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山西:女民工讨薪遭民警踩头殴打致死 谁该负责? 2014-12-31  

2015-01-03 20:44:50|  分类: 劳动者维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民工讨薪遭民警踩头殴打致死 谁该负责?

2014-12-31 10:11:52  腾讯评论    参与评论(6801)人

山西:女民工讨薪遭民警踩头殴打致死 谁该负责? 2014-12-31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在太原打工的女农民工周秀云没机会遇见2015了,她在半个多月前的讨薪中殒命。昨日,涉案民警被批捕。可该负责的仅仅是他们吗?

    涉案民警是该负责,但还不够

    涉案民警涉嫌脚踩妇女头发,殴打其致死,滥用职权罪很难服众

    周秀云之死引发轰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民警疑似脚踩在她的头发上,而周秀云躺在地上,不能动弹。后来,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媒体记者都看到了3分44秒的视频,“视频中一名民警紧挨着周秀云的头部站立,能明显看到头发被踩在脚下,而且记录了民警先左后右换脚踩的细节。”这些还不是全部。周秀云的家人甚至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死的。他的儿子质问道:“母亲是被当场活活打死,还是被带进派出所之后又遭打而死?”

    群情激愤后,太原市公安局和检察院迅速做出了反应。不过,批捕的罪名——滥用职权罪,量刑并不重,最高刑期为7年。广为熟知的故意伤害罪则最高刑期可到死刑,对比鲜明。因此,尽管以后司法机关可以变更罪名,但这个批捕罪名是否合适很让人质疑。因为,究竟周秀云是怎么死的?到底哪些人参与了?仅仅用一个滥用职权罪来问责个别人是不够的。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广为传播的图片里,涉案民警疑似用脚踩着农妇的头发te>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广为传播的图片里,涉案民警疑似用脚踩着农妇的头发te>

    更有蹊跷:多地警察都在忙着为农民工讨薪的情况下,当事民警作为逆潮流

    新华社、《大河报》等几家媒体的报道里都透露了一个细节,报警的是工地保安,而民警来之后非常粗暴。

    这件事情放在12月尤为奇怪。因为,纵观各地最近对“警察+农民工讨薪”的报道,几乎都是这样的标题:《贵州习水警方助民工讨薪135万元》《西安8部门为农民工讨薪13家企业负责人被追刑责》《临河公安局为农民工讨薪1000余万》……为了熄灭群体性事件的火焰,一般而言,公安机关对待农民工集体讨薪都会采取很谨慎的态度。在今年秋天,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到,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会同公安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人民银行、高法院、全国总工会负责保障农民工工资报酬权益。到了年末这个敏感的时刻,多地公安机关都在帮着农民工讨薪。

    而公安机关这么做不仅有行政文件可查,还有刑法可依。11年的《刑法修正案(八)》里专门新增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欠薪数额较大的当事人可能会被定罪。根据最高法去年1月发布的司法解释,拒不支付十名以上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且数额累计在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的是数额较大。在本事件中,十多农民工被拖欠了八万多(据这些农民工的家乡媒体《大河报》报道)。所以,民警正确的处理方式是立案调查“恶意欠薪”,绝不是站在楼盘这一边。

    那么,究竟为何如此蹊跷呢?是可以追索的。这就得讲到楼盘的开发商和建筑商了。

    大有来头的开发商和建筑商也该负责,而不是躲在事件背后

    普遍性:开发商很“缺钱”,所以导致层层欠薪

    表面上,欠周秀云他们钱的是一个包工头,不过欠着包工头钱的又是建筑商和开发商。

    建筑商在这个工程上“没钱”。如下图,建筑商官网的消息是,11月的成本分析会上“财务管理中心通报了龙瑞苑项目成本情况及备用金和应付账款为负数的情况……”

山西:女民工讨薪遭民警踩头殴打致死 谁该负责? 2014-12-31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开发商“没钱”。查询开发商山西茂祥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山西)”上的信息,显示出2013年的利润为负,负债总额是4亿多。可这样一个企业要开发的楼盘却很庞大——“位于太原市龙城大街西端,项目占地90亩,拟规划总建筑面积30.35万平米。预计总投资13.53亿元,总收入16.11亿元,利润2.58亿元,投资利润率19.1%。”

    房地产开发商和建筑商缺钱或者拖欠工资很常见,开发商往往拿地之后赶紧上马建设,工程被层层分包,资金是级级垫付,建筑工人作为“食物链”的最低端,被动无比,很难有什么话语权,而包工头则成为夹心饼干。前几日,由多所高校“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计划”、公益组织北京行在人间文化发展中心联合发布的《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显示,在拖欠建筑工人工资环节中,劳务分包企业与开发商分列前两名。相对而言,“欠薪包工头”所占比例仅为13.8%。不过,这么多房地产企业拖欠工资被讨薪,让派出所民警百般维护的情况现今却并不多见。

    特殊性:事发楼盘是个大名鼎鼎的重点工程,本身受尽照顾,被尊为其它企业学习榜样

    事发地叫“龙瑞苑”,倘若弄清楚了这个楼盘的重要性,涉事的太原市小店区龙城路派出所民警们的行为逻辑也许就不难理解了。那么,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工程呢?

    首先,它是山西省的2014年全省重点工程名单中的一项,和“新建山西省儿童医院项目”等工程属于同一级别。它的开发商上级公司山西国瑞房地产公司,今年3月发布的一篇名为《小店区人大代表团考察龙瑞苑项目》的新闻稿里这么说,“该项目是按照山西经贸集团的战略部署,为打造省会城市企业文化名片,结合太原市‘南移西进、扩容提质’的发展战略和龙城大街的地理区位优势,开发建设的太原市地标性建筑群。”而所在地小店区对此也是相当重视,“小店区人大代表们充分肯定了龙瑞苑项目各项工作取得的成绩和对小店区未来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并表示将对龙瑞苑项目的建设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也容易明白为何小店区龙城派出所的民警们对此项目会这么重视和逆潮流了。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事发楼盘是山西重点工程te>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事发楼盘是山西重点工程te>

    其次,重点工程当然有重点工程的荣誉和门脸。它的建筑商山西四建广业公司的官网,提及该工程是“山西省绿色施工的示范、带头项目”,更是大家学习的对象——太原市质监站统一安排所辖建设、施工、监理单位来观摩交流,要求“今后所有工程都要以龙瑞苑项目部的质量控制和现场文明施工为标准。”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楼盘是重点工程,被观摩学习的对象te>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楼盘是重点工程,被观摩学习的对象te>

    如此矛盾,根源在于开发商和建筑商实际上都是背景强硬的“国字号”

    开发商山西茂祥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一个2012年才注册的公司,涉案楼盘是第一个项目。可别小看,它在工商信息中的注册所在地是“太原市小店区平阳路101号国瑞大厦106室”。这个地点大有来头,正是山西省国资委的所在地。而这家新公司的母公司国瑞房地产正是2005年为了修这个国瑞大厦才成立的。可见背景之硬。这家公司没钱也很正常,资产是拿到的地,可地还在开发中,甚至还处于扎钢筋的阶段。况且母公司本身“最初是为了建设省国资委办公大楼国瑞大厦和住宅楼国瑞苑‘专门组建’的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又谈何专业操作呢?当背景硬又“没钱”的企业第一次开发一个总投资十多个亿元的大项目,会出现什么情况?拖欠不意外,蛮横也不偶然。

3年多前的国瑞公司低价为领导干部售房事件后来就没有下文,本次事发楼盘正是该房地产公司的子公司

    3年多前的国瑞公司低价为领导干部售房事件后来就没有下文,本次事发楼盘正是该房地产公司的子公司

    而建筑商广业公司的母公司也是山西一家知名国企,山西四建集团。这一“强强联合”的项目,在当地自然羽翼丰满,备受庇护。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工地主入口,离楼盘建成还很远te>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工地主入口,离楼盘建成还很远te>

    需要追问下去的是,涉事民警被批捕了,开发商、建筑商呢?

    对于生命的无辜陨落,是时候该抓典型,给说法了

    前述的《当代建筑业欠薪机制与劳资冲突调研报告》中提到一个现象,尽管在2011年的刑法中规定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但是迄今所有被判刑的都是包工头,更上游的大鱼们依然逍遥于外。这是极不正常的。

    似乎开发商和建筑商们特别容易玩“躲猫猫”,把责任全部都分散出去。一旦遭遇到背景强硬的国字号开发商、建筑商,更是微妙。今年3月,农民工赵智明,为了讨回自己八千元的工钱,竟然遭到欠薪单位员工的砍杀而丧命。这个欠薪单位就是著名的中铁。对此,新华社的稿件中是这么说的,“一些施工企业采取暴力手段应对农民工讨薪,不时酿成血案。当地政府不愿得罪这些重点工程的施工单位,以至于欠薪企业颇为牛气,而讨薪农民工成了牺牲品。”前述报告还是有这样的总结:9.5%的讨薪案例中,工人或其代表遭受到拘留、判刑;更有30.1%的讨薪案例,讨薪工人遭受到工地方涉黑报复,而涉黑工地无一遭受到惩罚,也没有任何一个打人者被通缉,甚至一些工地还出现官黑勾结打压工人正当维权的恶性事件。

    是时候该抓抓典型,要个说法了。

    就这个全国轰动的案件而言,背景很硬的开发商和建筑商究竟在民警对农妇的“暴力执法”中起着什么作用,有什么责任,当然应该说清楚。“缺钱”的开发商如何拿到地,又到底欠了多少薪水也必须说清楚。甚至山西国资委在其中的责任,也得弄明白。否则,无法对生命有任何的交代;否则,难保此类事件不会愈演愈烈。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周秀云已去,家人悲恸te>

te style="font-style: normal;" >周秀云已去,家人悲恸te>

    周秀云是一个男人的妻子,两个孩子的母亲。当一个鲜活的生命以这样一种没有尊严的方式陨落时,一个说法无法抹平伤口,但可以慰藉她的家人,以及有着同样命运的许许多多农民工的心灵。所以,到底周秀云是怎么死的?到底涉案民警涉嫌什么犯罪?到底龙瑞苑的开发商和建筑商该负什么责任?需要一个实实在在的说法。中华网论坛 专用组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