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美国中央情报局血污的手和苏哈托政权  

2017-02-13 22:40:27|  分类: 世界历史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中央情报局血污的手和苏哈托政权

 美国中央情报局血污的手和苏哈托政权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2010-09-22 08:5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创造价值
    回顾历史 展望未来
                                                                     和平

      历史长河无论谁驾叉多久,即使篡改了历史,但终有一天会恢复历史原来面目。九卅事件已过四十五周年,那是惊天动地的一天,整个印度尼西亚仅几个小时就完全改颜换貌,变天了,阴霾密布狂风暴雨海啸般向每个人袭来。草菅人命像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印尼时期那样人心惶惶不可终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忧心忡忡互相询问,以后就传说印共政变不遂已被镇压,还传言说苏加诺总统有牵涉九卅事变等纷纭,接下来就有当时印尼华人所经历的极端反共反华的空前大暴乱。

     美国中央情报局血污的手和苏哈托政权

     苏哈多顺水推舟,然后来个火烧连环船赶尽杀绝,让对手全军覆没,他当了渔翁尽收渔利。好厉害的幕后杀手,他不愧是操纵一场娃佯人戏(WAYANG)的胜利者,更以他最重要最出色的一环角色,那就是成功地上演了‘鳄鱼洞’借刀杀人的戏剧,狂暴激起印尼极端分子的怒发冲冠。在苏哈多军人发动带领下,印尼发生了比杀人不眨眼的日本法西斯更可怕的政治大扫荡。

     “连根铲除印共!”这一声令下已是不可收拾,蠢蠢欲动的反共反华分子,等不及这句话的下达已经向可怜的印尼人民、华人,作出引为自豪的烧杀抢奸来向新秩序伟大新首领报功。他洋洋得意跨上了拯救印尼国家有功,胜利地被奉为国家之首的平台。为了使他能得到全印尼人民的“支持”和从法律上得到全世界的公认,便机智地找到一个“换狸猫”的策略,人不知鬼不觉地把苏加诺总统被夹持下签订的“三月十一号命令书”换为名副其实的操纵令旗,把整个军权掌握在手,顺利地登上宝座,把被换的狸猫宝令当作发号施令第一把手的有力盾牌。

      每年的九月三十日,我们还可以从电视节目中,看到娃佯的主谋所编制的认为天衣无缝的九卅事件的影片,通过这影片来教育印尼人民,向印尼人民宣传鳄鱼洞妇女会的淫奸和对将军们的挖眼割掉荫胫等卑鄙行为,编造和叙述九卅事件让人咬牙切齿强烈煽动性的故事,以此种不符事实的政治教育来疑惑印尼人民。篡改学生课本,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写下了苏哈多“英雄护国”的一页,刻下了印共欲夺取政权被人臭骂的篇章。

      “护国英雄”以鳄鱼洞同样的手段成功地制造了西加种族事件,当时军人捉了几位达雅族村长把他们杀了,挖眼割断荫胫然后吊到树上,便向达雅人宣传说这是华人干的,你们要向他们报复,接下来便发生了发红碗和抄杀华人的事件。据不完全统计,西加华人两万多人死在刀枪下,几万人被集中在难民所,他们流离失所失去亲人家园财产。从这里可以证明“护国英雄”借刀杀人这角色做得特别成功。

    1998年5 月13日,暴乱政治黑手为了他们的政治目的,再次向华人挑起反华排华的残暴行动,接着是大学生们举起民主改革的斗争旗帜,与印尼社会人士联手进行翻天覆地的政治斗争。三十一年的法西斯独裁统治者一代天骄,完全意想不到那样不体面地被学生和人民群众拉下了台,众叛亲离。

     人民经过一场浩劫,历尽风云,终于擦亮了眼睛,究竟是谁做贼喊捉贼?又是谁高喊维护祖国完整保护苏加诺总统,却软禁折磨真正卫国尽忠的建国英雄致死?谁把我们富饶美丽的江山出卖给外国?印尼人民如何失去巴布瓦的金山和广阔的森林?谁肥了肚肠?苏哈多至死还说没贪污,“satu pesepun tidak!”多么清廉公正!大家不用找历史作证,眼见为实!

      苏哈多作恶太多了,让印尼人民和华人遭受了半世纪的苦难。死在他屠刀下的三百万人民已不再讲话伸冤,三十多年的统治使印尼倒退了几十年。怕华人受中国共产党的影响而限制华人的各种活动,包括参政、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活动,比秦始皇焚书坑孺更为残酷的手段对待印尼华人。制造种族歧视,把华人拒之于印尼门户之外,不承认华人是印尼民族的一部分,把印尼民族分成原著民与非原著民,非原著民不得享有原著民的特有权利,这是一项非常不平等的制造民族分裂政策,尤其是华人的一切文化传统必须从印尼消灭,包括语言文字、风俗习惯、姓名等。

      我们受到歧视、侮辱,在“护国英雄”统治下,印尼华人生活在冰冻禁锢时代,让子孙万代承受耻辱痛苦。我们深深感受到华族的失却感,失去多元文化发展之感、失去民族和谐的安全感、失去作为印尼民族的公民权感、失去各民族平起平坐平等之感。虽然现在我们在瓦希特总统力争华族与印尼人民各族平等之努力下,已获得不少恢复和平反,但是,我们华族还应该居安思危,印尼在苏哈多统治几十年的错宗乱法颠倒是非的教育下,已种下了匪浅的毒素,我们大家必须努力和印尼各族人民携手重建真善美!

      历史回顾是为过去种种的歪曲事实还回历史真正舞台,讨回公道,给印尼现今当权者惩前毖后,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展望未来。如今我们能享受民主自由开放的新篇章,应该感谢继任国家领导人接瓦希特总统之后,给印尼人民带来了安宁和幸福,让我们多元化民族更加团结在国家领导人苏西罗总统之下,弃异求同,殊途同归,开拓崭新崛起民主开放的新印尼,把我们的祖国印度尼西亚建设得更加雄伟富强!

 

印尼“9.30”事件的发生与经过

http://www.ehornbill.com/ehcms/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969:1965930&catid=42:2009-02-07-04-00-00&Itemid=61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东西方两大阵营形成对峙状态。美帝国主义搞强政治和军事霸权,极力争夺和划分势力范围,企图把尽可能多的国家纳入自己统治与所能驾驭的范围之内。

    1945年8月17日印尼获得独立之后,在苏加诺总统的领导之下,印尼民族遵循1955年万隆亚非会议十项原则,在保卫整个民族的独立权利,反对各种形式的帝国主义的国际舞台上起着积极和显著的作用。而苏加诺在为印尼人民争取政治、军事和文化上的完全的民族独立以及人民广泛的民主自由的斗争中,得到以艾地为首的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的大力支持,取得了成功。当时的印共是中、苏以外拥有300万党员的大党,在城乡皆有雄厚的群众基础,在国内政治方面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苏加诺在国际上跟社会主义中国和新兴独立的第三世界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在跟国内共产党也是保持良好的关系。他甚至考虑到在他去世后,把国家权力移交到共产党的手中,实现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目标。

    苏加诺的政治倾向引起了军队内部如陆军参谋长雅尼,和国防长纳苏蒂安等一些亲美右派高级将领的不满,也引起了美国的不安,他们狼狈为奸,有预谋、有计划地进行颠覆活动。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唆使与操纵下,印尼右派将领集团成立了“将领委员会”,他们在1965年9月21日的一次会议上还秘密组成新的内阁,他们策划1965年10月5日建军节时发动政变。

    苏加诺当时因病卧床不起,在得知这一情况后,紧急地和印共共商对策。印共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决定发动一场运动来击败“将领委员会”的政变,他们还准备成立革命委员会来取代现有的内阁,但并没有具体讨论采取什么军事行动,只是打算在军队中下层作一些争取工作,一旦发生政变,这些中下层军官便可能站在印共一边,挫败右派将领的阴谋。

    然而,就在此时,总统卫队查克拉比瓦营营长翁东中校却抢先行动了,他发动一场旨在消灭“将领委员会”、保卫苏加诺总统的兵变。

    1965年9月30日深夜,他召集了总统部队和有关部队总共有3000多人,在雅加达市郊一个叫鳄鱼洞的地方集中,他把部队分成7个袭击小组,奔向不同的目标。

    在这次突击行动中,击毙内阁部长兼陆军参谋雅尼、陆军总部将领苏普拉普托少将、哈尔约诺少将、巴尔曼少将、素托约准将和班查依丹将军共六位。国防和安全统筹部长纳苏蒂安却给他机灵通过隔壁的一条地道,溜到几步远的伊拉克大使的住宅。虽然他在翻过围墙时被发现,士兵在黑暗中向他开枪,但没有命中。

    清晨,翁东指挥的部队占领了国家广播电台和电报大楼。

    但死里逃生的纳苏蒂安却指令苏哈托组织反攻。苏哈托是战略后备部队的司令,他的部队担负的是防御马来西亚部队入侵的任务,他也是右派将领的一员。他立即命令西利旺义师的坦克和装甲部队配合一支伞兵突击队向雅加达挺进。

    10月1日下午,翁东的二支小部队经不住压力与威胁,终于投降了,空军部队也在总统训令下,为避免流血冲突也被瓦解了。首都被苏哈托、苏纳蒂安部队占领了!

    右派将领集团大造反革命舆论,指责“9.30”运动是共产党一手策划的,认为“印共要为这一谋杀事件承担责任”。他们乘机制造印尼现代史上最凶恶、最残暴的白色恐怖!

    他们唆使穆斯林学生游行示威,高喊“打倒共产党” “美国万岁!”的口号。这些暴徒袭击和焚烧印共总部,攻击印共领导人。他们部分青红皂白地大肆屠杀几十万印共产党党员、非党人士和普通男女群众,甚至不懂事的孩子和婴儿也惨遭杀害,真可谓血流成河,到处是腥风血雨。这些数以万计的尸体被抛到河流中,再飘入大海。当海潮来时,又 把尸体冲到岸边时,这些腐烂发臭的尸体堆积得像一道海堤!

    除了肆无忌惮的大屠杀,也蛮横无理的捕捉监禁几十万人,不经任何审讯的进行迫害,甚至折磨至死。

    印共总书记艾地在事变后,曾指示党的各级组织:千万不要举行拥护“9.30“运动的示威游行,声明那些是陆军内部事务,与印共毫无关系,并表示完全支持苏加诺宣布的任何解决办法。

    艾地被迫转入地下活动,但他却在意料之外,被贴身警卫中的一个陆军谍报处的特务出卖了,而遭到杀害。

    随之,右派将领集团篡夺了苏加诺总统的权力,建立了法西斯军人政权,把印尼人民推入深重苦难和黑暗历史的深渊。


    事件发生所产生的影响

    震撼国内外的“9.30”事件,不论是印尼本身,还是亚洲和东南亚的政治历史上,都是一个重大的历史事件,其影响也是即深且远的。

    1945年印尼独立后,在世界民族解放运动中像巨人般开始崛起,在亚洲新兴独立国家第三世界中享有领袖声誉的崇高地位。但“9.30”事件后,印尼局势却急转直下,代表印尼封建官僚买办阶级和各军阀利益的苏哈多右派集团却逆历史潮流而动。在国际上,它们追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帝国主义,充当它们在亚洲和东南亚的马前卒,执行反苏、反中、反社会主义和反对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的政策;在国内,它们执行极端反共、反革命、反人民与反华的政策,对共产党人与革命同情支持者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甚至连民主人士与进步力量也不放过。它们对历史是反其道而行之,使印尼进步的社会倒退了几十年。

    尽管印尼共产党拥有几百万的党员和上千万的支持者,而其对当时的苏加诺政府有很大的影响力,然而由于它在采取和平斗争一手时,没有准备武装斗争的另一手,因此在敌人疯狂的武装进攻面前,还是抵挡不住,而遭到血腥的屠杀和彻底的失败,这一惨重失败对印尼革命产生极深远的不利影响。

    我们北加里曼丹的边界跟印尼是有着毗邻的密切关系,印尼局势的变化对北加里革命武装斗争牵动影响巨大。印尼“9.30”事件对北加,首先是砂罗越人民的革命武装斗争是一个大打击,是起着极为不利与恶劣的影响。

    首先,印尼对反对马来西亚和支持北加人民革命武装斗争,转为充当帝国主义推行新殖民主义政府和镇压北加人民革命武装斗争的可恶可耻帮凶,共同“围剿”我们北加革命武装力量。这样,我们的敌人由最初的英帝国主义一个敌人;到了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我们又面对第二个敌人 – 马来亚封建官僚买办集团;到了1965年9月30日,印尼的右派反动势力成了我们北加革命第三个敌人。这样,三个敌人加起来更加强大了,我们的革命力量就显得更孤立弱小,敌强我弱的对比更加悬殊了。

    在“9.30”事件之前,我们得到印共与左派的很大和多方面诚意的援助。我们原想在印尼边区建立牢固的革命武装根据地,并以此为起点和出发点,然后循序渐进地把革命武装斗争向北加境内推进展开,但却已设下了层层的障碍与严重的困难。我们再想得到印尼的支援帮组已不可能了,我们以往在印尼境内所享有的合法斗争地位已经不再存在了,我们原来作为后方的却变成了前线。我们已经实行了二年多的战略退却方针,不得不继续下去。

    在统一战线中,正确认识与处理好敌、友、我的三者关系,对革命的兴衰存亡有着重大的影响与关系。由于我们在“9.30”后没有正确认识与谨慎处理好以上的关系,没有制定与执行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而在对敌斗争中执行“左”倾冒进的政策,结果造成还有一线希望争取的盟友,却变成了直接头号的敌人。西部最强大的第三支砂罗越人民游击队,直接战斗的对象不是伪马反动派,而面对的却是印尼右派反动军队,结果西部的这支部队被印尼敌方所消灭!而边区原本会同情支持我们的伊班民族群众,在敌人的残酷镇压下,也反过来变成敌人的耳目与帮凶,配合敌人一起来进攻与消灭我们人民武装力量。

    再说,在印尼局势发生历史性转变的紧要关头,北加革命组织的主要领导人文铭权却去了中国,而回不来北加,造成我党我军没有一个统一、团结的核心领导,不能强而有力地领导全党全军与人民跟敌人作斗争,造成恶劣的影响与严重的后果。

    一个寡民岛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如果没有借助有利的国际形势、没有国际主义的援助和没有周边邻国的理解与支持,要取得革命斗争的胜利是很难的。

 

我为什么走上政治斗争的道路

和平

( 摘自《西加風云》)

1963年高中即将毕业,我们班上的同学一半已做好回中国的准备,我也考虑回国。这时,我班有位不多说话,做事稳重的一位男同学陈福意(已牺牲),他庄重地向我提出一个我不曾思考过的问题,他说:“你出生在印尼,你想不想为建设印度尼西亚而留下来?”我说:“我想回中国,为祖国建设社会主义,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和理想。”他说:“中国是我们第二个故乡,中国人才层出不穷,人才济济,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崛起的中国,中国越来越强大。但是我们的出生地印尼,自独立至今还很穷困、弱小,非常需要我们印尼的华人,参加建设我们的祖国印度尼西亚,不一定要回国才有出息。你留下来吧!祖国和印尼人民需要你!”

我父母也赞成我回国,我多么希望回祖国建设社会主义。但是我想到我的诞生地,我的父老乡亲、我们广大的同胞血肉还生活在水生火热中,我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好像听到慈祥的声音在呼唤:“你留下吧!祖国和印尼人民需要你!”

光华轮开航的那一天,我站在坤甸码头向登上美丽堂皇的光华轮的同学挥手告别。我已下定决心,留下来参加建设印尼的行列。

从此,我开始认识印尼的政治动向,华族要参加政治活动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参加左派的进步政党。我喜欢活动,什么唱歌、学习班我都参加,十多岁年轻的我朝气蓬勃,天真活泼,在进步思想的熏陶下,我成了革命的一份子。

1965年九卅事件发生了,我们都还不知事情的严重性,我和朋友们接受邀请去山口洋看电影、看舞蹈。几天以后才感到事情不妙了军部列了一大批黑名单,其中也有我的名字。当时我不能公开露面了,在回坤的路上到处拦车,叫搭客下来一个个检查证件,我侥幸地溜走,他们检查好了我再溜上车。甚至在车上我碰见我认识而被逮捕的同志,他们被押去坤甸监禁,我心里七上八下,怕他向我一指就完蛋了,好在他没出卖我。

回到坤市我家被搜查,因为我不在家所以没抓到我。我完全回不了家,身份变成完全非法了,他们在找我。我只好被还合法的同志带到群众家里住宿,又要这家父母姐妹都好心的才能住下。这家住了又搬那家,晚上或大清早由护送的同志又偷偷地转移。

有一次我来到一位同学阿胜的家,早上四五点洗澡大便,然后关到房间里不能出来,我非常感谢胜冒着生命危险收留我,还早晚送饭,我晚上夜深人静才偷偷出来洗澡。因为他家里人很复杂,上下船的工人进出很频繁。就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住了一段时间,我的脚开始酸软无力,后来又辗转到李燕(已牺牲)家,她爸妈和一家人是大好人。我两脚因太早太晚洗澡又没见太阳,患上风湿瘫痪,不能站起来走路,只能蹲着走,叫胡老师针灸吃药,病了好长时间。

有一天我转移到淑芳(已牺牲)家,和一位华裔支部书记阿平在一起讨论问题,决定晚上就要转移。当天早晨我们刚吃了粥,淑芳和弟妹们都出去了,门反锁。突然听见门外乱敲门声,我们知道不妙,我叫阿平快点从准备好的洞里钻下去,他不钻,我没办法。门被撞开了,我们被带出客厅坐,一位华人邻组长守着我们,其他军人去屋子里搜查并从二层墙上挖出一大堆书。逮捕我们的军长看了我的居民证叫我坐下不要走,他说等下到回来接我,然后带了阿平走了。

 

他们走后我问周围看热闹的小孩儿还有军人吗?他们说全部离开了。我穿了鞋,关上门,马上离开出事地点。听他们说五分钟后他们再到回来找我。

我毫无目的地只想赶快离开出事地点,越过大马路再走小路,结果走到死胡同,赶快出来走大路,刚好碰到我认识的朋友,我没告诉她我们出事,问她这儿有自己人的家吗?她指路给我,结果我进她指的那家,见到了交通员阿顺。他们悠闲地谈笑,看到我非常惊奇说:“你怎么跑出来了?”我告诉他们阿平被捕的经过,他们睁大眼睛望着我发呆了。阿顺马上用脚踏车把我载到另一地点藏起来。

1973年姨母去监狱探望我的时候,才告诉我没抓我的真相。当时去逮捕我们的军人,是经常到我舅舅家修理汽车的常客,他跟舅舅要好,所以修理汽车都免费。我舅舅很爱惜我,他要求这军人万一刚好抓到的是我,就叫他释放我。逮捕我的时候,他从居民证中看到我的名字,他实现了诺言,还告诉我舅舅他救了我。

平被捕以后受酷刑拷打得死去活来,1979年他非常坚强地活着走出监狱了。几十年不见,2008年刚好红英也来雅加达,我们三人相约见了面,多少话儿不知从哪儿说起,回忆过去多少事儿不堪回首。几十年来我一直想不通,当时平为什么不从洞里钻出去?他回答我说:“我觉得我完全没有错,我为什么要钻洞逃走呢?应该理直气壮地跟他们走!但他们真得太残酷了。”

当时狱中有一组刽子手最凶,阿平落在他们手中受到残酷折磨,叫他承认藏枪支,逼他找枪支,根本没有的事情强加于他,当然一无所有。狱中被打死的不少,有的受不了就上吊。在政治迫害下,成了替罪羔羊。

上了黑名单的不合法的同志越来越多,藏的地点越来越少,在军人穷追不放,紧紧地逼着我们,找工作做事都不能,要高飞去外地没证件无法逃走。我们完全没有反抗能力,怎么办呢?只等着什么时候咻咻响的警车停在我们门前,双手被扣上就跟着走进鬼门关。眼看无数受害者在完全眼看无数受害者在完全没有法律的庇护下丧生、失去自由。在此种无法忍受的政治迫害下,我们被逼上梁山,只有一条活路进山打游击,虽是危险的途径,但如果有活的缘分还可以活下来。

进山打游击,必须经得起非常艰苦的考验。谁不爱自己的家,谁愿意抛弃自己最亲爱的人去挨饿受冻,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我们热爱和平,热爱我们的祖国印度尼西亚,要不我为什么留下来,不跟着同学们回中国呢? “你留下吧!祖国和印尼人民需要你!”陈福意振荡人心的话语还在我耳边回绕,但他为争取民主自由而牺牲了!

人世间的是与非,本是人所造成的。虽然是非常痛苦的经验教训,但是经一事长一智,希望经过这次自己同胞屠杀自己同胞的流血事件,不再重蹈覆辙。

不打不相识,赢来永久的和平。但愿我们的祖国印度尼西亚国泰民安,大家团结在班查西拉五项原则下,直到永远!永远!

 

和平

LAST_UPDATED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