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汪晖与建筑工人座谈会3: 法律被选择性,资产阶级的法权?  

2014-11-14 07:35:48|  分类: 法制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白了就是阶级划分

  汪晖老师:成立工会会损害小包工头的利益吗?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为什么需要小包工头?小包工头就是压榨那上面层层大资本压榨之后的最后那一点点劳动力。建筑工程一层一层包下去,最后一层才是承担风险和损失的。很多“皮包”商(指没有固定经营场地和经营品种、买空卖空的商家,俗称“倒爷”)变相地通过关系拿下来活,一层一层往下包,挣中间的差价。每一层都在谋自己的利润。只有到我们这些小包工头层面,才是真正组织人干活儿的。

  汪晖老师:出现工伤之后,包工头的态度?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不管。

  汪晖老师:工人找你吗?

  李建华(山东籍在京建筑工人):找也可以不管嘛。为什么不管,没好处。我2012年替我们一位被砸成颅骨骨折的工人维权,被工地方找黑社会给打了。一条胳膊肘关节的软骨组织被削去,后背被砍刀砍得这一刀缝了28针。你如果帮工人维权,你和公司的关系就会闹僵,对你的发财就有影响,而且公司会报复你。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一般来讲,一万以内包工头承担,一万以上与上面的公司按比例分摊。但是,我很倒霉,我在石景山的工程,前前后后垫付工伤款一百多万,但现在公司一分钱都不出。

  晓勇(律师):从法律上来说,建筑业农民工的雇主是谁,如果是认定为工头,这跟法律是有冲突的。从现在模式上来说,法律应该是认为,这个工程有建设单位,有施工单位,不应该存在劳务队。这些班组法律上应该是视为施工企业的一部分,挂靠这些应该是他们内部的管理方式。约定范围内,包工头被认定是施工企业的一部分,应该是施工企业承担责任。但是,如果出现工资拖欠和工伤就开始不负责任了。事实上,如果工伤赔偿数额高的话,包工队和建筑公司的算计就很清楚了,这种内部的班组协议本来就不包括高额的工伤赔偿。

  李大这就是我们的法律被选择性使用。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赤裸裸的资产阶级法权。

  董社强(河北籍建筑工人):我也来谈谈我对流动工会的看法。流动工会成立的困难在哪儿呢?第一流动性太大。第二有心理障碍,说大了也叫阶级划分。你的户籍是农民,你来到城市想当工人,想享受城市职工大保障和待遇,这怎么能行,你家里有土地,来城里还要享受工人待遇,很多人看到会眼红的。

  “不怕咱们起义吗?”

  汪晖老师:确实是连在一起的。工会的问题实际上还连着好多问题,比如说户籍问题,社会保障的问题,例如土地。你们在家还有土地吗?

  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种地不能养活我们,已经大部分撂荒了。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土地已经不能养活我们了。但是你毕竟是农民的身份,城里人通过不了这个障碍——你是农民,你要当工人就能当工人了?你家里面种点地还有粮食呢?他们心理不平衡。

  邱红娟(山西籍在京建筑女工):农民工多得是,出了工伤扔一边,总会有人接上来干。我们出来打工终究还是为了养家糊口,可是土地养不了家。他们不同意我们成立工会,就不怕工人们没有喘气儿的时候真的起义吗?

  汪晖老师:关于如何将农民工纳入工会系统,现有的工会系统内部也有一些讨论。全总有两点说法,有一定意义,但需要具体化。一点是大力推进集体合同制度,重点推行区域性、行业性工资集体协商工作。一点是针对建筑行业农民工流动性强的特点,加强农民工会籍管理,保证农民工会员流动不流失,失业不失会籍。这两点意见都很好,但现在入会都这么难,还谈不上失业不失会籍的问题。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很多地方政府官员和工会干部很短视的,他们总认为农民工成立了工会是对现政权的一种威胁。这其实是不冲突的,农民工成立了工会,自己通过工会去找资本家老板谈判去了,就不会去麻烦你政府了。你看现在南方的工人罢工,劳资争议等等,本来是劳资矛盾,但由于没有工会组织,或工会组织不完备,结果总是导致工人把问题引向政府,导致官民冲突。结果,工人遭到了政府打压,政府的公信力下降,而资本家老板们呢——渔翁得利。

  汪晖老师:就劳动合同的问题,状况已经摆在这里。要是没有组织化的压力就很难让企业与你签订劳动合同。之所以劳动合同推不下去,就是没有压力。压力从哪里来,除了行政执法部门严格执法外,还有就是得用工人的组织化压力,工会就是最好的合法途径。这就是为什么应该把重点放在落实劳动合同和工会建设上面,来解决建筑业农民工每天面临的这些问题。必要性是毫无疑问的,过去的工会是国有或集体企业模式下,现在的工人主要是以农民工为主的,已经不是传统的社会主义劳动关系了。现在工会有很多可能的不同尝试,牵扯好几个方面,一个是流动性,一个是临时工会,一个是以用工所在地组建的行业工会。碰到所谓的困难,其实不是困难,户籍在老家就不能参加用工地工会,这是完全不合理的。既然有了暂住证,就应该有权利加入当地工会;有了劳动合同或协议,就应该允许加入所在单位的工会。

  晓勇(律师):确定劳动关系是核心问题。从法律上,劳动关系不会存在与工人和包工头、劳务队这里。企业是当然的劳动关系主体,工资发放、工伤赔偿的责任都是在企业。压力最大的恐怕是工伤赔偿。但是工程是不是你企业的工程?那么跟工程相关的都是你的责任。

  汪晖老师如果没有劳动合同,社会保险就很难到位。

  晓勇(律师):是的。管理层有社会保险,但他们没有多大的风险,真正出事情的都是一线的工人。法院假如处理工地纠纷会有使用法则,谁是真正的雇主?一定要有法律上的规定。人可能是包工头带来的,钱可能是通过包工头发下去的,可是他真的就是在你的企业干活。你愿意引进包工队,就说明你认可了这种招工方式。法律上来说,没有理由把工人拒之门外。

  何正文(四川籍在京建筑工人):我们建立一个工会组织,对企业就有个约束。只要我们在里面干了,就不能随便让我们滚蛋,我们可以干活,可以跟你们谈判。何不让我们有个组织去直接跟资方去谈判。通过走法律诉讼渠道,即便胜诉,受伤的工人能够拿到的也是打了折扣的赔偿。我认为,政府应该要考虑这个问题,不要让老百姓走投无路的时候向政府吐口水。

  失语的劳动者

  李大:我觉得我们走上了一个过于强调法治的极端,一涉及纠纷就要上法院、打官司。如果依法治国走到这程度,那我想这就走上了邪路。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国家在处理纠纷时尽量采取的形式是什么呢?是“无讼”,尽量通过各级组织和单位的协调把问题解决,不要事事都上法院。现在在处理问题时都要走诉讼,耗费了大量资源。这一方面是政府行政部门和相关单位不积极履行责任的结果,所有事情都推到法院去;另一方面,也是弱势群体缺乏组织的结果。我们可以去参考中国司法传统上非常优秀的“无讼”模式,通过组织进行调节,能够有组织的代表跟另一个组织的代表进行对话。

  汪晖老师:“无讼”的前提是“无讼”所处理的矛盾都属于社会主义时期人民群众内部矛盾,不存在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国家一定程度上也扮演着协调人民群众内部矛盾的角色。现在,随着阶级的出现和分化,国家扮演的角色与过去不同了。现在很大程度上做不到。

  李新峰(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很多障碍是人为设置的阻碍。作为建筑公司的工会,只要你来我的工地做工我就让你加入,全部让你成为工会会员,你去其他地方可以进行转会。转会是可以的,对吧?

  汪晖老师:基本情况我很同意,住建部的提案回复中也谈到要整理劳务市场。道理很简单的,只要你在这里干活,你就应该有劳动关系,但操作似乎很困难。先用劳务分包这个东西来拒绝在现阶段以法律形式维护劳动权利,然后又用缺乏劳动合同为由不让农民工加入工会。核心的问题还是劳动者在政策制定过程中的发言权太小。在政策和法律制定过程中,劳动者的利益不在焦点范围内,工人没有组织的力量,其结果,即便有表面上合理周全的法律和政策,实际上还是围绕着以资本为中心的群体利益转。现在没有加入工会,你们工人怎么联合起来?

  李新峰(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出现劳资纠纷时,公司会叫黑社会来打工人,工人也会相互招呼自己别的工地的伙伴来壮人数、“占场子”。

  晓勇(律师):我给大家补充一个情况,从法律上有一个罪名叫恶意欠薪,但在一些部门内部正在被讨论的是——恶意讨薪。你过来一起闹事,他们觉得你是恶意讨薪。工地管理方处理这种事情首先不是找劳动部门、不找工会,而先通知公安,先抓人再说,甚至有工人因此被判刑。其实是很悲哀的事情。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所以更要成立工会,以这种合法的组织来维护工人的利益。当然,这也是相关部门阻挠工人成立工会的原因。

  “一个社会应该以公平正义为基础”

  汪晖老师:还有就是在这些事件中媒体有没有发声?很久之前,我的老家在工厂改制时发生了一次较大规模的罢工。我问我本地的同学,他们完全不知道,声音出不来。好几种权力都不在劳动者一方,导致劳动者越来越弱势。刚才说到,你们家里的土地问题,目前社会上争论很大,一部分说要私有化,另一方面要保护土地。在这些问题上,你们怎么看?你们最希望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现实是现在你的土地肯定你有,但是孩子就没有了。现在土地私有化很严重。我当然是希望保留土地了,我更希望城乡户籍制度平等化。

  汪晖老师:你们的土地使用权是多久?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三十年。以前签了三十年,但是村里出现了这些情况,就是父亲在去世前未将土地经营权过户到儿子名下,结果土地就被村委会给收回了。

  汪晖老师:没有到他名下,子女户口还在当地,按道理应该有儿女继承。但是,这不是私有财产,一定时间后就会调整,村委会有权力调整吗?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没有办法调整了。真空状态了,有人已经把土地给卖了,拿到了收益,而有的人家没卖,怎么调整?

  晓勇(律师):从法律上来说,跟村委会签的承包协议是法律认可的。土地私下转让,是非法的。你们的协议没有效用。没有备案,可以不管,当它不存在。这就跟工地上转包一样,可以不予认可。

  董社强(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还是社会体系的问题,现在是缺失信仰的年代。毛时代为什么那么好?就是有信仰。现在是崇拜金钱的年代,大家没了精神信仰。有多少领导干部敢依照《共产党宣言》来检视自己的政治信仰

  张翼翔(河北籍在京建筑工人):效率为先,兼顾公平。”这话本身就有问题的,说这话的人就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者。效率不等同于发展,另外,这效率是谁的效率?效率为先,一定没有办法保证公平;没有公平,所谓的效率就是“劣币驱逐良币”,坏的把好的挤走了。一个社会应该是以公平正义为基础的。

  汪晖老师:非常感谢大家今天的讨论。从今年的提案来看,有些政府部门的态度是认真的,也把困难说得清楚。明年我们把问题,如果可能的话,在前后期间把各位的声音能够通过媒体或者其他途径直接发出来。光靠提案是不行的,还需要得到社会的支持。大家一同努力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