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侵华日军1855部队影像铁证首次曝光:罪行堪比731部队  

2014-06-03 21:53:06|  分类: 抗日战争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侵华日军1855部队影像铁证首次曝光:罪行堪比731部队
2014-06-03 16:04:16  来源:中国广播网  作者:周益帆

 

 央广网北京6月1日消息(记者周益帆)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据史料记载,在日本侵华历史中,有五支规模较大的细菌部队,分别是哈尔滨第731部队、长春第100部队、南京的荣字1644部队、北平甲字1855部队和广州的波字8604部队。这些部队用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等细菌和毒气进行活人实验和惨无人道的活体解剖,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的伤痛。

 

  然而,日本政府对于这些活人细菌实验却讳莫如深,甚至不承认北平甲字1855部队的存在。近日,165张1855部队老照片现身北京一家拍卖行,专家表示: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罪行堪比731部队的1855部队,为何鲜为人知?165张老照片又将如何揭开尘封历史?

  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谢忠厚,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他就与国内的学者一起,针对北平甲第1855部队展开了研究。

  谢忠厚:就是这个1855部队在天坛的影像资料。日本在中国的五支细菌部队,就731、100、1855、1644和8604,这些细菌部队都非常恶劣,就它的总的指挥部来说、总的大本营来说,那是731。华北的1855,他的细菌战的情况也好,活人解剖的情况也好,细菌实验的情况也好,那都是非常残酷的。从影像资料方面来看,这算是填补了一个研究的空白。

  收集到这些珍贵照片的北京华辰拍卖行,从今年3月起开始构思“影像的占领:1894至1945日本侵华影像采集研究”摄影展,并发出影像征集的相关通知,随后,拍卖行从一位日本藏家的手中收集到1855部队的影像资料。

  华辰拍卖行影像部工作人员李欣:当时拿过来我们并没有意识到它的珍贵性,后来在梳理的过程中发现,这是一个日本人对华侵害的一个重要的证据。

  这些照片中,有不少日本军人和外穿白大褂、内穿军装的男子。其中一张照片以实验室为背景,人物背后摆满了实验器具,文字注解为“于北平天坛野战防疫部”。另外,不少照片有中日文夹杂的标注“北平天坛”、“京都陆军病院出发17人纪念”、“卫生材料”等字样。谢忠厚认为,影像资料的出现,同时将对日本政府直面历史有一定的意义。

  谢忠厚:从日本官方来看,他们是不承认这个细菌部队,咱们不是经过多少年跟日本打官司,他才承认有细菌部队有细菌战,但是作为1855这支部队,过去很长很长时间以来,人们也不知道有这个部队。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一支对外宣称“华北派遣军防疫给水部也就是1855部队”的侵华日军迅速进驻到当时国民党在天坛神乐署设立的中央防疫处。这支部队的规模在日本投降前的7年中不断的扩大着,修筑了日军宿舍、病房、工作室、小动物室、地下冷库和水塔等大量设施。同样对这支部队,做过系统研究的原崇文区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侯玺说,一直到解放后,1949年冬天,在细菌部队的驻队,仍然残留着他们研究细菌武器的罪证,包括消毒用的三口大锅、培养细菌用的箱子,还有鼠疫杆菌试管等等等。

  侯玺:侵华日军1855部队是继731细菌部队之后成立的又一只细菌部队,这个该部队共有兵员1500人,它有一个总部,下面设有13 个支部和办事处。这个部队主要是研制和生产霍乱、痢疾、疟疾等这些细菌和原虫,并且饲养了大批的老鼠、跳蚤和其他的这些东西,他们每天把老鼠从笼子里头取出来,放在铺有莲子、血粉、和豆粕的桶里头,然后再把跳蚤也放进去,让跳蚤通过感染鼠疫菌,然后它把这种菌种配备到侵略军的部队中去,一有命令马上它就释放这种细菌。

  从天坛西天门进入后,沿着围墙,经过数百米长的石路,就到达神乐署大门。神乐署原是专司明清两代皇家祭天大典乐舞的机构,在日军侵华期间这里被日军1855部队当做实验厂,如今各建筑都已经修葺一新,丝毫看不出战争的痕迹。然而,在大门东南方爬山虎的掩映下,一块上刻“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遗址”几个字的汉白玉石碑仍然铭刻着那段历史。

  石碑对日军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进行了简单的介绍,并指出这支部队曾经在天坛外坛以野战供水和传染病预防为招牌,培育鼠疫细菌等,进行细菌武器研究,还曾经用中国人进行“活体实验”。

  如今,再走进天坛神乐署,国槐郁郁葱葱的生长着,草坪边围坐着一些人,打牌或者聊天。但是,在天坛神乐署院子东南边,两块碑石被嵌进墙壁,一块标示“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遗址”,另外一块写有1855部队的大致情况介绍。记者拿出部分影像,那里的工作人员一眼就认出了老照片的拍摄地。

  工作人员:这应该就是那个拐角的这一块儿。殿和殿,侧殿和侧殿的那个拐角,因为它这个殿的顶子和这个是一样的。要不大殿就不可能,这个下面它是一个拐角嘛不是。

  记者:反正看这个照片应该是可以判断出这个……

  工作人员:嗯,就这个院里头。按他们告诉我们说是北墙外,有的说过去就这两面,种树的都是盖的日本那个房子。

  但是,在日本战败投降前夕,日军花了一周的时间做销毁工作,大量证据被毁,官兵逃走,日方始终不承认有这支部队存在。

  侯玺:在日本投降前夕,这个部队,将它实验用的一些仪器、一些动物和重要的资料统统销毁,并且用坦克车把它培养细菌用的箱子和当时用的汽油桶都压毁,另外把大批的菌种和血粉都埋入地下,然后把这支部队加以解散,把部队的名称也从华北派遣军的名册当中给除掉,这个部队所属军医官兵也都转业到陆军医院去,日本投降以后,中国政府代表者接收这个地方的时候,他们只交出了麻疹、伤寒菌种和一般的常用的消防器材,1855部队的官兵也有的假扮成日侨逃回了国内,有的混进了其他部队被遣送回国。

  20世纪90年代,国内学者开始对1855部队进行系统研究,加上包括原1855部队日本卫生兵的指认和谢罪活动,这支细菌部队的罪行才逐渐被还原,如今,165张影像资料首次现身,无疑将成为又一铁证,谢忠厚和侯玺两位专家提出,如果可以将照片影印留档,将对研究有重要价值,华辰拍卖行影像部工作人员李欣表示,目前,照片已经成交,根据《拍卖法》的相关规定,不便透露买家信息,但是愿意就留档问题,与买家进行沟通,同时,拍卖行也将以借展的形式,在多个城市进行巡展。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