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内蒙古的独贵龙运动  

2017-02-04 18:18:05|  分类: 星火燎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鄂尔多斯风暴-电影-高清视频在线观看-搜狐视频

内蒙古的独贵龙运动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电影:鄂尔多斯风暴1962 0 0 别名:Storm Over Ordos 上映时间:1962 地区:内地...王爷和福晋为了最后消灭革命的“独贵龙”运动,以王爷“有病”找人替王爷升天为...

国产老电影《鄂尔多斯风暴》1962【超清版】

2015年7月20日 - 国产老电影《鄂尔多斯风暴》1962【超清版】 2015-07-20 | 阅: 转: |...乌力记回到鄂尔多斯后,决心组织新的“独贵龙”。巴彦尔大叔也把乌云花从...










内蒙古的独贵龙运动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席尼喇嘛纪念塔


红色风暴独贵龙[组图]

内蒙古的独贵龙运动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圆形花名册



内蒙古的独贵龙运动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席尼喇嘛铜像

  素有塞外江南美誉的乌审旗位于鄂尔多斯市西南部,在我区最南端。乌审旗具有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和光荣的革命传统,是著名的独贵龙运动的发祥地,同时也是我区最早的革命根据地和解放区之一。3月19日,记者来到乌审旗,踏着先烈们的足迹,感受那峥嵘的岁月。

  独贵龙广场一派祥和

  3月19日16时35分,连续乘坐了6个多小时长途汽车后,记者来到鄂尔多斯市乌审旗。位于乌审旗中心地带的独贵龙广场是乌审旗人民休闲娱乐的主要场所之一。记者看到,广场上约有50多人,他们有的下棋、有的打羽毛球、有的放风筝……一片祥和的景象。据介绍,乌审旗是独贵龙运动最早的策源地之一,1810年,被压迫、被剥削的乌审旗人民奋起反抗封建制度、争取自由平等,爆发了独贵龙运动。为了纪念独贵龙运动,政府部门特意在乌审旗中心地带修建了一座与当年运动同名的休闲广场,也就是今天的独贵龙广场。

  独贵龙运动爆发

  走在独贵龙广场上,乌审旗宣传部副部长吴云向记者讲述了爆发在乌审旗的第一次独贵龙运动。1810年,乌审旗第九任扎萨克桑杰旺钦在乌审旗东部称作巴彦陶勒盖的地方建起了豪华的王府,过起了花天酒地的剥削生活。在乌审旗10多任扎萨克中,桑杰旺钦最贪婪、最凶恶,他不管人民的死活,不断地增加税课。在巴彦陶勒盖附近的牧户中,凡有女性,就必须把奶牛牵来为他挤奶,并且无偿地为他献奶食;凡有男性,就要赶来耕牛,为他种地,还要无偿地把粮食献给他。当时,许多牧户不是倾家荡产就是妻离子散。在生活不下去的情况下,以坡力杰、珠拉吉嘎、德力格尔等人为首的300多人,共同去找鄂托克旗扎萨克索诺姆热布杰根栋,上告乌审旗扎萨克桑杰旺钦的罪恶。索诺姆热布杰根栋起初不理睬坡力杰等人的上诉,一再地敷衍赛责,最后,群众围攻鄂托克旗王府,持续数月不散,索诺姆热布杰根栋被迫把群众的上诉状呈送到理藩院后,理藩院才准奏:“桑杰旺钦残害旗民,众受其难,免去扎萨克贝子爵位,由其子继承。”当时,乌审旗东部旗民潮水般地涌向桑杰旺钦府邸,抗议他残害百姓,要求减租减息;他们又前去包围盟长衙门,盟长只好下令,免除了桑杰旺钦私自征收的各种赋税。这次独贵龙运动爆发于清道光八年。

  独贵龙运动此起彼伏

  离开独贵龙广场后,为了能够更多地了解独贵龙运动,记者一行来到了乌审旗宣传部,在副部长吴云和外宣室主任吉日木图的帮助下搜集相关资料。在搜集资料时,记者注意到,国内许多媒体都对独贵龙运动有着非常高的评价,其中一家媒体这样写道:“辛亥革命期间,鄂托克旗等地的独贵龙运动仍坚持武装斗争,使封建王公不敢肆意横行,一度被迫停征牲畜赋役。辛亥革命以后,独贵龙运动此起彼伏,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成为中国蒙古族人民进行民主革命的重要组织形式。”乌审旗党史办的刘军告诉告诉记者,1900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后,乌审旗、准格尔旗、鄂托克旗等地的蒙汉人民响应义和团运动,纷纷组织独贵龙运动,与黄河南岸的汉族农民联合起来进行武装斗争。1902年,清政府明令取消对蒙古地区的封禁,允许和鼓励蒙古王公放荒招垦。清政府派遣理藩院尚书衔兵部左侍郎贻谷来绥远督办内蒙古西部地区垦务,规定开垦蒙地“押荒一半归蒙,升科地租全归蒙旗”。伊克昭盟盟长兼旗扎萨克阿尔宾巴雅尔等7旗王公为取宠清廷,获利自肥,都争相报垦,强行经济掠夺,滥垦牧场、土地,激起当地人民的愤慨。1905年,乌审旗蒙古族人民在拉克巴扎木苏、阿拉坦敖其尔、巴音赛音等的率领下,组成有2000多名群众参加的独贵龙组织,进行抗垦斗争,宣布反对王公出卖土地,拒不缴纳各种赋税等。准格尔旗等地组织起有600多人参加的独贵龙运动,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武装反垦斗争。1906年,鄂托克旗、扎萨克旗王公招垦丈放土地时,当地蒙古族人民组织独贵龙运动,焚毁地契、账目,赶走垦务官吏。乌审旗等地的独贵龙运动反垦斗争一直持续到1910年,使蒙古王公和垦务局未能如期出卖丈放土地。

  革命烈士席尼喇嘛

  在鄂尔多斯市乌审旗达布察克镇西侧,坐落着一座纪念塔,这座纪念塔是为了纪念革命烈士席尼喇嘛而修建的。纪念园内苍松翠柏环绕,每逢祭奠的日子,许多学生都前来缅怀先烈。记者看到,塔身上刻着布赫的亲笔题词“席尼喇嘛纪念塔”,塔的背面刻的是蒙古文。塔基座约30多平方米,塔高近15米,塔的主体均以圆形筑成,即圆形塔座、腰圆盘上开有11个圆孔、圆形塔檐为两层琉璃瓦檐、圆形塔锥。同行的乌审旗外宣室主任吉日木图告诉记者,纪念塔的圆形元素都具有一定的意义,腰圆盘上的11个圆孔代表席尼喇嘛当初领导的11个独贵龙组织;圆形塔檐为两层琉璃瓦檐,象征独贵龙组织的成长壮大;圆形塔锥象征席尼喇嘛从一个民主主义革命者成长为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席尼喇嘛纪念塔初建于1958年,后被毁坏。1984年,政府拨款重新建设了席尼喇嘛纪念塔。席尼喇嘛,蒙古族,原伊克昭盟乌审旗人,近代蒙古族著名民族民主革命家,1881年被抓到王府服差役,受尽折磨,1901年被派作慈禧太后随驾侍从人员自西安到北京。1905年,席尼喇嘛参加了乌审旗反放垦的独贵龙运动。1907年,为了掩饰身份,他削发为僧。1912年,席尼喇嘛组织了抗赋税斗争,提出12项要求,将王爷察克都尔色楞逐出王府,1916年春,处死王爷的老婆――疯狂残害牧民的娜仁格日勒,并将王爷赶下台,宣布废除一切赋税。1919年,他被诱捕,1920年冬越狱,翌年到北京,其间他深入了解了“五四”运动和十月革命。吉日木图说:“1924年,席尼喇嘛到蒙古国考察,学习了苏联和蒙古国的革命经验,1925年10月回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支持组建的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成立大会,被选为中央执行委员。1926年,他回到家乡,向农牧民群众宣传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反封建王公制度,建立了内蒙古人民革命党7个支部,后发展到17个支部,有党员570多名,独贵龙运动由自发发展为由革命政党领导的武装队伍。”

  建立公众委员会

  离开了独贵龙广场后,乌审旗宣传部副部长吴云对记者说:“你们如果想要更加深刻地了解独贵龙运动,最好到位于乌审旗嘎鲁图镇的席尼喇嘛的故居纪念馆去看看,嘎鲁图镇是文明遐迩的独贵龙运动根据地,而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更是1964年自治区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随后,在吴云等人的陪同下,记者来到了距离旗府20公里的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一进入纪念馆,记者就被其旧庙式的建筑风格所吸引,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建筑面积约300多平方米,主房有2间,东西厢房共4间,院内有花池砖道,除了松树和榆树之外,还有各种花草。当年,席尼喇嘛就是在这里组织文明遐迩的独贵龙运动。走进席尼喇嘛的房间,记者看到了他生前使用过的茶壶、桌子、盘子、碗和油灯等几样简单的生活用具,别无他物,可见席尼喇嘛生活的简朴。席尼喇嘛的孙女乌云格日勒看到爷爷使用过的东西后唏嘘不已,她告诉记者,“五四”运动后,席尼喇嘛领导的独贵龙运动,以新的姿态走上中国共产党指引的民族解放道路,被誉为鄂尔多斯红色风暴。1927年8月,席尼喇嘛带领12团把乌审旗扎萨克特古斯阿木古郎等旗府官吏逐出旗府,建立了有史以来伊克昭盟第一个由蒙古族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公众委员会,简称公会。公会宣布保障人民的利益和各种权利,废除各种苛捐摊派和奸商的债务;创办学校,学习蒙汉文;派干部参加中央军的培训;实行男女平等,妇女有权入党,实行婚姻自由;喇嘛可以还俗。这些革命主张受到农牧民的热烈欢迎。

  圆形花名册

  在席尼喇嘛的故居,记者有幸看到了席尼喇嘛手书的独贵龙运动成员花名册。让记者惊讶的是,该花名册的名字全部围绕着圆形书写,外密内疏,中心部分则正好又空开一个圆形,整个花名册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太阳。乌审旗宣传部外宣室主任吉日木图告诉记者,伊克昭盟独贵龙运动是蒙古族群体反帝、反封建斗争的独特形式。独贵龙,蒙古语音译,意为环形、圆圈。参加独贵龙组织的人集会时,围成一个圆形席地而坐,在请愿书等文件上签名排列成环形,以示地位平等。圆形成员花名册最大的特点就在于不分首尾,避免领导人被暴露,充分体现了当时独贵龙运动成员的智慧。看到爷爷的杰作,乌云格日勒有些伤感地说:“可惜12团的斗争最终还是失败了。”她告诉记者,平时在席尼喇嘛住宿的房间点一盏马灯,摆着一个军用双铃马蹄表。1929年2月11日晚,被王爷特古斯阿木古郎收买的值日排长布仁吉尔嘎拉进了席尼喇嘛住宿的大屋,站在地上佯装看马蹄表,这时在房间外站岗的夜哨额尔克木达来也突然进屋,向熟睡的席尼喇嘛的头部开了枪,吹灭了马灯,两个黑影迅速离去。就这样,内蒙古人民革命军第12团团长、鄂尔多斯贫苦牧民的骄子席尼喇嘛壮烈牺牲。解放后,党的各级组织对席尼喇嘛革命活动进行了多次深入调查和采访。1983年9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政部颁发了写有“席尼喇嘛同志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中壮烈牺牲,现核准为革命烈士,特发此证,以资褒扬”字样的革命烈士证书。

  发展红色旅游

  为了纪念贵龙运动的杰出领袖席尼喇嘛,乌审旗政府专门在旗府原达布察克镇修建了纪念塔,修建了席尼喇嘛陵园,并修缮了席尼喇嘛故居,供人们瞻仰。坐落于乌审旗嘎鲁图镇的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是内蒙古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8年,席尼喇嘛陵园拓展为独贵龙广场,同时,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已经成为开发红色旅游产品和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基地。如今,乌审旗已经将独贵龙运动广场、席尼喇嘛纪念塔、席尼喇嘛陵园、席尼喇嘛故居纪念馆等作为旅游景点向广大游客开放。采访中,记者被英雄事迹深深感动的同时,更感受到了庄严肃穆的气氛,相信英雄们的光辉事迹将继续激励后人们不断前进。文/本报记者 范亚康 侯 锐 摄影/本报记者 范亚康




独贵龙运动 编辑

本词条缺少信息栏、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独贵龙(蒙古语Duguilang,环形、圆圈之意)亦译“多归轮”。它是19世纪中期以后,蒙古族人民反封建斗争中所采取的一种具有民主性的斗争形式。参加这一组织者经常坐成圆圈,共同讨论研究各项问题;在斗争中通过决议和上报政府的呈文签名,亦呈圆圈形。

目录

    1. 简介
    2. 创始人
    3. 运动详情
    4. 运动始末
    5. 清末运动

简介

编辑

这样做既表示人人平等,又不易暴露运动的领袖

创始人

编辑

创始人丕勒杰清代末年蒙古族人民自发组织的反封建斗争领导者。[1]

运动详情

编辑

运动始末

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对内蒙古地区大量征兵筹饷,摊派驼马,加重蒙古族人民经济负担;而蒙古封建王公为维护其封建统治利益,积极响应清政府捐输银两、驼马的号召,加紧对蒙古人民实行残酷的经济剥削与压榨。1858年(咸丰八年)丕勒杰在广大牧民的支持下,成立了反抗封建统治的"独贵龙"组织。受太平天国起义、捻军起义的影响,内蒙古伊克昭盟乌审旗蒙古族贫苦牧民,在丕勒杰、珠勒奇、德力格尔、宝迪斯图门等率领下,发动了反封建暴政、反苛捐赋役的“独贵龙”运动,迫使伊克昭盟盟长与乌审旗札萨克王公等当众宣布减轻赋税。从此,“独贵龙”运动逐渐扩展至全盟。从1866年(同治五年)至1891年(光绪十七年),在该盟札萨克旗(盟长驻地)、乌审旗多次爆发“独贵龙”运动。这些反抗斗争在盟旗封建主联合发动的武装镇压下失败,其首领由清政府分别流放到湖南、山东等地;对参加“独贵龙”运动的台吉、牧民则分别给予削职、革爵、鞭杖、罚牲畜等惩处。

清末运动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运动爆发后,伊克昭盟准格尔旗、鄂托克旗、乌审旗、札萨克旗以及今宁夏阿拉善旗等地的蒙汉人民响应义和团运动,纷纷组织“独贵龙”运动,与黄河南岸的汉族农民联合起来,以武装斗争进行反洋教运动。1902年,清政府以“新政”的名义,明令取消对蒙古地区的封禁,推行“移民实边”政策,允许和鼓励蒙古王公放荒招垦。清政府派遣理藩院尚书衔兵部左侍郎贻谷来绥远督办内蒙西部地区垦务,规定开垦蒙地“押荒一半归蒙,升科地租全归蒙旗”。伊克昭盟盟长兼札萨克旗札萨克阿尔宾巴雅尔等七旗王公为取宠清廷,获利自肥,都争相报垦,强行经济掠夺,滥垦牧场、土地,激起蒙古人民的强烈愤慨。1905年,乌审旗蒙古族人民在拉克巴扎木苏、阿拉坦敖其尔、巴音赛音等率领下,组成有两千多名群众参加的十二个“独贵龙”组织,以海留图为中心,进行抗垦斗争。宣布反对王公出卖土地,拒不缴纳各种赋税等。准格尔旗、杭锦旗等地在丹丕尔等率领下,组织起有六七百人参加的“独贵龙”运动,发动了声势浩大的武装反垦斗争。1906年鄂托克旗、札萨克旗王公招垦丈放土地时,当地蒙古人民组织“独贵龙”,焚毁地契、账目、赶走垦务官吏。1907年,厂汉卜罗、纳素胡等人领导的“独贵龙”运动联络杭锦、达拉特两旗的蒙汉人民,搜集民间枪支,进行武装抗垦。伊克昭盟乌审旗等地的“独贵龙”运动反垦斗争,一直坚持到1910年,使蒙古王公和垦务局未能如期出卖丈放土地。辛亥革命期间,鄂托克旗等地的“独贵龙”运动仍坚持武装斗争,使封建王公不敢肆意横行,一度被迫停征牲畜、赋役。辛亥革命以后,“独贵龙”运动此起彼伏,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成为中国蒙古族人民进行民主革命的重要组织形式。[2]

参考资料
1.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