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李作鹏回忆陆房突围战  

2014-12-15 07:56:32|  分类: 国共内战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师指挥机关在泰西地区停留的目的,是为了指挥鲁西地区、鲁西南地区、冀鲁边地区的115师所属部队开展游击战争,扩大抗日部队,建立抗日政权,并提出创建泰西根据地的号召。

1939年3月下旬,罗荣桓政委去津浦路东沂蒙山区,向山东分局传达党的六中全会精神,4月下旬,罗荣桓政委返回师部,5月初又到运河地区巡视工作,这一阶段师里的工作,主要由代师长陈光负责。

山东日寇的最高指挥官是第12军司令官尾高龟藏。他为了消灭我115师指挥机关及所指挥的泰西八路军部队,决定于4月底纠集津浦线中段日军五千余人,大炮百余门,另有伪皇协军和汉奸队一部随行,协助日寇作战和搜集情况。日伪军合计八千余人,从5月初开始,先后由泰安、大汶口、宁阳、汶上、东平、东阿、平阴、肥城、界首等地出发,分九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地向我泰西山区(肥城以南,汶河以北山区)进行扫荡围攻。

当时115师指挥机关驻地在肥城以南,陆房、临安站一带。那时我是师部的侦察科长,对敌人行动的全面情况比较了解。因为到达泰西后,我们很快就对周围敌人占领的城市、交通要地,建立了秘密情报网。加上部队各种侦察工具全部展开,分工负责对各路进攻敌人行动进行了严密监视。那里敌人行动又是大摇大摆,不甚保密,前进速度很慢,走一步停一步,走一天停两天。所以我们能准确地知道敌人动向。每天将搜集到的来自四方八面的情报,及时报告和通报有关领导和部队。

陈光代师长根据各路敌人进展情况,正确判断出敌人是企图先扫荡山区外围,然后合围肥城以南山区,摧毁我指挥中心。5月8日晚,各路敌人已经逼近,因此决定各部队撤离这个地区。师指挥机关和特务营向汶河以南,津浦支队向北大峰山地区,6支队和地委向西南运河方向分散转移。686团(缺一个营)留在内线山区机动打击敌人。5月9日各部开始按计划行动。

春夏交替之际,风和日暖,田野青青。山区里的群众,虽然早已听说日寇杀人、放火、强奸妇女,但不少人尚未见过日军是什么样子。经我民运工作人员动员,又看到我们军队仓促转移,他们才纷纷拖儿带女,挑着简单的衣食物品,转移到偏僻山沟里躲藏敌人扫荡。当时虽然有的村庄开始有了自卫团的初步组织,但缺乏坚强领导,也没有战斗经历,因此还不能配合军队行动,只能起到掩护群众的作用。

我各部队分散转移的情况很不顺利。只有6支队主力和地委由于熟悉敌情、地形,安全地转移到敌人合围圈的外线。津浦支队行进到陆房东北朱家庄附近,就被敌人发现,未能跳出合围圈。师指挥机关和特务营向南转移到安驾庄附近,发现汶河南岸,每隔一两百米距离就有一堆火光,隔河望去三堆火光连成一线。侦察人员报告敌人已到汶河南岸。

陈光代师长当即做出判断:第一,汶河南岸已被敌人封锁,第二,汶河以南是大平原,没有地形可利用。因此改变决心,转头向北,准备转移到肥城发北大峰山地区。但部队起到陆房西北大董庄、黄土岭附近时,天已大明,即与敌人发生遭遇战,枪声炮声大作,顿时冲破了山区清晨的平静。师直机关由特务营掩护,撤到陆房附近,我686团迅速展开,抢占陆房西北及以西之肥猪山、岈山一带阵地,与敌人进行激烈的争夺战。津浦支队也被迫占领陆房以北之凤凰山,师特务营于陆房东北的东山岭凭险据守,抗击敌人。

到中午时间,四面八方敌人均已缩小合围圈,距陆房村不到三四华里,把陆房附近包围得水泄不透,战斗十分激烈。敌人大炮向陆房附近各阵地猛烈轰击,浓烟烈火,山摇地动。

陆房是一个小盆地,如此庞大的机关人员和部队同时拥挤在如此狭小的地区,处境十分险恶。陈光师长严令各部队,坚决固守现有阵地,与阵地共存亡,不得后退一步。师指挥机关凡有武器的人员也均组织起来,占领地形,拚命抵抗。日军十分顽强,多次向我阵地疯狂攻击,打垮一次,接着二次、三次再来。这个阵地攻不动,很快改向另一阵地猛攻。第一冲击波被我打得死伤差不多了,第二、第三冲击波接踵而上,但我军始终没有丢失任何一个重要阵地。特别是敌人猛攻我肥猪山、岈山阵地,战士们同敌人拚刺刀,拚手榴弹,敌人先后九次冲锋均被我杀退。在我阵地前沿敌人尸横遍野,不计其数。看来敌人是不顾血本、不惜代价,一定要把陆房吞下去不可。而我军全体战士、干部,上下一心,同舟共济,为生存而战,为保卫指挥机关而战,为牺牲烈士报仇雪恨而战,因此士气越战越高,越战越勇。

一直激战到将近黄昏,形势才渐渐缓和下来了。敌人开始收拢部队,调整部署,整顿兵力,进行露营休息,准备次日拂晓后再行进攻。陈光师长抓住机会,当机立断,决定利用敌人收拢部队出现的空隙,连续作战,实施夜间突围。陈光命令津浦支队先南后东,突出包围圈后,转到运河方向去活动。

黄昏后,各部队分别集合完毕。战士轻装,掩埋不便携带的物品,对行动中易发声响的盆、锅、马的蹄子都用草绳,布条捆绑好,马带笼头。22时,按规定的行军序列开始突围。亲自指挥先头部队,隐蔽地走山沟小路,利用敌人空隙向西南方向悄悄行进。初夏的夜晚,夜色蒙蒙,除了马蹄声碎,晚风微啸之外,简直平静得听不到任何声音。战士们安静快速地一个跟一个鱼贯而行,人人都有一旦被敌人发现的应急准备,也记住了万一被打散后的集合地点。

“皇军”老爷们大概认为已把我军重重包围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有翅难飞的程度了,只剩最后围歼就可凯旋回巢。同时经过一天的冲杀,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也疲劳不堪了。在不冷不热的夜晚,空气里的硝烟气味渐渐消散了,真需要好好睡一觉,准备明天再战。他们做梦也未想到,此时此刻我军在夜色的掩护下,正在他们的“空档”处悄无声息的“穿插”跳出合围圈。结果不但津浦支队不费一枪一弹全部突围成功,我们师指挥机关和686团也不费一枪一弹突围成功。

第二天黎明,“养精蓄锐”的敌人从四面八方向陆房附近各阵地发起攻击,结果完全扑空,连八路军的影子也没有见到。敌人是既垂头丧气又莫名其妙,以彻底失败宣告结束。他们除了死伤千余人,消耗大批子弹、炮弹之外,毫无所获地撤退了。

师指挥机关于5月12日晨过汶河,到达汶上县,13日平安到达东平以东的无盐村一带。此次战役总计毙、伤敌人一千三百余人,其中包括日军大有大佐以下军官五十余人,而我伤亡不足三百人,敌人扫荡合围计划彻底失败了,我反扫荡突围行动获得全部胜利。在无盐村我们召开了祝捷大会,师政副主任黄励讲话,表扬了全体指战员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粉碎了敌人围歼我军之企图,保存了自己,消灭了不少敌人。并鼓励大家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为争取更大胜利而努力。

战后,我们对此次战斗进行了认真的分析,总结。

那时候敌我双方都缺乏扫荡和反扫荡的经验,日军不甚了解我军作战脾气,我们也不了解敌人作战规律。敌人基本上是按照他们国家军事条令行事的,对付游击战争也采取正规战的方法。他们行动很慎重,情况不确实查明,不敢轻举妄动。每天摆开阵势前进,至多行进不超过二十华里。途中遇有怀疑征候,先用炮火轰击,然后再使用骑兵侦察,确认没有问题,其主力才敢继续前进。如果夜间我派小部队对其宿营地进行袭扰,第二天就不敢前进,待把周围情况查明后才敢前进。由泰安、大汶口、宁阳、汶上、东平、东阿、平阴、肥城、界首等地到陆房地区的距离,近者数十里,远者不过百余里,可是敌人竟花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才完成战役合围。把我军重重包围后,猛攻了一天,死伤很大,没有攻动。日落西山,又不敢夜战,甚至畏惧我军夜袭,因此将部队收拢,在山下村旁,露营休息,根本没有防备我军突围的严密措施,这是敌人前功尽弃、最后失败的重要原因。

我军也缺乏对会敌人扫荡合围的作战经验。当时对敌的行动和企图是清楚的,敌人各路每天进展情况也基本上知道。如果那时我以少数部队在正面吸引敌人,主力适时转移到敌侧后,寻求战机,打击敌人,则完全可能破坏敌人对陆房山区的合围计划。不论转到津浦路以东,或转到运河以西均可摆脱敌人合围。5月10日夜间,师指挥机关和特务营向南转移到达安驾庄,发现汶河南岸被敌人封锁,又不敢冲破封锁继续南去,临时改变决心北返,重新钻进敌人合围圈内,教训十分深刻。

随着岁月流逝,形势的发展,斗争经验的积累,敌人越来越狡猾了。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战争中学习战争,我们粉碎敌人扫荡围攻的经验,及掌握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也越来越机动灵活了。

代理师长陈光是1928年参加湘南农民暴动后上了井冈山。在中央苏区及二万五千里长征中,就已担任红军师长。历来以英勇善战、战功累累著称。是红一军团的著名战将。1950年陈光任广东军区副司令员时,身负错误结论,被隔离审查,开除党籍,软禁在汉口,后悲惨死去。

在“文革”时期,有人批判他陆房战斗“瞎指挥”,并说他“置部队不顾,自己带上骑兵连先行突围逃走”。我的看法是,应该客观地分析陈光在陆房战役中的指挥,由于缺少反敌人扫荡合围的作战经验,有些具体环节上确实存在指挥上的错误,但在关键时刻的指挥,如抗击敌人围攻和最后突围,是正确的。批判他“置部队不顾,先行突围逃走”,则不是事实。也有人说,陆房突围是政治部副主任黄励指挥的,这也不是事实。黄副主任确实做了不少战场鼓动的政治工作,真正协助陈光指挥突围的是参谋处长王秉璋。

        陆房胜利突围后,部队转到县以东之无盐村一带进行休整,并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代师长陈光、政委罗荣桓等师首长亲临讲话。会上指出了陆房突围胜利的意义,分析了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粉碎敌人扫荡,创建根据地的有利条件和可能遇到的困难。鼓励大家进行充分思想准备,迎接战争新形势。

总结会上还表扬了在陆房突围战斗中的好人好事,本人也在受表扬的行列之中。其实事情很简单、很平凡。在战斗最紧张、最激烈时,我带参谋葛正兴在师指挥所前方高地上,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的进攻行动。忽然,葛参谋大腿中弹负伤不能行动,我把他背下山来,交由救护所进行上药包扎。当天晚上突围时,没有民工抬担架,我将我的马让给他骑,我则随大部队步行突围。胜利突出敌人包围后,到达宿营地,葛参谋见到你我就放声大哭,感谢我救了他的命。我想同是革命队伍中的战友,谁都会这样做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