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两会期间,王长江大呼防“左”,鼓吹新自由主义政治改革  

2017-03-10 21:16:09|  分类: 中央党校风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会期间,王长江大呼防“左”,鼓吹新自由主义政治改革

分享到:
  • 作者: 王中宇 
  • ?时间:2017-03-09 15:02
  • ?来源: 察网
  • 浏览:758
  • 评论:2
字号:   
令人作呕的是,坚决反共的王长江,却长期钻营于共产党的中央党校,大力鼓吹新自由主义政治改革,还在两会期间大呼防左。就这样他还能盘踞在党建教研部主任的位置上多年,这意味着什么?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Z (3).jpg

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王长江是位知名人物,他在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位置上的雷人言论众所周知。而今虽然已经退休,但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他在政协会议上再次发声,大谈“防左”。以下引文均见《王长江委员:改革进入深水区,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财新网2017全国两会报道http://topics.caixin.com/2017-03-05/101062421.html)

王长江认为:

【“近年来,经济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但一个突出问题是社会矛盾,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在许多重大问题上,人们的看法存在着分歧,有的还明显对立。我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理论创新不够,政治学理论创新没有跟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以前改革在浅水区,很多问题被绕过去了,但现在改革进入深水区,有的问题不得不碰,这就需要进一步推进理论创新。”】

王长江注意到了“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人们的看法存在着分歧,有的还明显对立”的现象,而其根源在他看来是“理论创新不够”。似乎人们在思想上的分裂乃至对立,不是社会现实与社会地位的产物,而是源于理论问题。似乎只要实现了他希望的“理论创新”,人们看法的分歧与对立就会消解,社会意识裂痕就能弥合。

作为中央党校党建部前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理论创新”正是王长江教授的本职工作。于是,按王长江教授自己的逻辑,应当对“社会意识裂痕加深,社会共识越来越薄弱”负主要责任的,正是他自己及其同事们。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个潜在的逻辑陷阱,王长江教授暗示,“理论创新不够”的原因在于“用行政手段解决学术问题”。亦即他们缺乏足够的学术自由,限制了其“理论创新”。去年风头正劲的他在网络上一片讨伐声中黯然退休,或许就是“用行政手段解决学术问题”的一个例证。

王长江显然认为“左”是他们“理论创新”的拦路虎:

【“在我们党内,‘左’的东西一度很有影响。‘左’的东西的一个最大特点,就是拿大帽子吓人。当人们被这种大帽子吓唬住时,理论创新就很难向前迈步。”】

这年头最频繁地出现的大帽子是“抹黑改革开放”、“文革思维”、“坚持阶级斗争理论”、“主张闭关锁国”等等。一些理论大腕,在事实和逻辑面前理屈词穷之际,总是抛出这些帽子,堵别人的嘴。王长江敢举出使他难堪的“大帽子”吗?如果那真的只是“帽子”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直陈你的证据和逻辑好了。作为学者,唯一要尊重的不就是证据和逻辑吗?

王长江怕“左”,那他心目中的“左”是什么呢?

【“在中国当前的话语中,‘左’‘右’概念含混不清。说到‘左’就是僵化、保守,说到‘右’就是激进。”
“‘左’是‘还走不走’的问题; ‘右’是‘朝哪个方向走’”的问题。”】

可怜的教授,居然不知道“左”、“右”都是方向问题,是走那条道路的问题。对任何一个社会,方向问题都先于走不走的问题。哪怕王长江教授出了中央党校大门走到街上,也要先决定去哪儿,然后才会迈步。如果王教授站在党校大门口,一步不迈,决不会有人据此称他为“左派”。

过去几十年,在新自由主义精英的误导下,中国多数产业走了一条靠利润极大化机制配置社会资源的道路,作为共产党中央党校的教授,王长江想必读过马克思的原著,当然知道,新自由主义势力这样引导下去,是要把中国演变为资本主义经济体。

Z (5).jpg

如此配置社会资源近四十年后,统计数据清晰地显示:逐利资金高速积累,而社会公众的消费资金相对于逐利资金日渐萎缩,导致了产能越来越超过有效需求,以至于“去产能”成了当局的要务。为维持经济体的运转,央行不得不持续以高于经济增长的速度发行货币,结果导致货币的增速远超过可交易财富的增速,埋下了通货膨胀的地雷。利润极大化机制高效率地将膨胀的货币集中到资本家手中,于是在产能过剩后接着出现了资本过剩。当今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盖源于此。被中国的公知们奉为楷模的美、欧、日经济体,同样遇到了无法解决的困境,导致“黑天鹅”乱飞。事实再一次大规模地证明:资本主义经济体不可持续,它只能导致破坏性的冲突和人类的灾难。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该走向何方?难道不应该进行一场坦率的、务实的、深入的学术讨论吗?作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的前教授,王长江难道不应该在这样的学术讨论后再决定自己的“理论创新”走向何方吗?

作为理论大腕的王长江教授显然对此不肖一顾,他早就选择了自己的走向:

【“经济发展成绩很大,但顺应经济发展的创新的政治和社会理论没有跟上来。经济发展有一套自己的逻辑,而政治学理论则基本没有摆脱传统的以计划经济为基础的解释框架,两者发生激烈矛盾,导致社会共识淡薄,阻碍了改革进程”
“到底是顺应市场的逻辑,去改变行政体制中一些不适应市场经济的东西,还是改不动的就不改了?我认为必须‘壮士断腕,杀出一条血路’,深化行政体制改革使它更顺应市场经济发展。”
“在经济领域,首先要明晰产权制度,到底用一种什么观念看待产权。过去强调更多的是要个人服从集体,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私有财产不可侵犯,少了‘神圣’二字,就可以看出差距。”】

可见王长江的“理论创新”方向异常清晰:

其一,坚持“市场逻辑”,亦即资本逻辑;

其二,政治改革(他技术性地使用了“行政体制改革”这个术语)必须顺应市场逻辑;

其三,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为此,王长江疾呼“壮士断腕,杀出一条血路”!

网上不少人指控王长江反党,我不认识王长江,不知道他是否反党。可以判断的是:王长江肯定反共。因为他肯定读过《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其实当今反共的大有人在,只要不触犯刑律,也没人拿他怎样。令人作呕的是,坚决反共的王长江,却长期钻营于共产党的中央党校,此人的人品可见一斑。令人深思的是,共产党的中央党校居然让这般人品的角色,被评为全国优秀留学回国人员、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当选“中华十大教育英才”、被批准为全国先进工作者,更盘踞在党建教研部主任的位置上多年,这意味着什么?

【王中宇,察网专栏作者,曾任《科学时报》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