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一篇值得深思的文章,提出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2015-03-27 16:56:36|  分类: 劳动者之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评:一篇值得深思的文章,提出的是一个沉重的话题。
——这里有很多矛盾、纠结和悖论。有这样一个让人迷糊的逻辑:如果我们的生活比过去好了,如果我们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么我们就要感谢改革开放,就要感谢外商投资,就要感谢资本家。



——《漫长的革命》中威廉斯为什么用“共同体”这个概念。社会是一个共同体,当这个社会积累财富的时候,绝对不是哪一个人和哪一个群体的贡献,是参与其中的所有人的共同努力。社会中的人与人本来就是相互合作和相互依存的关系。




——资本主义最成功的思想战略是:让个人奋斗深入民心。在东莞、在打工的世界里,打工者是非常孤独和孤单的。虽然打工者人数众多,但是,工厂、宿舍、打工者居住区,全都是“陌生人组成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生存,只能遵循“丛林法则”。只要这样的文化状态持续下去,资本的逻辑就会一如既往地所向披靡。去宣扬个体在这样的法则下的个性和坚持,表面上显得很“人性”,其实很残忍。




——资本主义最成功的心理战略是:让每个人都相信可能性;就是说: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即使别人都失败了我也可能成功。这一心理战略就如同毒品一样,的确可以让人即刻兴奋起来,但是,长久下去,让人的整个机体失去生命力,并最终丧失灵魂。


——让我体会最深的是对“付小费”这种文化现象的感受,在餐厅、宾馆、商场,顾客和服务生的关系就是“小费”关系,我感觉在这样的关系下,消费者和服务生的人格都受到极大的侮辱,但是,所有人都司空见惯。



《打工女孩》的本意:告诉美国人不必为中国工人感到愧疚
时间:2015-3-25 9:56:00 来源:尖椒部落 作者:吕途 浏览: 48

    2015年03月27日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查看本书的详细目录和介绍请点击这里

    读了《打工女孩》。在读的过程中一直在想作者想表达什么思想。作者的调查是深入的,态度是认真的,记录是真实的。可以探求作者用意的是那些渗透在字里行间的描述方式和评论。而真正让我了解作者思想的是作者那段在TED大会上的视频。从她的演讲中,我了解了她的本意:美国和世界的iPhone用户,不用觉得内疚,没有美国人对商品的追求,就不会给中国打工者逃出农村进而在城市打拼的机会。无论这些打工者的生活工作境遇多么悲惨,都要感谢我们这些被消费主义驱使的美国人和追求利润的资本家。

    这里有很多矛盾、纠结和悖论。有这样一个让人迷糊的逻辑:如果我们的生活比过去好了,如果我们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那么我们就要感谢改革开放,就要感谢外商投资,就要感谢资本家。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理解了《漫长的革命》中威廉斯为什么用“共同体”这个概念。社会是一个共同体,当这个社会积累财富的时候,绝对不是哪一个人和哪一个群体的贡献,是参与其中的所有人的共同努力。社会中的人与人本来就是相互合作和相互依存的关系。

    但是,当少数人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的时候,就不会把人作为社会发展和财富增长的目的,而且会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去分裂人与人的关系,贬低人的价值。当人的价值,特别是普通劳动者的价值被贬低了以后,资本家就成了养活工人的大恩人。

    那么如何判断今天的改革开放?估计不能简单地用好和不好来判断。我们不能因为改革开放给经济焕发了活力就不去批判资本对劳动的剥削;我们不能因为改革开放给社会带来了稍多的自由空间就不去批评官商勾结、丧失商业道德和职业道德给社会和人民造成的巨大损失和伤害。

    其实,改革开放30后的今天,我们真该总结一下,我们的日子到底哪里好了,哪里糟了;我们真该反思一下,哪些人获得了无边的自由,哪些人却无法拥有最起码的权利。

    资本主义最成功的思想战略是:让个人奋斗深入民心。在东莞、在打工的世界里,打工者是非常孤独和孤单的。虽然打工者人数众多,但是,工厂、宿舍、打工者居住区,全都是“陌生人组成的世界”。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生存,只能遵循“丛林法则”。只要这样的文化状态持续下去,资本的逻辑就会一如既往地所向披靡。去宣扬个体在这样的法则下的个性和坚持,表面上显得很“人性”,其实很残忍。

    资本主义最成功的心理战略是:让每个人都相信可能性;就是说:我可能和别人不一样,即使别人都失败了我也可能成功。这一心理战略就如同毒品一样,的确可以让人即刻兴奋起来,但是,长久下去,让人的整个机体失去生命力,并最终丧失灵魂。

    这样去判断,我心中也有遗憾,其实我认同可能性,每个人都是一种可能性,但是,当资本的逻辑利用这一点的时候,它调动的是一个人急功近利、个人主义、言行不一这些东西。资本的逻辑动用所有的手段就是让人们忘记人的尊严,让人们忘记人与人之间是可以达到共赢的。我们不得不承认,资本的逻辑到现在为止总是节节胜利的。

    我不反对iPhone,但是我反对iPhone的利润分配体系,我反对iphone为了赢利而不断制造消费欲望,我反对iphone不顾工厂工人的健康而追求利润的工厂制度和社会制度。

    新生代打工者的确主动选择在城市工作和生活,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是资本家的恩赐。首先,资本家如果不需要劳动力,那么才不会给工人任何恩赐;其次,国家和政府有责任、有义务满足全体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需要,国家和人民的共同体应该共同去为每一个人和全体人民着想。

    由于我们惧怕了没有自由,所以我们就不顾一切地拥抱自由,而失去了对什么是真正的自由的判断力。因为对中国现状的不满,所以我们中国人,从大学生到打工者都在做美国梦。这样的毒害是:我们不是立足现实,而只是追逐蜃楼。

    我对美国只有粗浅的了解,2011年7月我在美国纽约工作了一个多星期,探访了社区机构、劳工团体和打工者个人。美国工人的恶劣现状让我瞠目结舌。这里就不详谈了。

    但是,让我体会最深的是对“付小费”这种文化现象的感受,在餐厅、宾馆、商场,顾客和服务生的关系就是“小费”关系,我感觉在这样的关系下,消费者和服务生的人格都受到极大的侮辱,但是,所有人都司空见惯。


    这就是资本的逻辑的成功,让我们每个人都去侮辱别人,然后不以为然。我很高兴,美国的“小费”文化还没有传到中国。不要让服务的关系完全降低到金钱的关系,不要让人生活的目标完全降低到只为了挣钱。



    张彤禾:很多人以为中国打工者像奴隶

    2013年04月11日16:55

     
    2008年,张彤禾的第一本著作《打工女孩》面市后,引起巨大反响,也改变了很多人对新一代打工群体的偏见,该书曾被评为“《时代周刊》、《华尔街日报》年度十大好书” 。近日,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了该书中文版,让中国打工女孩的面貌得以呈现在国内读者面。2013年4月8日,在搜狐演播厅里,张彤禾接受了“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的独家专访,分享了她与《打工女孩》创作背后的故事,就当代中国的人口流动现象和打工女孩生存现状等话题,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访谈实录:

      主持人:字里行间有内容,搜狐读书有观点。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天的搜狐读书字里行间会客厅。最近有一本关于《打工女孩》的书在各大书店非常风靡,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位华裔女作家,她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在中国整整生活了十个年头,今天非常容幸请到这本书的作者张彤禾女士,和咱们一起聊一聊她和《打工女孩》的故事,张老师您好,跟我们网友打一个招呼。

      张彤禾:您好,大家好。

        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是和一个人失去联系

      主持人:首先恭喜您,这本书历经了五个年头后终于跟中国的读者见面了,相对于08年那个版本这次的中文版有没有变动呢?

      张彤禾:主要没有,后面的这本书出了之后中国的经济有了一些改变,打工族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所以这个书的后面有一段对话,我讨论了这几年打工族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变化。

      主持人:我看这本书的时候,有一个细节,您描绘的时候非常的具体,包括打工女孩她们的外貌,还有具体的场景,但是没有一张图片,我相信您在跟他们接触的时候会有很多机会拍照,这个是有意为之的吗?

      张彤禾:我觉得我是作家,我应该用字来形容这些故事就够了。可能我是比较传统,比较保守,我就觉得写书,就是应该用字来形容这个世界,不用照片,不用别的方式。这是很落后的观点,但是我还是这样子。

      主持人:但是传达得很好,有很多想象的空间。

      张彤禾:希望是这样子。

      主持人:《打工女孩》最开始有一句话我印象很深刻。你说世界上最容易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另一个人失去联系,这是您采访东莞女孩时候的一个切身体会?

      张彤禾:是的,其实这也是我自己的经验,因为我在写书一开始的时候第一次去东莞,我去见两个女孩,她们来东莞只有两个多礼拜,我觉得这很好。就可以这一年跟她们在一起,看她们每个月生活有什么变化,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故事。后来我们就说过了两个礼拜在同样的地方,我在东莞一个广场跟她们认识的,她们就说好,过两个礼拜我们在这里跟你见面。过了两个礼拜我从北京特别从东莞见她们,在那个广场等了差不多三个小时,然后她们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她们可能跳到另外一个厂,或是今天要加班,或是不愿意跟我再见面,不知道怎么样,就失去了联系。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发现在东莞这个地方,这样的事是很普遍的。不是说交了一个朋友,认识一个人,就跟这个人有一些感情,但是之后完全又失去了联系,这是在东莞这个城市最典型的经验。

      主持人:从这本书出版08年到现在又有五年过去了,当时采访的一些人,比如书里面的角色,像吕清敏、伍春明这些人还保持联系吗?

      张彤禾:常常保持联系,上个礼拜还跟他们俩联系了,春明还在东莞,还在生活,还在发展。清敏她生活里有很多变化,回家结婚了,跟她老公回家了又出来了,现在在东莞附近的贵州工作,她们俩都很好。

      主持人:生活状态是越来越好的?

      张彤禾:可以说清敏状态越来越好,这本书结束了之后她结的婚,生了两个孩子,有一段时间在她老公的家乡生活,就是孩子小的时候。现在他们在一个厂工作,然后她找到很好的工作,每个月差不多赚四千块,挺好的。她年纪还很小,这样的工作很好。

      春明她在生活中有上上下下的,现在已经39岁了,还没有结婚,还是一个人工作,所以她也一直努力吧,但是也在自己过自己的生活。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第1页: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是和一个人失去联系 
     第2页:打工不再为了生存 
     第3页:传统规范与现代世界的激烈碰撞 
     第4页:中国式迁徙:规模大、速度快、被世界盯牢 
     第5页:很多人以为中国打工者像奴隶 
     第6页:打工女孩最痛苦的是孤独感 
     第7页:勇敢背后是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