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汪晖与建筑工人座谈会 1: 工伤痛,维权难,依谁的法?  

2014-11-14 07:16:27|  分类: 法制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晖与北京建筑工人座谈会:维权,工会与阶级

作者:破土工作室 发布时间:2014-11-13 来源:破土工作室 字体:   |    |  
应把重点放在落实劳动合同和工会建设上,来解决建筑业农民工面临的问题。
一场深刻且不乏活泼的座谈会——清华教授汪晖造访建筑工人 2014-11-13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APEC期间,北京建筑工地全面停工,几十万建筑业农民工无工可做,不得不被迫放起了无薪假期。在这期间,清华大学人文学院的教授汪晖老师造访北京工地的建筑工人,就工人权益保障和工会建设问题与建筑工人们展开了一场深刻且不乏活泼的座谈会。来自四川、山西、河北、山东、河南的十余名在京建筑工人(包含女工)参加了座谈,同时参加应邀参加座谈的还有劳动法律师、工会干部和劳工社会工作者。

  大家在简短的自由介绍之后,便根据自身情况开始了自由发言,讲述自己关心的劳动议题。

  生命不能承受之痛——工伤

  汪晖老师:大家好!我今天很高兴有机会与你们交流,希望了解一下建筑工人遇到的实际困难,听听你们的故事。

  刘顺雄(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我是一名工伤工人,2013年1月6日,我们在北京郑常庄工地顶楼发生坍塌事故,造成一死八伤,施工单位国都建设集团项目执行经理因涉嫌重大安全生产事故罪被北京丰台区检察院提起公诉。但至今已经快过去两年了,相关责任单位没有给我们一分钱的赔偿。

  自工伤发生后,我们向公司、各级相关政府部门都提出过要求,要求尽快落实赔偿,但都无功而返。无奈之下,我们向丰台区法院提起了诉讼,但我们这个案件最滑稽的是,就在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项目执行经理重大安全事故罪期间,我们这些工伤工人们向公司讨要赔偿的诉讼案件也在同一家法院开审了。在丰台区法院审理项目执行经理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同,我们这几位没有拿到任何工伤赔偿的受害工友也在丰台区法院进行诉讼。我不得不佩服中国的司法独立世之罕见!

  但这两个密切相关的案件并没有交叉,而是彼此独立,难道这就是司法独立”一边厢,犯罪嫌疑人谎称“在事故发生后,积极赔偿了受害人的经济损失,且数额超出应赔偿范围,并取得了受害人家属的谅解”;另一边厢,几家涉事单位却拒绝支付受害工人工伤赔偿。

  那边,国都建设集团和执行经理刘存林欣然签领缓刑判决;这边,法院的赔偿判决书竟然迟迟无法送达国都建设集团。那边,重大安全生产事故责任人衣食无忧、逍遥法外;这边,事故责任单位不仅拒绝执行判决书,反而给工伤工人们断水、断电。那边,仍被监外执行的刘存林接连几次动用流氓地痞威胁殴打受伤工人,并试图强拆工人的工棚;这边,工人报警公司撕扯他们的横幅并殴打他们,警方却告知工人打横幅维权是违法的!

  快两年了,我们是越来越糊涂了,行政和司法都难以解决我们的问题,我想我们应该要建立我们建筑业农民工自己的组织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工地涉黑已是常态

  邱红娟(山西籍在京建筑女工):我是一个在北京建筑工地打工的建筑女工。远的不说,我就说这APEC期间吧,我们在国贸附近的工地停工。我们来到这个工地时有签合同,当时的合同约定我们这些技术木工是每天两百块钱。由于APEC会议北京市工地停工,我们无工可做,工地上既不给误工费,也不提供伙食补贴,我们就要求结清我们之前做活儿的工钱走人。但工地项目部后来不承认之前的合同约定,而是按照一百块钱一天给工人结钱。我们工人不同意,项目部经理就纠结一些黑社会人员,把我们工人打到了工地大门外。

  我们就去了工地旁边的中央电视台求助,结果到了中央电视台门口又被人赶,负责保卫的人说:“中央电视台又不欠你们工钱,你们来找我们干嘛!”这期间政府放假,这么多人找警察的话,又担心非常时期被抓进去,所以只好妥协接受工地100块钱一天的工价。通过这次事情,和之前的种种遭遇,我想政府、媒体恐怕是指望不上了,所以我们工人想自己成立一个工人自己能够互帮互助、能为工人伸张正义的组织。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工地涉黑已经不是新闻了,非常普遍。我和李新峰(一河北籍建筑工人)在维权的时候都遭遇过工地方雇佣黑社会报复。我们身上都有大块大块的刀伤。

  李新峰(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我们不是在工地内被打的,而是在工地大门口被打的。报警说跟工地没关系,医疗费也不管。但是我们都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像老李大哥(指李建华)已经被工地雇佣黑社会伤害不下五次了,但每次被伤害之后,报警都无果。

  依法治国,依谁的法?

  黄文宝(河南籍在京建筑工人):我是来自河南的建筑工人,2012年春我们八十多名工友在北京海淀区一处保障房工地做工,由于公司一直拒绝签订劳动合同,我们在麦收前要求工地结清我们的工钱。但工地项目部却勾结当地的警方和劳动监察大队强行要我们接受北京当年的最低工资1260元/月,我们一位工友气不过,和一个监察大队的队员起了争执,在拉扯中,不小心将他们的工作制服扯开了线,结果我们不仅赔偿了人家1500元的损失,我们这位工友还被以“妨碍公务罪”判刑半年。在权钱的勾结下,我们不得不接受以北京每月最低工资的标准来结算我们的工钱,此后我们也曾一直上告,但都没有效果。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你打官司也是没有用的,为什么呢?我们有一个欠薪的案件,官司都打了两年了,到了二审不也照样是按照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给我们结算的。我们谈依法治国,但要看清楚这“依法”是“依谁的法”啊!




未完下接

汪晖与在京建筑工人座谈会 2—— 工人入工会难于上青天!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