃,从而造成危机以便军事干涉的种种图谋。消息一出,连许多美国人也感到愤怒。

 

    “白宫怎么可以阻止一位民主选举出来的总统执政呢?”连《华盛顿邮报》都在社论中进行质问。

 

    2008年6月27日,6月26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了纪念萨尔瓦多·阿连德诞辰100周年的活动,纪念阿连德为智利人民的福利进行的斗争。

 

 

 

    弗里德曼、“芝加哥弟子”和皮诺切特政府

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1975年3月,米尔顿·弗里德曼的六天智利之行充满了荣耀。一群智利经济学家邀请其前往圣地亚哥,而他们在过去几十年里曾在芝加哥大学就读,参加过弗里德曼同事阿诺德·哈伯格的一个项目。由于皮诺切特政府无力控制本国通货膨胀,这群“芝加哥弟子”于是备受青睐,开始在智利大显身手。

 

    弗里德曼是彻头彻尾的新自由主义的信徒,也是20世纪后半叶自由市场经济最有利的鼓吹者。自由经济在弗里德曼那里几乎成了一个宗教信仰,从而时时被挂在嘴边。他的“货币理论”主张政府除了调节货币供应,不应该对经济进行任何干预,采取自由放任和放松管制政策。上世纪70年代,由于西方国家面临滞涨,凯恩斯主义开始势弱,边缘学派即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芝加哥学派开始为西方利益集团所青睐。

 

    50年代中期开始,芝加哥一批教授参与了将芝加哥学派引入智利的项目,他们选送了一批经济学家赴智利任教,同时从他们在智利培养的学生中选取一批(70年代已有近百人)到芝加哥大学经济系读研究生。他们获得学位后又回到智利,并被皮诺切特政府委以要职,如如财政部长、央行总裁、财政部国库司司长等,以解决当时颇为棘手的通货膨胀问题。

 

    然而,在受过美国训练的“芝加哥弟子”眼里,彻底的自由市场经济是一尊必须要遵守的神话,一切问题都是由于不向市场改革有关。在其倡导下,智利开始了极具典型意义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这场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深刻的变革改变了智利的方方面面。

 

    这场变革的指挥者除了芝加哥弟子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角色,就是皮诺切特军政府。皮诺切特军政府靠恐怖统治血腥镇压反对派为新自由主义对智利的改造铺平了道路。接下去的几年里有数千人遭监禁和拷打,造成超过3,000人遇害以及大量的失踪人口,践踏人权的行径使其名声在外。

 

    “芝加哥弟子”为智利开出的迎合跨国和私人资本的“良方“

 

    且来看看“芝加哥弟子”们开出的良方:

 

    (一)价格自由化

 

    皮诺切特政府采取的初步行动是价格自由化。军政府在1973 年10 月执政短短的1 个月后颁布了第522 号法令,规定新的价格政策,迅速放开了原来由政府控制的3 000 多种商品的价格,到1978年,受国家控制的商品从原来的2 万种减少到8 种。与此同时开放国内市场,实行贸易自由化,通过外国商品进入本国市场,平抑国内市场价格。

 

    (二)金融自由化

 

    1973 年之前,智利金融业基本处于抑制状态,特别是阿连德执政时期,金融部门已被国有化。金融自由化包括四大方面:1、私人金融机构利率自由化。1974 年智利政府颁布法令,取消政府对私人金融机构利率的管制,实现自由利率政策,同时并允许成立新的非金融机构经营存贷款业务。2、国有银行私有化。1975 年到1978 年,除中央银行和国家银行2 家国有银行外, 全国19 家银行中的17 家全部私有化。3、 放宽国内金融机构获取外国贷款的条件和取消对信贷额度的控制。4、取消外汇管制开放资本市场。1976年,智利的资本账户对于个人和除银行以外的企业已经开放。1977 年开始,智利允许外资银行在智利开设分支网络机构和开展业务,外资银行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1977 年9 月经过修改的《外汇管制法》第14 条, 允许国内银行引入外资,1980 年智利取消了对银行外资头寸的限制。

 

    (三)贸易自由化

 

    智利经济改革进程中的贸易自由化政策, 主要表现为大幅度削减关税和降低或撤消非关税壁垒。改革前的1973 年智利的平均关税为94%, 最高关税达500% , 进口中的50%须由智利中央银行授权。1979 年6 月起就采用10%的统一关税( 汽车除外) 。从1999 年开始的5年内, 智利关税从9% 进一步降至6%。1996 年智利向亚太经合组织提交的单边行动计划中, 宣布将全面实行自由贸易的承诺。智利允诺到2010 年将实行零关税;到2020 年将实现商品、劳务和投资领域内全面自由化目标。1980 年,在关税大幅度下降的同时, 智利政府基本上取消了非关税壁垒。

 

    (四)私有化

 

    军政府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的目标是:转变国家职能, 将经济领域中的国有企业向私人部门转移。是1974 年,军政府把阿连德政府时期征收和干预的325 家企业以及在土地改革中被剥夺的土地无偿退还给原主人,除将少数资不抵债的企业清算处理外,政府把原有的228 家国营企业( 大型传统企业、依法建立的企业) 通过公开拍卖大宗股份,“限期”出售。购买者只需支付10%~20% 的现金,其余由政府贷款,偿还期5~7 年,宽限期1 年。1986~1989 年,智利重点对国民经济有重大影响的大型骨干企业实行私有化。在短短3 年内, 政府总共出售了约30 家大型国有企业。

 

    “智利奇迹”成了智利的灾难:世界上最不平等的国家

 

    由智利新自由主义良方可知,智利几乎完全实施了美国所希望的战略。皮诺切特2006年12月死时(比弗里德曼晚一个月),《纽约时报》赞誉他“把一个破产的经济转变成拉丁美洲最繁荣的经济”,《华盛顿邮报》社论则说,他“引进的自由市场政策创造了智利经济奇迹”。“智利奇迹”背后的事实,至今仍众说纷纭。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对此欢欣鼓舞。

 

    在1982年,智利严格遵守芝加哥教条,经济几乎崩溃:债务激增,恶性通货膨胀复发,失业率飙高到30%——是阿连德时代的近十倍(20 世纪70 年代前3 年的失业率分别为5. 5% 、3. 7% 和4. 6%, 1981 年失业率高达26. 3%。)。

 

    军政府对出售的国有企业的资产估价太低,本国私人集团从中获得了很大好处。根据国营生产开发公司对21 家国有企业实际资产总额的统计为6. 13 亿美元,但在私有化中只以3. 1 亿美元作价出售。据另一份国营生产开发公司对出售的45 家企业的研究报告显示,到1978 年,出售的国有企业的销售总额只相当于这些企业账面值的60%。1981 年4 月开始出售的国有煤炭企业,购买者只需支付应付款额的1/ 7, 剩余款项按每吨煤的价格3 个月支付完。

 

    在银行私有化期间,除出售阿连德政府时期征收的大部分银行的股权外,智利政府还把大部分由国营生产开发公司( Co rfo ) 掌握的专业银行以优惠价格拍卖给企业集团或“大财团”(即公司与银行间存在密切财产关系的企业组织) 。它们用这些新收购的银行为自己的扩张发展融通资金, 并很快控制了智利的资本市场。金融自由化期间,私人金融集团通过在国内外资本市场上的运作, 低吸高贷, 在金融交易中获得了极为丰厚的利润。据有关资料显示,1973~1979年上半年金融财团投机获取的暴利就高达6. 54亿美元。

 

    唯一保护智利经济在80年代初免于完全崩溃的是,皮诺切特从未把被阿连德收归国有的铜矿公司私有化。这家公司创造85%的智利出口收入,这表示当金融泡沫破灭时,国家仍有稳定收入来源。

 

    1988年,当经济已稳定且快速成长时,45%的人口落在贫穷线下。不过,最富裕的10%智利人,所得却增加83%。即使在2007年,智利仍然是世界上最不平等的社会——联合国调查不平等的123个国家中,智利排名第116,也就是排名第八不平等的国家。

 

    2010年,智利的贫困人口增加了15.1%,影响到250万人。2009年智利的穷人比2006年增加了33.5万人。智利成为拉丁美洲社会不平等最严重的国家。智利人民多次批评强加给这个国家的新自由主义模式,但是重要的媒体却掩盖事实。

 

    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究竟谁在智利的改革中获益,历史已经证明了一切。正如开头所说,阿连德政府想在世界经济秩序中独立自主发展将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美国很清楚,如果阿连德政府得以自己支配智利的命运,那么其他拉丁美洲国家势必会向其靠拢,美国也就失去了“后院”,没有了“后院”也就没有了一块大肥肉。拉丁美洲是一块沃土,弃之可惜。

 

    那么,和智利国内的精英阶层也即大资本家合伙瓜分智利的资源和财富,使智利成为美国的附庸国是美国财团利益最大化的选择。无怪乎美国公司财团如此热衷于推翻一个民主的阿连德政权,而扶持忠实于美国的独裁军政府,民主在这里成为最大的讽刺,也颇为深刻地揭示了美式民主的本质:符合美国利益的独裁是真民主,阻碍美国利益的民主是独裁,这个规律已经在21世纪的世界局势中屡屡被证明。

 

    弗里德曼得新自由主义理论被美国相中,被大公司大财团所支持的原因也无外乎弗里德曼的理论为美国财团的利益最大化提供了最美妙的理论支持,为此弗里德曼甚至被推上了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宝座。但是,当世界范围内的贫富分化和民众抗议愈演愈烈的时候,弗里德曼情何以堪?

 

    事实已经证明,智利的新自由主义试验过程中,把国家的财产贱卖,是公开地将全民的财产通过“合法手段”转移给了私人或者跨国公司,最后控制智利经济主权的便是跨国公司和国内私人资本利益集团。金融自由化只是为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洗劫智利的财富打开了方便之门。贸易自由化摧毁了智利本国的工业基础,不得不依赖于一条低附加值的出卖资源和劳动力为生的外向型经济道路。智利政府失去了控制的力量。1%的人在新自由主义改革后攫取了大量财富而直升天堂,而99%的人则由于失业、贫困而直落地狱。

 

    后记

 

    2011年7月2日,由于和管理层谈判破裂,智利国营铜业公司总工会宣布,将召集该公司1.5万名职工于本月11日举行全国性罢工。

 

    智利铜矿工人联合会主席雷蒙多?埃斯皮诺萨对当地媒体说,工会做出罢工决定主要是抗议管理层对加布里埃拉?米斯特拉尔铜矿所属资产进行私有化,管理层打算把铜矿转让给一家有限公司,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座铜矿受到《国家铜矿国有化法》的保护。”埃斯皮诺萨表示,国营铜业公司作为智利最重要的公司目前正面临巨大的私有化风险,“他们虽然向我们承诺公司不会私有化,但实际上他们正准备这么做。”

 

    铜矿是智利几乎唯一没有被私有化的国营企业,由于智利80%以上的收入靠铜矿,故是智利社会稳定的重要基础。然而,在智利自由化政策仍然在深入的时候,智利铜矿将面临何种命运?

 

    好在,这一次99%的人自己站出来对私有化说不,对1%窃取99%财富的行动实施了反击。

 

    智利的命运将走向何方?是回到自己的手中,还是继续附庸的道路?希望智利人民能够从历史中汲取教训,自己掌握国家的命运。

 

    从另一个方面,智利的惨痛教训应让世界所有发展中国家引以为戒。

 

 

 

 

    注:文中数据和历史事实引用下列参考资料,其余资料采自新闻报道

 

    1、《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加)克莱恩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颠覆——从夏威夷到伊拉克》史蒂文?金泽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3、智利——拉美新自由主义改革的先锋王晓燕《拉丁美洲研究》2004年第1期

 

    4、加哥弟子”与新自由主义在拉美泛滥朱安东《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智利的经济改革:1的天堂和99的地狱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