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国民党军统战俘始终抗拒改造,毛主席竟然如此决定! 作者:往事越千年  

2017-01-17 20:55:55|  分类: 国共内战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民党军统战俘始终抗拒改造,毛主席竟然如此决定!

作者:往事越千年微信 发布时间:2017-01-17 19:22:5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资料图:1959年12月4日,首批获得特赦的国民党高级将领。左起:卢浚泉、周振强、杨伯涛、郑庭笈、王耀武、杜聿明、宋希濂、邱行湘、陈长捷、曾扩情

  我党对国民党战俘实行宽大政策,特别是对待国民党高级战俘采取了优待的政策,在生活起居上,都会对高级战俘提供较好地待遇。

  例如对待在淮海战役被俘的徐州“剿总”杜聿明。杜聿明被俘后,被列为头等战犯,在思想上对解放军有很大的抵触。此时他疾病缠身,人民解放军提供了最好的医疗条件积极治疗,杜聿明的身体得到很大的好转。在充分感受到共产党真诚博大的胸怀后,杜聿明彻底放下了思想包袱,提供了大量有关国民党的重要材料,为解放全中国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解放战争中,大量的国民党官兵成为战俘,我党对战俘改造采取了灵活的策略,将战俘分层次进行说服教育和改造。一部分士兵思想转变后,直接混编至解放军队伍中,一部分军官由于被洗脑严重,短时间内并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解放战争结束后就被关押在全国多处战犯管理所中接受改造。

  一方面我党实行了宽大政策,另一方面战俘的确被改造的较为彻底,在确保释放后不会危害社会的前提下,自1959年起一大批国民党战俘被陆续特赦,包括杜聿明、王耀武、宋希濂等头等战犯,被安排在政协做文史方面的工作,写回忆录等。

  但有一些国民党战俘始终冥顽不化,在改造的过程中不配合,特别是思想上仍坚持错误的路线。这批人主要是戴笠手下的情报机关被俘官兵。

  戴笠深受蒋介石信任,长期从事间谍和情报工作,被委任为国民党军统局负责人,迫害了大量的进步人士和共产党员。从另外角度看,戴笠本人是一个搞情报工作的天才,从无到有建设了抗日时期中国最大的情报机关,对抗日战争胜利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值得指出的是,戴笠一直到死都不是国民党员。蒋介石曾主动介绍他加入国民党,但被戴笠拒绝了,他说他甘心跟随蒋,做一个无名学生,不在乎虚名伪利,一席话让蒋非常感动,更加器重他。后因飞机失事死亡,蒋介石痛心不已,称戴雨农不死,国民党不会退到台湾。

  戴笠这样一个人,平时对下属特工进行残酷的训练和彻底的洗脑,绝对不允许出现投降的行为。因此被关押在战俘管理所的戴笠下属,仍然一根筋的执行着戴笠的命令,采取了不配合改造的行为,让战俘管理所工作人员很头痛,所以这部分人始终没有得到特赦。

  有人将这批抗拒改造的战俘情况汇报给主席,主席沉思后非常宽容的说了一句话,关了他们二十多年了,即使他们现在不接受党的政策,但他们出去了能干什么?我们的江山坐了这么久了,都是中国人,不要过分担心,大家都老了,让他们出去吧。

  战俘管理所工作人员没有想到毛主席对国民党战俘能够如此宽容,连连感叹毛主席伟大宽容。  

  没有人不渴望自由,听到“全部释放”的命令后,这些人欣喜若狂,甚至喊出了“共产党万岁”的口号。我党对待战俘宽容的方针,令他们非常感动和钦佩,一些偏见随即消失,纷纷表示出去以后要利用余生好好生活。在走出战犯管理所大门前,战俘要将自己的改造日记和工作日记全部上交,任何资料不允许带出去。

  于是,最后一批国民党战俘被释放,工作人员给他们体检,发放生活必需品,甚至还安排工作,从战俘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公民,开始了新的生活。曾有媒体报道,当时中央还给出令人瞠目的政策,被释放的国民党战俘可以去香港,去台湾,政府提供路费,去了愿意回来的,也欢迎回来。

  其中有十个人提出去台湾,但尴尬的是台当局以他们是间谍为由拒绝他们入台,只能驻留香港,其中一人因为极度失望自杀身亡,其他人有去往美国的,有回到大陆的,也有留在香港定居的。

  这样的结局让很多当初顽固的特务战俘低下了昂着二十年的头,感叹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给他们出路。

  国民党战犯被特赦后怎么安排?周恩来想出了一个天才的办法

  1959年,在毛泽东的倡议下,新中国以纪念国庆10周年的名义,对一批“确实改恶从善的战犯及一般正在服刑的刑事罪犯”进行了特赦。

  当年12月4日,原国民党高级将领杜聿明、王耀武、曾扩情、宋希濂、陈长捷、杨伯涛、郑庭笈、邱行湘、周振强、卢浚泉等人拿到了盼望已久的“特赦证”,成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资料扩展:1959年新中国颁布第一个特赦令 释放反革命罪犯12000名】

  12月11日,周恩来、陈毅在中南海西花园接见了这10名获释战犯。这10名获释战犯大部分都是黄埔军校毕业生,而周恩来曾做过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与他们有师生之谊。杜聿明、曾扩情、宋希濂、周振强、王耀武当年都亲聆过周恩来的教诲。周恩来与他们追忆黄埔军校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令他们感动不已。

  在谈话时,周恩来问:“你们下一步的志向是什么?”

  这个问题,让这些身经百战、叱咤风云的将军们楞了一下。仅仅在一周前,他们还在北京功德林战犯管理所进行劳动改造。如今,他们就要面对人生中的又一选择了。当然,经过10年改造,他们此时此刻最大的心愿,就是解甲归田,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

  杜聿明带过机械化部队,他的动手能力极强,会做木工活,会修理卡车,所以他表示要做一名木工。邱行湘才52岁,在这批国军将领中算是较为年轻的,他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力气大,能当一名搬运工。而杨伯涛是农民出身,他说要回家种田。

  听了杜聿明等人的话,周恩来微笑着说:“你们的志向很好,但别忘了你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有义务和责任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以示后人,历史有正面和背面,它不光为胜利者拥有,没有背面也就没有正面。”

  杜聿明对周恩来的话感到摸不着头脑。周恩来继续说下去,原来,他打算在全国和各省市政协机关设立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杜聿明等人以文史专员的身份,进入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作家黄济人认为,周恩来对待国民党战犯的“宽厚”显示出一个政治家的智慧,他发明的“文史专员”职位,不仅让本毫无生存尊严的“战犯”们能够体面生活,而且将战犯的社会价值发挥到极致。

  果然,1961年旧历春节,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徐冰宣布了任命书,任命溥仪、杜聿明、宋希濂、王耀武、周振强、郑庭笈、杨伯涛7人,为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正式参加国家机构的工作。他们每月工资100元,困难时期四口之家能够维持,专员有分配的公房,并和高干享受同等保健。

  邱行湘等人则为地方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专员。

  此后,随着战犯的分批特赦,文史专员也逐批增加,溥杰、范汉杰、罗历戎、李以劻、董益三、沈醉、李佩青、廖耀湘、杜建时、康泽、方靖、黄维、文强、赵子立等人先后成为全国政协文史专员。

  杜聿明等人都是某些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他们很快据进入文史专员的角色。三个月后,杜聿明就写出了洋洋洒洒的2万多字的《蒋介石解决龙云的经过》。在江苏省政协文史办公室上班的邱行湘也挥笔而就《洛阳战役蒋军就歼实》。而溥仪则在60年代初出版了《我的前半生》,这本书问世半个世纪以来,印刷21次,累计印数186.3万余册。沈醉所著《军统内幕》,一经面世即引起热烈的社会反响,成为家喻户晓的畅销读物。

  不可否认,这些文史专员所撰写或审订的稿件,揭示、澄清和订正了大量重要史实,一些被长期尘封的历史真相因为他们才得以重见天日,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就如著名历史学家胡绳所言:“他们所叙述的往往是旁人不可能知道的细节。有些资料可以视为某一领域有代表性的典型材料。”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