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讨薪女工死亡真相:目击者称周秀云被警察拧脖子致死  

2015-01-27 17:09:02|  分类: 劳动者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薪女工死亡真相:目击者称周秀云被警察拧脖子致死
2015-01-25 08:55:56  来源:大地微微网  作者:新德
点击: 12464   评论: 51(查看)

分享到: 58

  

    凤凰卫视1月22日《社会能见度》,以下为文字实录:

  视频地址:http://phtv.ifeng.com/a/20150123/40956227_0.shtml

 

  解说:网曝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舆论哗然。

  王奎林:我妈在那挺着,睁着眼睛,张着嘴。

  王友志:我说你妈出大事了,我儿子就蹲那儿的哭了。

  解说:跟踪服务,百万私了,真相究竟怎样。

  王友志:钱再多我都不要。

  王奎林:多少钱也不要,要俺妈。

  姜楠(主持人):近期一张在网络上流传的图片,让人看了以后久久的无法平静。在图片中,一名中年女子躺在了地方,一名身穿警察制服的男子站在女子的旁边,从图片上看,这个男子的一只脚踩在了女子的头发上。很快女士被证实在警察的执法过程中死亡。

  事件迅速地在网上发酵,不久之后,有关方面对事件的处理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了,死者周秀云究竟是如何死的,至今没有定论。近期我们就采访了死者的家属,讲述了这段永远无法被抹去的悲伤经历。

  解说:这张就是网络上流传甚广的照片,伴随照片曝出的是一则“警察打死讨薪女民工,倒地后仍遭脚踩头发”的消息,迅速引爆国内舆论。照片中被踩头发的女民工周秀云来自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今年47岁。他们是周秀云的家人,儿子王奎林今年22岁,对于母亲突然离世,他更像是一个茫然失措的孩子。

 

  王奎林:我妈最后的还睁着眼睛张着嘴,身上衣服被脱了

  姜楠:你现在能回忆起的,你见她的最后一面是什么样一个场景?

  王奎林(周秀云之子):见最后一面在武警医院,在武警医院太平间里面。

  姜楠:你妈当时是什么状态?

  王奎林:我妈在那挺着,睁着眼睛还,张着嘴,身上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知道谁脱了。

  解说:王友志和妻子周秀云同岁,我们见到他的时候,他胸前还带着医用的固定带,只能勉强弯腰行走,在“12·13”案件中,他被多人殴打,断了6跟肋骨。

  姜楠:您现在伤口包括肋骨上的上还疼吗?

  王友志(周秀云丈夫):还有点疼。

  姜楠:官方鉴定您的伤是什么一个状况?

  王友志:昨天他通知鉴定结果出来了,他说轻伤一级,叫我去签字昨天夜里。

  解说:山西太原的这个工地门口就是2014年12月13日案件发生的第一现场,在此之前,包括周秀云一家三口在内的11名工人在这个工地上干了好几个月活,工头答应的8万多元工钱却一直没给,这天下午4点左右,王奎林和另外3个小伙子再次来到这里,准备进去要钱,没想到却被拦住了。

  王奎林:我第一次进的时候我就没在意,我就进去把门开开,进去一个脚,然后他把我拉回来,他跟我说不让,没戴安全帽什么的,然后我就跟他解释一下,我是现在工地都放假了,我们进去要钱。然后跟他说完我又进去了,第二次进去的时候他使劲把我拉回去了,往后拉的,我就有点生气了,为什么不让进去。

  姜楠:你之前去过那个工地吗?

  王奎林:去过,我们就在那工地上住着。

  姜楠:这次去你认识那个保安吗?

  王奎林:见过,没跟他说过话。

  解说:王奎林不能理解保安的做法,他硬要往里进,保安坚持不让进,俩人互相推搡,紧接着出现肢体冲突。

  姜楠:他实际上打你了吗?

  王奎林:他打我了,我也打他了。

  姜楠:你们俩都打对方了,打得狠吗?

  王奎林:不狠,没事。

  解说:和王奎林一起的三名工友和保安室内出来的几名保安很快就将俩人劝开,工地保安用对讲机向保安队长报告,而王奎林也给爸爸王友志打电话。当时王友志正在工棚里打牌,妻子周秀云正站在他旁边观看。

  王友志:头一回是李康打的,李康说,叔,他说你过来,门岗的打俺了,我说的不碍事,小孩儿跟小孩儿,不碍事,我说的是小孩儿跟小孩儿,我没去,我在家玩呢。第二次我儿子给我打电话,他说把,他说门岗的保卫打俺了,我去了以后到那个地方我看看,也没啥事。

  姜楠:后来是怎么突然要报警的呢?

  王奎林:他给他保安队长打电话,他说这儿有跟人在这闹事,然后他保安队长来了以后保安队长报警,我当时都同意了,他报警不是正好吗?

  姜楠:为什么你会觉得正好?

  王奎林:警察来了,就是能把这个事解决了,能给他们反应一下工资的事,他们肯定也帮助我们要工资。

  解说:周秀云一听儿子被打了,急着就跑到了工地门口,从宿舍到工地大门口,也就几百米,周秀云几分钟就到了。在这段王奎林用手机拍摄的食品中,大家都在保安室等待警察的到来,世亲中能看到周秀云和王友志偶尔和保安队长理论。在大约1个小时的等待里,众人的情绪都还算平静。

  王友志:警察一过来就跟那个他那当地的保安室的那个头说几句话,当时他说的啥,站得远,我也没听清楚,本来都说的方言话。他就跑到我们几个跟前,带身份证没,李康说带了,李康就把身份证掏给他了,他接了身份证说像你这犯罪分子一个也不能饶你。

  王奎林:第一眼看见的那个胖警察,拿着李康的身份证,然后李康问他为什么说我是犯罪分子,然后李康就拿着手机想拍他的照片,他就夺李康的手机,抢李康的手机。就从那开始就乱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