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赞泰山王强老师(两则)  

2016-03-02 21:32:45|  分类: 田园牧野群诗歌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赞泰山王强老师(两则)

赞王强老师(两则)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登山呼台


山呼台上强哥吼,
好汉坡前猛客走;
鬼峪风魔忙遁迹,
牛心励胆少侠游。

牛心,天烛峰的原名是牛心石,是胡建学改成现在的名字,改的不错。



赞王强老师(两则)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腊月初七王强老师等
攀登天烛奥区
棺材峡窟窿洞


响水河床踏地宫,
棺材峡底搏蛮藤,
二郎双臂辟仙洞,
穿越直追魔涧风。





————————————————————————————————
附录


泰山驴友春风老师:小记棺材峡、窟窿洞、风魔涧探路之行

2016元1月2日,新年第二天,26位朋友相约同行,走扫帚峪,经仙鹤湾,过好汉坡,爬龙脊,登山呼台,下响水河,攀棺材峡,过窟窿洞,下风魔涧,部分朋友赏冰瀑,顺利完成窟窿洞探路之行,朋友中,有年过七旬老友蓝妈妈,有第一次驴行的淡然和笑笑,非猫腿老兄前方开路,青山和农大的朋友保驾护航,朋友们相互帮助,克服冬季石头冰滑和攀爬之险,完成了这次小险刺激之探路之行。
我的驴行是从随e545开始的,有幸结识比较有名的泰山驴行引领者帽檐老兄,也初步见识了泰山驴行线路的宽广与博大,后建立驴行群,逐步摸索,愈走愈觉得我们泰山的奥秘之多,线路之广,泰山的徜徉,大的线条在诸多驴行老朋友的努力之下,已渐渐明朗,但许多的细节,是在后来的驴行者们不断扩展而成的,上周闻听帽檐老兄几人攀爬棺材峪,随产生探寻之意,决定本周去探探路。泰山悠悠是我的师弟,原来只知和我一样爱登山,今天搜寻博客,才知道,原来我的这位小弟走的比我光的多,下面引用他15年12月12的博客,对棺材峡,稍作注解:“ 泰山附近流传着许多的民间传说,并不见于一些史志或地方记载,由于老辈人的逐渐离去,许多传说也渐渐失传,变得越来越不为人知。下面这个传说第一次从朋友处听来:“泰山中有一大棺材峪,一小棺材峪,二峪之间为棺材山,大棺材峪顶上有一窟窿洞,峪途很是艰险,几乎没有穿越过的,谁要是经过大棺材峪,穿过窟窿洞,圣仙就会保佑其有再生之命,甚是灵验。在岱史、泰山道里记、泰山志对棺材山窟窿洞都没有记载,但民间相传甚盛!”我们没有什么圣仙之类的想法,到是当朋友们克服困难,一路攀爬,终于到达峡谷顶端,突见奇妙的窟窿洞的时候,那种喜悦之情,是难以言表的。
在以往的行走中,我边走边问边学,原来只知响水河,棺材峡,没听说过,其实泰山的许多地方的称谓算是五花八门,即便是从管委制作的说明也是自相矛盾的,如笔架山,在天烛峰景区导引图中,标示的是小泰山,而在图中的观景台上,又把小泰山与天工开物成为一体,现在想来,我觉得棺材峡、响水河其实是相通的,称其为一,亦可吧。不管如何称谓,在棺材峡,棺材山附近,名处甚多,如小泰山、笔架山、窟窿洞、棺材山、风魔涧等等,足可以让朋友们不停涉足,去探寻。棺材峡,高1100余米,下部3分之2,是石河,由巨石和碎石堆积而成,上部荆棘遍布,整个山谷是下宽上窄,倒也符合棺材峡之名。坡的陡度也是下小上大,越接近顶峰,坡度越大,几近沟顶时,几乎接近90度了,你想,从一二百米,在几公里的沟内,突升至1200米,不可能不陡的。峡谷的下半部,基本是石上攀爬,深冬季节,积雪尚未完全融化,攀爬中及其冰滑,行走几十米,左手边是通往小泰山的小道,过小泰山,沿着山脊而行,最终到笔架山。沿棺材山继续前行,见冰瀑而下,左方是不明显的切向笔架山峰的崎岖道路,14年底我们从从此走过,那是也是摸路,本想去小泰山,结果误打误撞,到了1200米的笔架山,算是意外收获吧,我也曾以《未果亦是果》为题,志之。我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山谷的顶端,只有右方上行,冰瀑的右侧,突然增高,道路已不甚明显,探路的腿哥他们已经到达沟顶,我们大部队与先头部队失去了连接,只有摸索而行。从此而上,由石上行,变为藤木间攀爬,小道愈来愈陡峭,与其说是小道,不如说的大家开辟出的路子,可见,小泰山、笔架山,多有人至,而再往上,至者甚少!26人的队伍齐闯棺材峡,当属首例吧?应感谢这些藤木的出现,成为我们攀登的依托,使得我们的行走多了些安全,否则,如此陡峭之地,我们大部队,很难攀的上去,沿着S线,攀升攀升,约30分钟,在左右百丈悬崖之间,正前方矗立的约几十米的巨石屏障之间,一道弯曲的白色线条映入眼帘,我以为是第二道冰瀑,但随着预先到达的朋友们的欢呼,方知窟窿洞到了,极尽攀登至能事的朋友们,终于如愿找到了棺材山的窟窿洞。在巨石之间竖立而狭长洞,分为三截,上洞的底部是由几块巨石相互依靠接力而成,中间一洞最大,高数米,下为巨石,朋友们可以爬上去,通过,下还有一小洞,只能容一人可过,如此洞天,在我的爬山历程中,算是初次见识了。我和几位朋友为了好玩,从最下面的小洞里,侧身爬过。摄影师几下了那些精彩的瞬间。除最上面的洞我们无法上去外,下面的两洞,都有朋友通过了。直至昨日,我们算对小泰山、笔架山、窟窿洞或者说棺材峡全程有了全部的概念,当我们行走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摒弃了远近的概念,我们早已是在享受过程,享受探索、享受团队,享受相互的间的鼓励与关心,享受征服的快意!为了这次探路之行,我曾做过功课的,从网络上查询过,记述甚少,和几个老友如狐哥、飞扬、老云寨等都了解过,都不甚详尽,但我知道这条道,险但不危,我们抱定的想法就是能走就走,不能走就回!当然,山中行走,快乐与危险并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无他,只有加倍的小心,相互间的不断提醒与帮助,定会顺利而行。过窟窿洞,豁然开朗,风魔涧、岱顶、奶奶庙等去山顶之路或山顶风光已在眼前,到此,想不仙都难了,我们也算是神兵天将了!艰难下行数十米,至风魔涧,腐败午餐,沿涧下行,达六角亭,部分朋友随出,部分朋友观冰瀑,我和朵朵坐等后面的朋友,同最后一批,一同返回。至晚,知朋友都回家,心安。
昨日,飞扬他们走风魔涧,肝化泉,老云寨,黄岘岭~红石沟~经石峪,非常顺利,可喜可贺!风魔涧往上的路,我还没有走过,不久的将来,我会和朋友们一块走走的。一定!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