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汪晖与建筑工人座谈会 2 :工人入工会难于上青天!  

2014-11-14 07:27:37|  分类: 法制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建筑工入工会?难于上青天!—— 汪晖与在京建筑工人座谈会( 2) 

  李新峰(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本来座谈大家都应该平心静气,但为什么大家有怨气?是因为社会发展偏了,不由我们支配了。我们工人的力量虽然很微薄,但是也要作为一份积极的动力去推动。我们大家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引起社会的关注。顶层设计者肯定知道这种现象,他们现在没有能力马上改变,改善需要我们底层自己的推动。例如,建筑业农民工工会只是一个设想,如果工会能够成立,在维权方面我们可以免除一些漫长的法律程序,可以直接通过劳资谈判或协商为工人提供帮助。这条路可能会很长,我们只能用我们微薄的力量,让社会慢慢走向正路。

  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那我就具体谈谈我们争取成立工会的过程吧。我们后来选工会,用的是排除法的最后一项。维权时我们是个体,而资方有组织,执法部门也经常执法不力,现行工会也很难介入,但是我们需要有个组织。开始筹备成立工会开始认为挺简单的。2012年,我和黄文宝工友在北京大兴区工地打工,我们先打电话查了大兴区的工会,大兴区工会问我们在哪个街道,去找街道工会加入。于是,我们找到工地所在的街道工会,街道工会却不认我们建筑工人,让我们去找工地的施工企业工会加入。等我们找到施工单位的企业工会时,这家企业工会说“农民工加入什么工会啊,只有我们公司的正式职工才能加入工会。”

  于是,我们又找到北京市建筑业工会,北京市建筑业工会说他们只吸纳具有北京户籍的建筑业正式职工入会,让我们去找我们各地在北京的驻京办。当时,我们这个班组有四川人,也有河南人,于是,我们先去的四川驻京办。因为我是四川人,所以我就与四川省驻京办的官员去交涉,结果四川驻京办的人指责我刁,是在给四川人丢脸,不受理我们这事。因为我们班组河南人最多,于是,我和黄文宝又去找河南省驻京办,河南省驻京办把我们指给了河南省在北京的建管站去办理,到了河南省驻京建管站之后,他们答复说他们只负责建筑施工的管理,工会的业务不属于他们的业务范围,不能越权。

  于是,我们又只好返回北京市建筑业工会求助,北京建筑业工会这次指给我们的道路是去找工地的劳务分包公司加入工会,因为我们跟工地劳务分包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于是,我和黄文宝又找到我们工地的劳务分包公司,这家劳务分包公司的项目经理倒是很爽快,说:“加入工会可以啊,我们公司的注册地是在广东,如果你们真心想加入工会的话,那你们就去广东找总公司去加入吧。”大家想想,为了加入一个工会,我们还得从北京跑到广东去,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大了?

  三天三夜的“闹事”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在北京的建筑业劳动力市场,法律上的规定是用人单位必须要跟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但是到了底下,90%的建筑工人拿不到劳动合同。即便是有,也是劳务公司自己造的,公司有,工人没有。公司有的那一份也是只让工人签个名字,其他内容都是空白的。为了这事我还专门打了两年多的官司,就是当时签了空白合同,最后给钱,劳动仲裁只给按照最低工资计算。不签,没工作干。签就是签假的,还得按手印。如果我们不要求,建工会这种事也是不可能的,拿到属于自己的劳动合同也是不可能的。根据北京建筑业工会的精神指示,加入工会需要正规劳动合同。2013年夏,我们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一个工地做工,做满一个月后,工地没有跟我们签订劳动合同。我们与公司和劳动监察大队交涉,劳动监察大队说我们是在闹事。为什么说我们闹事呢,因为我们不要工钱,而是要求签订劳动合同。

  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我们在劳动监察大队坚持了三天三夜。第一天来了20多个特警,两辆中巴车和三辆小车,过来时带着武器,来了就要带走我们领头的,我们工人没让,工人把代表围在了正中,手扣着手没让把代表带走。第二天来的是警察,第三天来的是协警。这期间,劳动监察大队和警察跟我们谈了好几次。其实,那不叫谈判,那就是威胁。当时,我作为代表进去后,那不是跟资本家谈判,而是跟劳动监察大队谈判。一位人高马大的劳动监察员上来就抓住我的衣服,说“你到底想干什么?人家都答应给你钱了你还闹什么?”手劲很大。最后我们要到了劳动合同,要得相当艰难。要到劳动合同后,我们去了建筑业工会,建筑业工会说要跟企业协商,一协商就是一整天。我们最后拉了横幅,警察来了又给我们扯下来。傍晚6点时,他们来人了,说让我们填表,审批。结果一直审批到现在。他们不让我们成立,我们就不叫工会了,我们叫建筑业农民工互助会。大的困难帮不了,小的困难可以帮助,经济上帮助不了,精神上可以支持。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我原本是一个包工头,2010年底我带人在北京石景山一处保障房工地搞主体建设。从2010年底到2012年初,我一直在垫资,到了2012年春节前,工人要回家,我实在垫不起了,就要求建筑公司履行合同,在春节前把工钱结清。一开始公司不予理睬,后来我们通过不断的争取,终于在四五个相关部门的见证下,签订了支付工资的协议,当时项目部的正副经理都签了字。之后两天便依照结算协议给大部分工人发放了工资。我们剩余工人的工资就十几万了,但建筑公司却迟迟不予发放。我们的工人去找政府部门,政府部门说“我们又没拿你们的工资,你们还得找公司啊”!最后没办法,在石景山工会的一个调解机构的主持下给我们解决了两个工人的工资,但之后的其他工人再也拿不到了,为什么呢?人家说了,上边给了压力,不能再做了。工会有些想干事的,但资本家就会找到工会上面的领导,最终让想为工人干事的工会干部做不了事情。(如果全社会都以市场为基础配置资源,那么自然相关职能部门和工会组织也就成为市场所配置的资源了)。

  同时,由于建筑公司安全措施不到位,这个工地发生了多起工伤事故,本来依照《工伤保险条例》,建筑公司应该要履行赔偿责任,但他们却压着我的垫钱把工人的赔偿给了。现在,他们反过来又拒不支付我的垫付款。我到处上告,结果把他们逼急了,伪造证据向法院起诉我,要求我退还他们多支付给我的200多万工人工资和我偷他们的200多万的材料款,总计560多万。本来这就是无稽之谈,但由于这家建筑公司的老总是全国人大代表,有权有势,逼着法院受理这个案件。这几年下来,我从一个小康之家沦为低保户,但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法律从来都不是客观中立的,它从制定到实施都是权力博弈的结果。而我们工人要维护自己的基本权利,还得靠我们自己组织起来,只有组织起来,才能切实维权。

  组织工会,难点何在?

  汪晖老师:听了这么多,那参加和组织工会的难点在哪里?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难就难在上级工会系统没人想管这件事。

  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我们想建会入会,我们也讨论了工会章程。《工会章程》第一条就明确规定:“凡在中国境内的企业、事业单位、机关和其他社会组织中,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或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体力劳动者和脑力劳动者都可以加入工会为会员。”本来一开始,我们是想加入北京市建筑业工会,可人家主席回复我们说只有北京户籍的建筑公司的正式职工才能加入北京市建筑业工会,我们这些外地的建筑工人是没有资格的。如果建筑公司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加入施工企业的工会。于是,在2013年4月开始,我们就尝试加入施工企业的工会,结果人家不但不吸纳我们,还把我们赶出了工地。我们带着困惑又找到了北京市建筑业工会咨询,在跟一位负责接待的张副主席讨论时,他说:“你们没有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所以不能加入工会。”我说:“我们是想签劳动合同,可施工企业不跟我们签啊。再说了,我们根据《工会章程》第一条规定,‘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或者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二者满足其一就可以了,我们虽没有劳动合同,但至少我们是以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吧。”但这位张副主席不这样认为,他说:“老何啊,你看,《工会章程》第一条的意思是要同时满足工资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和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两个条件才可以。”我说:“张副主席不对啊,我们农民工虽然文化不高,但我上小学的时候,老师都告诉我们‘和’与‘或’是不一样的。”我们进行了争辩,结果,这位张副主席哑口无言,此后,我们再去北京市建筑业工会咨询问题时,被告知他已经被调离了。就这么来说吧,我们去年去了北京市建筑业工会六七次,每次接待的都是不同的人,每次我们都得把诉求重新说一遍,每次都得不到明确的答复。

  汪晖老师:实际上,至少表面上给出的理由是没有劳动合同,没有劳动合同就不能成立和加入工会,没有劳动合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工程转包,劳动关系不容易确定。今年“两会”期间,我提的提案中涉及劳动合同和工会等内容,几个部门包括住建部、人社部、最高法院和全总联合答复的。这是我这两年来所提案中得到最认真答复的一个,是由住建部协调其他部门做出的答复。在答复中,他们承认这些年的建筑业用工的规范和工会组建工作没有根本性的进展,落实劳动合同法是必须的,但成效不大。住建部强调转包和违法分包是建筑市场的“顽疾”,并引发了相关查处规定;人社部也表示要推进建筑领域劳动合同签订的力度及对用人单位的监管;最高人民法院是最早做出答复的部门,他们很关心这个问题,但表示由于建筑业承包发包方式多样,用工形式复杂,难以在现阶段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劳动关系。

  但是,劳动合同法已经颁布多年,形成司法解释不是也会促进劳动关系的规法化吗?问题是复杂,需要多部门协调解决。全国总工会的答复是很积极的表态,但没有明确怎样才能积极发展农民工加入工会组织,如何针对建筑行业农民工流动性强的特点,加强会籍管理。从各位所谈情况来看,这些回答尚未触及实质性内容组建工会的困难之一是建筑市场的分包、转包关系复杂、建筑业农民工流动性高,现在这些说法没有给出切实的解决办法。是应该建立临时工会,还是参与所在地行业工会?所在地行业工会的入会前提是要有劳动合同,而劳动关系不规范又导致大多数建筑业工人拿不到劳动合同。让在北京打工的去建筑公司注册的广东省去加入工会实在是很不合理的做法。

  李大君(劳工社工)临时工会即便成立作用也不会大,因为它缺乏组织的基础。虽然在北京打工的建筑业农民工流动性大,但是从流动区域来看,他们基本上都是在北京市的范围内流动,很少流动到外省,因此,完全有理由以行业工会为你依托,把建筑业农民工囊括进来。建筑业农民工的输出地可以成立区域性的输出地工会,为什么来北京之后为什么不能成立输入地的工会呢?北京市总工会完全有条件、也有责任成立区域性行业工会将建筑业农民工纳入到工会的管理和服务中来。

  汪晖老师:建筑工人中有没有党团组织?我曾参加过一个回民拉面经济的讨论,来参加的人,有各地开店的回族人,他们也碰到这个如何团结和组织的问题,他们大部分来自青海,组织关系在输出地,但没有实际效用。他们就依托他们特有的少数民族身份,依靠统战部门的协调,成立了党支部,用党支部的办法来形成组织。他们还聘请了自己的律师。在座的各位与他们实际上背后碰到的困难有相似处,不同的地方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老板,不是工人。

  李大君:这从本质上来讲是商会。如果工人成立工会像老板成立商会那样程序简单就好了。

  汪晖老师:对,实际是老板和资本。还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有统战系统在帮助他们。而我们建筑工人所面临的问题要比他们更加困难,没有哪个部门负责帮助你们。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找政府太难,所有事情本来行政部门只需要行政执法就能解决的问题,但是他们不去做,所有的事情都推给法院,让你去打官司。但假如你一旦走了法律途径,一拖两三年,谁能耗得起。我的案子已经两三年了,还没个结果。老何(指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的工伤维权的案子,从2011年开始打到现在,二审法院都判决了,但就是执行不了。人家执行庭说对方建筑公司没钱,难道一个建筑公司连十万块钱工伤赔偿款都出不起吗?

  李大君:如果所有的纠纷都靠诉讼来解决,那么耗费的社会资源太大了。我个人都在担心现在开始重点来提的“依法治国”会让法院承担更多的业务量,让行政执法部门更加不作为。如果每个利益群体都有个组织作代言,那么就可以很快通过协商谈判来把问题解决。

  晓勇(律师):我做法律方面的工作,之前做了多年的劳动仲裁员。据我所知,像北京市的各街道工会,他们内部有考核,以致于连小商户,都要求建立基层工会。这些小商户工人的流动性也很大。建筑业农民工组建工会这么难,一方面是户籍制度本身带来的,在城市没有法律和制度上的保障,从善意的角度去推测,有些部门可能不知道怎么做。另一方面,意识和观念上,因为你是农民工,大家认为你是可以被忽视。北京市建筑业工会认为你们是流动的,不能加入他们的工会。那么我们就问一个问题,这个房子是怎么盖起来的?是五湖四海的人共同盖起来的。为什么到了农民工权利的保护就这么难?在工地就依托工地工会,我觉得完全可能设计一种方式,使工人在工地干活时能够成为一个会员。



未完下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