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解读“汉奸”—— 掀开特殊人群的面纱  

2012-08-28 23:24:34|  分类: 树静风不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解读“汉奸”—— 掀开特殊人群的面纱

        编者按:这是一篇怒斥汉奸的激文,事件翔实,切中要害,一针见血,掀开了“特殊人群的面纱”,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他们的嘴脸。

        这太平年代,一般人量不会随便提起所谓的“汉奸”问题,如果偶有提及,恐怕也是特指那个别唯利是图的间谍,从整个社会来看,不至于会形成某种汉奸文化。然而,真实情况好象又不太合众人的口味,明明是和谐社会,怎么就感觉老不对头?形似神似的汉奸还真的不少,若没有一些与时俱进的观察力,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看得穿透。

        在韩国,“韩奸”是有官方定义的,在中国却没有“汉奸”的具体定义,靠你自己去猜。之前的文章中,我写过“汉奸十二条标准”,因为太长,不适合作定义,今天不妨给个短一些的定义:所谓汉奸即被外国或外国人利用出卖中华民族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甚至是以陷害同胞为己任的败类。通俗一点讲,汉奸也可以说成是狗,狗无畏而食粪,因其不知臭秽,无耻的汉奸何曾在乎过人世间的臭骂?

       我过去曾经讲过:人之患,在于不能读史,史实乃为人生的血渍记录,辛酸与眼泪,悲壮与伟大全部从中可以窥出。遗憾的是,对现代人而言,时间总是被比作生命,能够读史的人已经是见者寥寥,现时抓奸的任务又重,所以,还是我来帮大家整理一下思路,让狡猾的汉奸们把脸给露出来。

        汉奸之所以成为汉奸,该还是有它必然的社会基础,古有吴三桂,近有殷汝耕,后有汪精卫。他们都是在中国面临困境末路的时候充当外人的拆墙者,虽然最后都落得可耻下场,但教训是深刻的,给人民造成的痛苦是无尽的。与吴三桂的背叛人民完全相反的有良臣史可法,面对多尔衮的劝降,他只回复一句话:大夫无私交,春秋大义。真是羞煞了汉奸!史可法的这一句话还可以送给今日中国的某些不义之人,让他们检验一下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可耻。

        近几十年来,美国人接待了咱大量的留学生,说是文化交流,也是文化援助,更直白一点就是“文化大使”,几十百把万的中国文化人在美国自然就有了不少的同学和校友,高攀富人和贵人是咱国人的爱好和习性,当他们回国搞所谓的政治、经济、学术研究的时候,在某些具体利益思想的驱动下,脑子清白的人就显得不那么多。用些美国标准倒也无妨,串通美国人卖国就大大的不义了,当了部长或行长,就送些大礼给哈佛、耶鲁的同学高管,当了企业老板,就割点股份给洋师兄当战略投资,位置再高一点的人或许就干脆把整个行业给送了,可悲之至!

       不知道大家还记得中国抵抗日本人的时代有种叫“反战公司”的玩意儿不?挂着某株式会社的牌子,打着“中日合股”的名义,专跟当时的腐败政府卖些“物资换和平”的勾当,还声称要反战。像吴佩孚、唐绍仪之流高官还充当鬼子们的掮客,这“反战公司”的后面,全立着人肉屠宰场,出卖着虚伪的和平,渍浸着华人的血泪,罪大恶极!如果再类比一下今日的某些“投资公司”就相像极了,说是跟谁搞国际投资战略,实则配合洋主子玩中国人的财富,亏多少都不用犯法,也不用向平民交待什么原因,到了最后,剩下多少铜板估计没几人能清楚。这类汉奸做着卖人民的鬼事,却还享受着“爱国者”的荣誉,哪有人性可言!?

        在中国的历史上还有一种汉奸很够“英雄”,干着使客的职业,做着奴才的鄙事。面对上司高官如同鼠兔,面对洋官洋钱,做着趴地的小狗状等赏赐。这类人多半不会对人民干出多大的好事,因为他的骨子里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正义星子,洋主子舒服了,他才会舒服,洋主子不高兴,他只会眯着眼睛仰视娘们、爷们,以求赢得片刻的理解与同情,恨不得还要谢圣主隆恩,民国时期,蒋政府下的某教育家兼外交使节就是此等人物。再联想到公元21世纪的某些人和某些事,也是像极了,面对小民,这不准,那严禁,面对“蓝眼睛”、面对“高脚杯”,一双贼样的眼睛盯着人家,一张鬼样的大嘴傻傻地呲笑,管它侵略还是殖民,退让三分又有何妨,得罪洋人的为难事犯不着落在我的手上,精英权贵搞点曲线卖国谁都看不清,纵观中国,如此“英雄”,甚多甚多!

        汉奸如果太多,老百姓还真是没有蛮多办法,想斩草除根万不可能,中华民族历来人丁兴旺,汉奸亦众,我看也用不着花心思去整干净,还是要抓主要矛盾。再有能力的汉奸,如果只是个小毛虫,危害也大不到哪里去,怕就怕那些显赫人物。处在这个时代,不怕汉奸有能力,就怕汉奸有权力。有权力再当汉奸那就是明着卖,你都拿他没多少办法,汪精英虽然当汉奸,说句公道话,他并没有多大卖国的直接权力,他卖不了多大一摊东西,尤其是被识破得早,没有人呼应他。相比之下,与汪汉奸大有不同的新汉奸则多得是:把稀土偷卖给日本人的汉奸大老板为数不少;把大飞机产业的希望卖给美国也只是一张纸的事,那个部长虽然没啥好下场,但大飞机始终是难以再飞起来;某些人头脑一热来一个“金融创新”,洋人便可在中国的股市里带走几千个亿,与此相对应的是,中国股民几年时间却亏几万个亿。再看看世界银行的那个行长佐利克,居然会指导中国人如何搞私有化,美国大爷还要指导咱怎么玩国企,真是嫖客请妓女吃饭——没安好心!谁让他指导的?。这例子是没法一一举下去,但我很恐惧“权力”这个词,这种东西依附到特殊人群的身上,真能让他活一辈子邪两辈子。

        最后不妨来数数教育汉奸。汉奸并不是与生俱来的,文化教育的氛围是最重要的触发因素。这基督教世界信的上帝仁爱,教的却是狼性侵略,这儒家中国信的也是仁爱礼仪,教的却是温顺奴性。中国人莫非真是读不得太多书?有时想来,让那么些极少数人能搞研究的就行了,其他人就别再去博士硕士的了。很多人是越读越不知道做人的道理,越读越感觉自己往动物的圈子里走,难怪新时代中国又诞生个新名词“粪青”,这就是动物给动物的称呼,中国人都不当自己人是人,如果你想做人,总会说些人话,但有些奸人听了就不舒服,便骂你是粪了。中国的教育文化要是沿这个趋势传下去,未来的数百年内,恐怕“汉奸”将要变成褒义词,那些当不了汉奸的部分“笨蛋”可能会被毁灭掉,信不信大家等着瞧!瞧不着就在阴间等着这帮汉奸鬼问个明白。

        汉奸们的五色脸谱各有各的画法,各有各的感觉,我也只能尽力而为地白描一下,点名着色自是不敢,更没办法揪着他们的衣领送到台上供大家欣赏,社会在进步,汉奸也在翻新,良民的认识能力取决于自己的与时俱进,懒堕不得,汉奸会比一般人早使脑筋,跟慢了,他们就得逞了。然而,我总相信:中国还是人多,再怎么样,汉奸也只是夹在人堆中的渣子,终究是跑不了的,汉奸可为之处在于能籍此苛征暴敛而发财,汉奸不可为之处在于其后必被送上断头台。

——孙锡良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