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中华论坛】孙锡良:“两会”关注—中央须解决好“农村十大问题”  

2013-03-01 21:25:43|  分类: 劳动者之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华论坛】孙锡良:“两会”关注—中央须解决好“农村十大问题”
【中华论坛】孙锡良:“两会”关注—中央须解决好“农村十大问题”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的珍藏
发表于:2013-03-01 10:25:22
作者:孙锡良、




中央须重视并解决“农村十大问题”

   

   
 
   前按:根据中国现有的政治构架,我把县级政府(含县级市)列为“大农村工作”的范畴,把县级以下的问题都看成是“三农问题”。十多天的农村生活,接触面虽然也不小,但毕竟有限,回城后又接触了部分学生和同事,发现很多问题是共性问题,全国各地差别并不很大,本文将用粗线条的方式概括一下农村主要问题,望中央政府引起重视并解决之。


   第一大问题:“圈地运动”高潮迭起,耕地流失触目惊心。中国的“圈地运动”也不是今天的新事物,已经疯狂了十多年。今天的可怕之处在于,地方“疯子”没有半点安静下来的苗头,反倒是越来越疯。一个县城,动则圈出上百平方公里的“开发规划”,一个小镇也动则是几十平方公里的“开发区”,都开发什么呢?这么大的用地经过了严格审批吗?国务院每年批的用地指标与中国各地实际占用耕地到底相差多少?中央到底知不知情?是搞一睁一闭?还是按既定政策办事?


   中央要清楚,小镇的开发还不是简单的商品房开发,大多数是以“假别墅式房”为主的低效开发,土地浪费是触目惊心。中央各部委领导!你们看到了没有?你们准备怎么办?真的准备让“圈地运动”从省城走向农村?


   第二大问题:中国 “城镇化”这本经是歪经。过去些年,善良的中国老百姓总是说:中央的政策是好的,主要是下面各级政府把经念歪了。我不大认同这个看法,如果真是好政策,一般来说就歪不到哪里去,容易念歪,说明经本身就不好。2012年底,中央又再次提出“新型城镇化”的口号,并且说这一次“城镇化”是建在立“四化”基础上的城镇化,是高质量城镇化。


   
    暂且打住!本人认为:无论你怎么个新法,核心要素还是要把“农民”变成“市民”,至于这个转变过程如何实现就有不同形式的政策经,你把经写对了,农民变市民是良性过程,你把经写错了,农民变市民,社会就很可怕出现乱局。


   从目前看到的官方表态和政策文件来看,我认为中央的“临时经”是错的,很有可能连一本“临时经”都没认真写,媒体文章也没有触及核心问题,更没有提出很好的办法。中央不妨谦虚一点向民间请教,到民间取经,或者多请些民间人士集体讨论一下。主流专家请得再多也没有用,因为他们的心跟农民的心碰不到一块,他们即使到农村调研过,也看不出“三农问题”的症结所在。


   第三大问题:“计划生育政策”应改为“平衡生育政策”。中国的人口基数太大,适当地进行计划生育,我个人是不反对的。但是,既然是计划,就要讲科学,不能乱计划,计划生育的目的不光是控制人口数量,而且还要控制好国民素质能随着时代发展稳定提高,城乡生育要平衡。


   现在的问题是:农村计划生育政策随意性太强,有些家庭想生就生,有些家庭宁可罚款也要生。农村人口基数持续高位,加之生育率又偏高,导致中国人口的构成仍然处在“金字塔结构”,是该改变政策的时候了。


   农村生育政策还有一个极为可怕的现象:残疾人和精神病人的生育明显缺少科学监管和政策约束,不适合结婚的群体结婚了,结婚后的生育居然没有任何部门和任何人员去介入引导,以致农村精神病人和高危遗传病人持续增多。这些人员的增多,不仅仅只是简单地增加国家经济负担,最重要的是严重影响了国民素质和农村社会文明建设。


   第四大问题:基层政权的生命大多只能靠“两大法宝”。一大法宝是房地产业。卖地赚一次钱,卖房赚一次税费,已经停不下来,一停就死,怎么办?第二大法宝是罚款。交通部门的罚款、警察部门的罚款、计生部门的罚款已经成为地方财政的重要源头,有些部门已经罚款成瘾,不罚就活不下去。中央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不摘除基层政权的“两大法宝”,估计将会在某个时期变成“两枚地雷”。

   

 
 
    第五大问题:基础设施建设造成巨大浪费和严重腐败。人人都知道基层腐败,但到底如何个腐败法,很多人是看不到的,腐败的程度有多深,很多人也是看不清的。现在基层有些干部常感叹:中央就知道拔款,根本就不管下面怎么用,浪费太大太大,腐败太严重,地方领导都是皇权思维,做下属的,谁都提不得反对意见。我想列举几个中央款项被严重浪费和贪腐普遍的项目:村村通公路建设;水利设施建设;电力投资;村集体建设;医疗保障建设。


   第六大问题:农村“低保”不能成为“官保和高保”。低保有没有穷人得好处呢?肯定有。但是,这与政府总体经费本该覆盖的面积相比就显然不够,大量应纳入保障范围的穷人被排斥在外。有些人总认为是国家财力不足导致大量穷人应保未保,完全错误!大量不该吃低保的人抢了低保的钱,才是根本原因。


    中国的低保政策一定要懂得“有效扶助”与“无效扶助”,地区差别也要考虑,支农不是普遍地支助,农村政策绝不能搞一刀切,有些农村比城市还富,你也拔财政资金援助,那就是乱花纳税人的钱,政府不要做锦上添花的事,要多做些雪中送炭的事。顺便提一句:农村的“医保”若按现在的方法搞下去,坚持不了多久便是死路一条。


   “低保不保低”的现象,我不是第一次提出来,问题是中央始终没有解决问题,是不是还没找到办法呢?这实在不算难题,是很容易就能办得好的事情,为什么中央老拿不出方案?

 
 
   第七大问题:中国政府需要认真对待“童工回潮现象”。劳动部门平时不检查、不调研,一到公布数据的时候,总是“情势喜人”的结果,总是说童工现象已经基本被消灭。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随着近些年打工者收入水平的提高,很多农村家庭重新漠视读书,不少农民甚至认为读书是耽误时间,不如早出去打工赚钱,小学毕业就出去打工的农村小孩绝不是个别现象,以裁缝、生产线流水工、修理业学徒工、私家保姆等职业为主。中央有办法重治一下吗?


   第八大问题:治不好“土皇帝”,反腐败是死路一条。习总书记说:反腐败既要打老虎,又要打苍蝇。我想,县级以下(含县级)的干部应当算是苍蝇吧?如果这些苍蝇打不了,等同于反腐败就失败了,是不是?按照这个标准,我很担心中央的决心最后还是落得失败的结果。因为,县级党政领导就相当于“皇帝”,中央能管得了2668个皇帝吗?他们都是地方老百姓得罪不得的一个大群体,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权力已经接近“无边界”,几乎处于无约束状态。不要看媒体偶尔曝光几件敏感事件,就以为“皇帝们”害怕了,其实不然。与那样一个庞大的群体基数来比,几个曝光就显得微乎其微,对“皇帝”没有多大警示作用,或者说警示的时效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中央政府,有办法解决基层的“皇帝问题”吗?如果没有,反腐败就没出路啊!?

   
 
   第九大问题:必须立即停止“退耕还林”和“林权改革”两项政策。这两项政策,我2009年就要求政府中止,但政策一直还在延续,由此导致的腐败问题、资金浪费问题和环境破坏问题已经是触目惊心,再不改弦易辙,必将祸及子孙。

   


   第十大问题:村镇重组与现代化管理势在必行。乡镇作为政府派出机构存在已经有很长时间,始终没有人提出动作很大的改革方案,我认为现在应当是大力改革的时候了。随着现代化程度的不断提高以及农村劳动力结构的变化,村级组织必须和乡镇一级进行有效整合,第一步是村级重组,第二步就是村镇融合,第三步是让农村政权过渡到“少管理、多服务”的“村民自治”模式。


   结束语:本人的这篇文章提了“十大问题”,并没有附上自己的解决方案,因为我相信“高层领导、‘两会’代表、各地领导、国家智库”中有各类人才,他们应当能解决好这些问题。事实上,他们也必须解决这些问题,解决不好,就是失职,解决不好,基层政权就要出问题。不过,解决好这些问题的最终出路恐怕还是要“问政于民”。

【中华论坛】孙锡良:“两会”关注—中央须解决好“农村十大问题”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的珍藏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