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邹恒甫:起底中国经济学家的真实江湖 东方经济评论  

2014-08-26 18:10:35|  分类: 现实问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邹恒甫:起底中国经济学家的真实江湖

东方经济评论   2014-08-26 11:20  

0

2012年8月,邹恒甫发表多条微博称“北大淫棍太多”,并揭露北大学术圈的系列黑幕。这个敢于“单挑”北大的邹恒甫,人称“邹公”者,究竟是何许人也?他为何以一己之力挑战北大,甚至整个经济学界?他甚至专门写了一本书《最后的狂人:我就是邹恒甫》,并表示“我要用这本书为读者呈现一个中国经济学家的真实江湖。”

“他们著名,都著名在哪里呢?”

邹恒甫评价起国内的经济学家,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和林毅夫是三五流,张维迎是九流,大多数人都不入流。”同时,他还把中国一批著名的经济学家编成“三纲五常”(樊纲、易纲、胡鞍钢、张五常),多次在公开场合毫不客气地点评他们。他骂海归们“绝大多数”都是“欺骗中国人民”,“到国外就很老实,一回到国内就开始癫狂,就开始装大”。邹恒甫还调侃轮流坐庄的“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会长”是一群入不了美国经济学主流的留学生自己“过干瘾”、“意淫”。

“他们十多年没搞学术了”

邹恒甫指出,“真正的经济学家,有哪个人把这么多时间花在走穴、吹牛上?在美国,只有当一个经济学家水平高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后,才敢在公众面前充当“导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在Ideas & RePEc上一直排第一、第二,他也是寒窗苦读、功成名就之后才敢去给美国总统当经济顾问的。

再看看我们国内经济学界,这些人哪里是经济学家?我看他们只能叫“经济分析师”。什么“首席经济学家”?我看不如叫“首席巫师”更准确。当然,这跟民众的成熟程度有关,中国的老百姓太善良,容易上当受骗。经济学的确是一门实用科学,但如果你连经济学理论都还没搞清楚,你根据什么去分析经济?连合格的论文都写不出来,你哪儿来的底气到处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不学无术,误国误民!”

“媒体经济学家”到处摸钱摸女人

邹恒甫炮轰国内众多经济学者不专心做研究,为了钱和权“不务正业”。

他指出:经济学是一门需要先坐好些年冷板凳才能搞出点名堂的学科,国际上衡量一个经济学家水平的就是发表在核心期刊上的学术论文数量和引用率,而我们国内那些“著名”的经济学家,当然包括我在书中批判的张维迎、蔡洪滨、李稻葵等人,他们在全球经济学家排名中都很“谦虚”,但到了国内,他们什么都“懂”,什么都“讲”,四处走穴,到处摸钱,当“媒体经济学家”,当独立董事,还美其名曰:参与改革。邹恒甫甚至怒道:“他们把学生带坏了,不安分于校园,误人子弟呀!”

邹恒甫这样在书中写道:

“我再次对所有在国内外的中国经济学家说一亿遍:不要在中国对钱和女性太感兴趣了。

我从1987年来对所有我认识的中国朋友和外国朋友都是这样讲的。而且绝对不能向学生下手:如果这样,我们的教育事业和心血就都要毁灭而流到东湖里去了——我从来就是这样哀求我的朋友的!对女学生下手应该判刑/处决!

不要在中国对钱和中国妇女太感兴趣了。你们在剥削和摧残自己的兄弟姐妹的精神和身体!

你们要积德行善。

你们不要把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带到美国来了。美国不缺钱。把钱捐出来办小学和救灾啊!”

“一边骂权贵,一边当权贵”

邹恒甫还在书中指出:

吴敬琏一直炮轰“权贵资本”,其实他本人就是“权贵”,不然他为什么要给“权贵资本”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张维迎经常骂“垄断”,那他为什么要去垄断央企当独立董事、白拿高薪?有不少同行给上市银行当独立董事,银根一收紧,他们就给银行当传声筒,在媒体上制造舆论:“货币政策该放松啊,该调低准备金率啊……”

有那么几个人更过分,他们一边在央行货币委员会当委员拿国家的工资,一边给上市银行当独立董事拿高薪,两头赚。就像一边给裁判员打工,一边给运动员打工,人格分裂,简直把国家大事当儿戏。这些人都是说一套、做一套,“当婊子还要立牌坊”。其实,他们都是“千万级别”的大富翁。

“你们再进投行,我就杀了你们”

正是出于对经济学者“不务正业”的愤怒,邹恒甫要求他的所有学生都必须专心于学术。他在书中透露,碰到毕业后去了投行或者政府部门的学生,他会直接骂他们是“叛徒”。他博客的第一篇文章标题是“你们再进投行,我就杀了你们”。

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代表作者观点。欢迎关注独家网(www.dooo.cc)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