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谷俊山是怎样爬上去的?  

2014-01-22 22:02:31|  分类: 反腐败进行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谷俊山是怎样爬上去的?
2014-01-22 19:39:44  来源:HG会网  作者:晨风细雨

 

 

军内大贪谷俊山一案的曝光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最让人们惊讶的是谷俊山在和平年代提升如此之快!谷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从某团的一名普通士兵高升至总部首长之列,后又提升为中将级的总部领导。被原部队人早就定性为“无德、无才、无貌”的谷俊山是靠什么爬上去的?从目前网上刊登不多的资料中我们可以初步找出以下几个答案:

  一是靠“会来事儿”。这主要是原部队的一些战友对谷的评价,这里说的“会来事儿”是指会和领导拉关系、套近乎,往领导家跑得勤点儿,常送礼;手脚勤点儿,多干活;嘴巴甜点儿,会拍马。这样的人在和平年代当领导的一般都会喜欢。本人曾在部队服役,记得有位战争年代过来的老领导就毫无避讳地说过这样的话:在战时,我当然要用人才,谁能带着战士打下这个山头我就用谁。在平时,当领导的就喜欢用“奴才”了,谁听话,领导当然就喜欢谁。因为太平年代的官儿谁都能当,而有才的人往往不太听话,爱“扎刺儿”。

  说谷俊山的“会来事儿”全团有目共睹。有战友回忆,那时候谷俊山搞关系还不会含而不露。当时团部机关一干事下到二中队任代理指导员,其妻子在部队服务社邮局工作,谷俊山常去串门,送土特产。后来该代理指导员官至师政委,在谷俊山的提拔上,起了不小的作用。

  凡喜欢走上层路线、擅长溜须拍马的人,一般来讲,在群众中的评价就会很差。在战友们的印象中,谷俊山个头矮,脖子短,看上去很谦和,但工作能力和技术水平一般,工作不踏实,爱走上层路线,为很多战友不喜。在全团党员评议中,谷俊山曾多次获得“差”评,曾遭到时任团副政委张龙海的公开批评。在现实社会中,群众的评价并不重要,只要能得到领导的满意,就能在职务上顺风顺水。

  谷俊山“会来事儿”的最典型事例是追到了首长的女儿做老婆。张龙海的大女儿张素燕,在柳河县药厂工作。谷俊山认识后,立刻展开追求攻势。那时首长的女儿们一般优先找飞行员,其次才是地勤、政工干部。谷俊山在部队表现不好,张龙海认为他没有出路,曾极力阻止俩人来往,甚至将谷俊山调往16师位于吉林海龙县(现梅河口市)山城镇机务教导队当教员,训练新兵。但张素燕很喜欢谷俊山,追随至山城镇。拗不过女儿的张龙海终勉强同意了这门婚事。多年后,张龙海在16师副政委的职位上离休。

  1985年6月,中央军委决定大裁军时,也正是由于岳丈张龙海帮忙,通过其在济南军区的战友,将谷俊山调到其河南老家濮阳陆军军分区,才成功躲开了部队转业潮,其妻张素燕进入濮阳市公安局。

  二是靠“会经营”。谷俊山的会经营表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生产上的经营”。谷调回濮阳军分区后,因不懂业务被分区安排搞第三产业(即部队的生产经营)。孰料这一安排,彻底改变了谷俊山一生的命运。擅长迎来送往、“会来事儿”的谷俊山如鱼得水,从此平步青云。那个时候部队允许搞生产经营,各军兵种都在利用自己的优势,打着支援地方经济建设的旗号,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胆大的单位竞动用军车、军机、甚至军舰等直接参与走私。谁能给部队挣来钱,谁就是对部队有贡献;挣钱越多、贡献越大,谁就能得到破格提拔。这种情况在当时部队中非常普遍。我所在的某部就曾将和部队联营的山西大同市一个体煤老板直接提拔为副团级军官,就因为他每年能给部队挣来几百万元的“倒煤钱”。上世纪80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全民经商成风。其时,由于价格双轨制,很多有门路的单位钻政策的空子,倒腾紧俏物资,平价进高价出,赚取巨额利润。

  在这种大气候下,中原油田经营办与濮阳军分区联合兴办了联营厂和橡胶厂。濮阳军分区聘贾庆贤当经营办主任,并授上校军衔,副主任由少校谷俊山担任。

  有了解谷俊山的人士说,谷俊山正是凭借地方支援部队建设的政策,跟中原油田有关人员很快拉上了关系,从中原油田购进大量平价钢材、木材、原油,然后高价倒卖,获利颇丰。然后到处送礼,赢得了军分区领导的赏识。

  其次是“人脉经营”。与其说谷俊山会“生产经营”倒不如说他更擅长“人脉经营”。贾庆贤说,谷俊山的作用主要是“跟有关单位疏通关系”。因谷俊山给部队挣了钱也颇得部队领导赏识。1993年3月,他被提拔为濮阳军分区后勤部长,副团级。

  一位曾与谷俊山相熟的濮阳老干部回忆,他当乡党委书记时,跟谷俊山时有来往。谷俊山比较讲义气,喜欢张罗吃饭,最大的才能就是走上层路线,拉关系。“他到领导家去一趟,就知道人家缺啥。会这一手,多硬的领导,都能让他腐蚀了。”这位老干部的话真正点到了谷之所以爬升快的根本原因。他到领导家去不仅仅知道领导家缺啥,而是知道领导家需要啥。因为缺的东西不一定是领导家需要的东西。谷后来的提升一定是得益于这一点。

  1994年,谷俊山迎来人生的第二次转折。这年,济南军区有首长下来检查工作,谷俊山负责后勤接待。谷俊山搞经营的才能受到首长的赏识,次年,他被调到济南军区生产办公室,任副主任,正团级。

  谷俊山后勤管理才干得到充分发挥,职位也迅速蹿升。很快,他升任济南陆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副师级。期间,谷俊山被安排到国防大学进修。

  此番镀金之旅,是日后他被提拔重用的积极信号。

  三是会作假。一是年龄作假。官方公开资料显示,谷俊山1956年10月出生。2003年,谷俊山晋升少将。八年后的2011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谷俊山被授予中将军衔。

  但谷俊山的发小、战友对其年龄有不同说法,称谷俊山实际上生于1954年10月,属马。谷俊山案发后,调查组人员曾到河南省濮阳市孟轲乡东白仓村和其曾经就读过的小学,专门调查了谷俊山的真实年龄。凭谷俊山的“本事”,修改一下档案中的年龄是小事一桩。可别小看只有“两岁”之差,部队早就一种说法,“年龄是个宝,文凭少不了。”有时晋职、晋衔时可能只因一岁之差就被挡在了晋升之外。所以谷才私改了自己的年龄。二是家庭出身造假。谷俊山是地道的农家子弟。从他爷爷那辈起,就一直居住在东白仓村。其父谷彦生,1924年农历正月初二出生,1990年去世。其母十六七岁左右从临近的孟村嫁到东白仓村,与谷彦生共育有六个孩子。对谷家的历史东白仓的村民应该更清楚。但是,谷俊山动用了他的“人脉关系”却将他的父亲塑造成一位“雨花台烈士”,谷俊山也成了具有了“红色血统”的红二代。谷俊山的战友曾向财新记者回忆,在柳河时,谷俊山就曾对新兵吹嘘,自己的父亲是周恩来的警卫员,被传为笑谈。看来谷俊山在自己的出身上早就开始弄虚作假了。为了打造他父亲的光荣历史谷俊山在濮阳建起了“雨花台烈士”陵园。

  在濮阳市中心繁华地带,有一处大约五六亩空地,一圈围墙,里面的半大柏木,翠绿逼人。这座位于闹市区的幽静之处,既非私家花园,也非市民公园,而是远近闻名的谷俊山父亲的陵园。谷彦生墓前的牌位上赫然刻着“雨花台烈士”五个大字。消息传出,几乎整个东白仓村村民都瞠目结舌:1990年去世的谷彦生怎么会是“雨花台烈士”?

  而财新记者查询获知,濮阳市民政部门的烈士档案中,并无名叫“谷彦生”的烈士。

  谷俊山不但为其父建陵园还出书立传。2011年5月,一本名为《生死记忆:周镐与谷彦生的故事》(下称《生死记忆》)的书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一经面世,即得到大力推广。这本红色主旋律书被如此重视,皆源于谷俊山。

  一些村民对记者说,《生死记忆》中有关谷彦生的很多经历都是编造的。他们记得,2011年,即谷俊山升中将那年,谷三从上海请来一个老太太(即吴雪亚),说是一位革命烈士的夫人,说他父亲曾经救过她的命。当时村民们听后,一笑了之,无人当真。该书以吴雪亚名义写的代序中称,解放后50多年间,吴雪亚与谷彦生天各一方,音信隔绝。直到2008年春,谷俊山找到她。

  在濮阳,谷彦生的“烈士”之称不为人知,但这个代表红色血统的光环并非只刻在鲜为人知的墓园牌位上,也书写于《生死记忆》的代序中。上述代序称赞谷彦生是一位讲情义、重然诺的男子汉,并说“我相信,如若周镐和谷彦生两位烈士天上有知,也一定会为我们高兴的” 。

  该书的作者孙月红是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她在“引言”中称,此书的主要内容来自谷彦生的口述。引言说,她采访谷俊山等人获知,1990年病榻上的谷彦生弥留之际,用了七天时间,断断续续地、艰难地讲述了周镐一生的传奇故事,讲述了自己怎么跟着周镐走上革命道路的难忘历程。子女们用录音机录下这份珍贵而鲜为人知的历史。该书正文前插页,不仅有谷俊山与吴雪亚的合影,还有作者与谷俊山的合影。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邓伟志在《解放日报》读书版刊发文章称,书中的另一位主人公——谷彦生与周镐一样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共产党人”,并称颂谷彦生及其儿子曾细心照顾周镐烈士遗孀及其子女至今,“谱写了讲情意、重然诺的感人篇章”。

  很多推介文章中,都称书中主人公周镐是热播电视连续剧《潜伏》中余则成的原型之一。不过,《潜伏》作者龙一向财新记者证实,余则成的原型并非周镐,他写作时甚至都不知道有周镐这个人。

  看谷俊山的能量有多大,有这么多不良文人为其唱赞歌。将假的说得跟真的一样,不过假的就是假的,这些歌颂的文章就出现了相互矛盾的地方。该书以吴雪亚名义写的代序中称,“解放后50多年间,吴雪亚与谷彦生天各一方,音信隔绝。直到2008年春,谷俊山才找到她。”而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邓伟志的文章却称,书中的另一位主人公——谷彦生与周镐一样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共产党人”,并称颂谷彦生及其儿子曾细心照顾周镐烈士遗孀及其子女至今,“谱写了讲情意、重然诺的感人篇章”。

  谷俊山这样一位“无德、无才、无貌”,靠弄虚作假、拉关系走上层路线的人,却在仕途上飞黄腾达。军队干部部门是怎么考察的?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人调查?能提拔谷俊山的大领导是谁?该不该追究?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