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泰山下遥参亭边的“五三惨案”纪念碑  

2017-05-24 21:32:15|  分类: 纪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伐末叶,南京大屠杀在山东预演

分享到:
  • 时间:2017-05-23 16:38
  • ?来源: 察网
  • 作者: 温靖邦 
  • 浏览:487
  • 评论: 0
字号:   
日军是二十世纪最野蛮的军队,是否缘于民族基因此处不去探究,总之他们一进城就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为十年后南京大屠杀作了预演。据济南惨案调查团报告,中国军民共死亡三千二百五十四人,受伤一千四百五十一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共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北伐末叶,南京大屠杀在山东预演

作者按:中国的布尔乔亚及其知识精英有不少在中日争端中持亲日立场。这个当然是他们的自由;然而造假就不好了。为了维护日本的形象,他们居然比日本政府还走得远,不仅日军侵华并非蓄意,不过是“擦枪走火”引起的,而且是中国军人“擦枪走火”;进一步说南京大屠杀只是军纪问题,只是个“偶发事件而已”。发表这种惊人之论的精英们有一些是治民国史的学者,难道不知道近年已然坐实的《田中奏札》?难道不知道早在中国的北伐战争期间日军就预演过相当规模的对华军事行动,而且还发生了济南大屠杀这一堪称南京大屠杀预演的事件吗?

北伐中途,国民党内蒋桂之间、蒋介石胡汉民之间矛盾渐趋尖锐。蒋介石以退为进,宣布下野,将南京扔给了桂系与何应钦。此中巨细,温靖邦在长篇纪实文学《褐色道袍》里叙述较详。

蒋介石回老家溪口的最初几天,一刻也没有休息,每天发出很多信函,远近来访者也很多。他力图通过多种渠道,采取各种办法,控制各方势力,为日后的再度腾飞积风储雨。他在致黄郛函中说,决定东渡日本,一方面“谒宋太夫人,征其对美龄女士婚事之同意”;同时“亦想一探日人此时对我国之意见与其隐伏于表面下之政治潮流。”(董显光:《蒋总统传》(1),第117页,台北出版。)

9月22日,蒋介石和张群等人从奉化坐轿至宁波,换乘轮船。24日抵达上海,下榻国际饭店。刚刚坐定,胡汉民、吴稚晖、何应钦就来拜访。蒋介石兴高采烈地接待了他们,也不知是真是假,脸上一直挂着微笑,面对何应钦的时候笑得更是友善而真诚。

吴稚晖笑诉近来南京政局的动荡,当面指责何应钦无能;胡汉民也喟然长叹,说:

“介石呀,你再不回来,敬之的确不大推得动这块大磨盘了!时间久了,也许桂系会把黄埔系这块老本给消化掉的!”

吴稚晖讥嘲地盯着何应钦,“我听说何总指挥连黄埔学生也指挥不动了,他们都在吵嚷要总司令回来!”

何应钦脸红筋胀,分辨道:“我明白自己不是个掌中枢的料,现在只不过暂时替总司令看家护院罢了!”

蒋介石哈哈大笑,“敬之你太客气了!你的政治才干是在我们大家之上的,党国有你这样的柱石,我也就无所萦怀,放心优游林下了!”

胡汉民正色道:“介石你可不能消沉;你再这样,北伐大业就会毁于一旦!”

蒋介石苦笑道:“展堂(胡汉民)先生何苦拉我出来受苦呢?我再过几天就要去日本了,然后到美国,然后到欧洲。五年之后再图良会吧!”

说罢打了一串哈哈。

吴稚晖扑通一声跪下,大哭道:“介公撒手而去,如党国何?如苍生何?”

蒋介石赶快把他扶起来,“这个是,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嘛!”

任随大家怎么劝,蒋介石去意已决。

27日,何应钦在欧罗巴饭店为蒋介石饯行。席间又反复剖白他只是为总司令看家护院。

28日,蒋介石率领亲信等登上日本客轮“长海丸”,扬帆东去。次日中午就到了长崎。当地官员和闻风候在这里的各国驻日本记者蜂拥上来。蒋介石发表了简短的谈话。

他说:

“余此次来日,乃欲观察及研究十三年来进步足以惊人之日本,以定未来之计划。且余之良友居日者甚多,欲借此机会重温旧好,并愿借此与日本名流相晋接。”(古屋奎二著《蒋介石秘录》第6册221页)

10月3日,乘火车去神户。在神户侍母的宋子文来接站。下榻有马大旅馆。次日拜见了在有马温泉养病的宋太夫人。

宋太夫人盘诘了半天,觉得姓蒋的这小子还算没什么破绽;加上早经宋霭龄劝说多次,终于首肯了这桩婚事。

从神户出发,游览了几个地方,宝冢、奈良、大津、箱根大涌谷、汤木、伊东,共花去二十天。途中,感慨良深,分析日本对华政策有三大错误:“以为中国革命成功,日本东亚地位会发生动摇;利用中国南北分裂,从中操纵;利用无知军阀,压制民众。”(古屋奎二著《蒋介石秘录》第6册211页)

10月23日,抵达东京,下榻帝国大旅社。当天发表了《告日本国民书》,自谓为孙中山惟一的忠实信徒,代孙中山来日本探望故旧,并感谢昔日对孙先生及其事业的支持。又以个人的名义对日本“各种事业之进步,良感钦佩”。希望日本给中国“予以道德及精神上之援助”,“确立两国亲善之基础”,实现日本“所盛昌共存共荣之理论”。(上海《时报》1927年11月1日。)

当天,到涩谷常盘松,拜会极右组织黑龙会首领头山满。头山满安置蒋介石住在金融寡头川野长城的家中。双方谈话十分投机,恨相见之晚。接下来对日本军政头面人物展开了一连串的拜访和会谈。其高潮是访晤首相田中义一。

田中私宅在东京郊外的青山。蒋介石和张群抵达的时候,田中身着和服,由中国通佐藤安之少将陪同,站在门口迎候。这就是著名的“田中奏札”的炮制者,对中国和亚洲怀着虎狼之意的野心家。此刻表现得十分谦恭,礼数周到竟甚于来自礼仪之邦的蒋介石和张群。田中身材瘦小,腰略有点弯,据说脊梁有点毛病。单从外表看,与其说是个野心勃勃的内阁总理大臣,莫如说更像个安分守己的小学教员。

双方互致问候。田中端着刚刚沏好的茶请蒋介石饮用。

“蒋先生,这是你家乡的龙井,请尝尝。”

蒋介石说了一声谢谢,就和张群一起端起来品了一下。对张群说:

“味道真地道呀!”

又转面对田中说:“我好像回到了溪口老家!”

田中快活地打起了哈哈,“希望你能把东京当作奉化,把青山当作溪口,把日本当作第二祖国呀!”

蒋介石摸着胸口诚恳地说:“我正是这样!”

正式会谈很快就展开了。蒋介石说:

“我以前在贵国求学的时候,就有一种看法,中日是亚洲的两个大国,两国的关系,决定着亚洲的前途。不知首相以为然否?”

田中思考了一下,说:“我希望能先了解一下蒋先生对中日关系的具体设想。”

蒋介石点了一点头。接过张群递过来的一份稿本,看了看。说:

“我有三个想法,不对之处,请首相斧正。”

田中宽容地一笑,“但说无妨。”

“第一,中日必须精诚合作,以真正的平等为基点,方能共存共荣。从这个认识出发,日本以后的对华政策应有所改善,不可再以腐败军阀为对象,应以追求自由平等之国民党为对象。第二,国民革命军以后必将继续北伐,完成统一全国的大业。希望日本政府不加干涉。如果能提供帮助当然更是我们所欢迎的!第三,日本对中国的政策,应该放弃武力,改为经济合作。这三点想法,不知道首相有何指教?”

田中频频点头,唔唔连声。却不作正面答复,另外提了个问题:

“蒋先生为什么不以南京为中心,在长江流域先建立政权,要急急忙忙地北伐呢?”

“中国革命志在统一,如果偏安江南,必然重蹈南唐的覆辙。而且中国如果不能统一,东亚就不能安定,日本产品也不能获得一个安定的中国大市场。”

田中皱了皱眉头,一抹不快的阴影在脸上闪现了一下。并不回答蒋介石的话,只说这个问题缓一缓再谈,先说一说蒋先生对东亚的共产主义幽灵抱什么态度吧。这个问题两人只交谈了几句,就非常融洽,得出一致意见。

会谈进行了两个小时,蒋介石没有得到期望的结果。

他原来的出游计划,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地是美国。美国政府指示驻日使节寻找机会和蒋介石接触,争取他能访美。美国使节向蒋介石表示,美国政府愿全力支持蒋统一中国,建立全国政权。蒋介石则保证尽力保障美国在华利益。

回国后,1928年5月1日夜间,蒋介石率总司令部进入济南,在张宗昌的督办公署办公。

此前日本内阁临时紧急会议于4月19日通过了第二次出兵山东案,派遣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中将率兵来华,同时电令天津驻屯军三个中队开赴济南。

对日本的侵略行径,南京政府曾经进行交涉;保证对日本在华利益给予全面保护,呼吁日本退兵。

5月3日上午,日本驻济南代理总领事西田耕一拜会蒋介石,佯称驻济南的日军和宪兵即将撤回去,特地前来代部队向蒋先生辞行。在日方的麻痹下,蒋介石的军队没作任何防范。

强盗入室抢劫是不须任何借口的,有时也会装模作样找个口实。贺耀祖所属第四十一军的一名患病士兵被送往医院治疗,日军不让通过日占街区,只好折转回去另寻通路。殊知刚刚转身就遭到日军士兵射击,两名夫役和伤兵全给打死。接着,日军当局宣布中国军队伪装病人骚扰日占街区,断定医院里的病人统统有假,良心大大的坏了,死啦死啦的可以。派兵包围了医院,企图诱使中国军队干预,以制造大规模开战的借口。

陈诚气势汹汹地跑到督署见蒋介石,报告也没喊就闯进了办公室。蒋介石颇惊讶,这人是不是喝酒了?平时很讲究礼仪,不肯乱了半步上下之序的,今天怎么了?蒋介石盯着他,关切地问:

“辞修,你这是怎么啦?”

陈诚站在那里,眼含火星,硬梆梆说:

“报告总司令,请你派我率领警卫部队去剿办日本强盗!”

蒋介石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站起来,绕过办公桌,站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喟叹一声,拉他坐到沙发上。语调沉重地说:

“辞修呀,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

顿了一会儿,又说:“可是我们不能惹日本人!只能息事宁人,退让也在所不惜,舍此别无他途!”

陈诚十分惊讶,瞪大眼睛问:“总司令,这是为什么?”

蒋介石拍拍他的手背,伤感地摇摇头,说:

“我们惹不起呀!我在日本待过较长时间,了解日本的综合国力,可以肯定地说,亚洲国家的总和也抵不上它的一半!我看苏俄也不是它的对手!如果因为我们在济南处理失当,引发全面的中 日战争,后果不堪设想!即使只是个局部冲突,我们在这里和日本人干,把实力拼得差不多了,那我们就得退出历史舞台,让桂系、让冯玉祥、让阎锡山甚至张作霖出将入相了!辞修呀,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完成北伐,统一全国。然后集中精力搞建设,砥砺锋芒。只要日本没有大规模入侵,我们就必须保持克制,不可浪战。”

说服了陈诚,后来又说服了也是来请战的贺耀祖。

中国军队在蒋总司令关于保持克制的严令之下,敢怒而不敢出面保护自己的父老兄弟捍卫民族尊严,表现出惊人的也是可悲的忍耐。

日军见中国军队没有反应,等不及了,也不想再寻求什么借口,索性主动出击。突然向第四十军第三师第七团进攻,将该团一千多人包围缴械。炮轰中国军用电台,电台全部炸毁,守卫官兵全部牺牲。

蒋介石仍采取避让的政策,严令驻在靠近日军的南埠区的军队全部撤离;遣外交部长黄郛到日军司令部交涉。

这个黄某人仗着游日多年,与日本朝野关系都不错,拍胸口保证此行定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日军却不买帐,把黄郛扣留下来,达十八个小时之久;还把黄郛衣服剥尽。用刺刀在他的生殖器上佯作划拉,吓得这个亲日分子恐惧地号叫不止。

5月3日夜11时,日军公然破坏外惯例,冲进南京政府外交部设在山东的交涉署,收缴了警卫排的枪械。将战地政务委员会委员、外交处主任、山东交涉员蔡公时以下外交官共十九人全部捆绑起来,进行毒打。蔡公时当即说明身份,同时抗议日军的暴行。

日军没料到这个个子瘦小的中国人竟敢嘴硬,就割去了他的舌头。蔡公时不能说话了,仍不屈服,怒目而视,日军又用刺刀尖挖去了他的眼珠。似乎还不够过瘾,又割去了耳朵和鼻子,然后砍下头颅。

大部分人员都遇难了,只两个外交官夺路逃脱。

日军又冲到外交部办事处,扬言要割掉黄郛的什么。幸好吓破了胆的黄郛预先避开了。日军便纵火烧了房子。

贺耀祖军团所属第四十军之九十二、九十三两师奋起反抗。九十二师是济南卫戍部队,反击十分有力,压倒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日军师团长照会蒋介石,强迫他给这两个师下停火令。

蒋介石遵令照办。

5月4日凌晨,蒋介石派高参熊式辉去谈判。

日方代表是第六师团参谋长黑田周一。黑田周一提出了极其苛刻的要求:

【一.济南商埠街道,不许中国军人通过;
二.胶济和津浦铁路不许中国运兵;
三.中国军队一律退离济南二十里外。】

太苛刻了。熊式辉不敢签字。诈称回去研究,脱身折返总司令部。

为了压服蒋介石,当天日机就轰炸了总司令部。蒋介石拉着黄郛仓惶逃离,到泰安与济南之间的党家庄暂住。

5月7日,日军福田师团长向蒋介石发出最后通牒:

【  一.严惩与本事有关系之中国军队高级干
部,如贺耀祖;
二.曾经危害过日本人之军队,全部在日本
皇军面前解除武器;
三.十二小时内撤退辛庄、张庄驻扎之军队;
四.限二十四小时内答复。】

蒋介石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召集部属研究对策。冯玉祥从河南赶来与蒋商量别的事,赶巧参加了这个会。参加会议的是几位高等文官:黄郛、王正廷、杨杰、蒋作宾。蒋介石提出终止北伐,与奉张裂土而治,分南北朝。与会者多数反对,冯玉祥反对尤烈。商讨了一整天,终于作出了决定:济南问题继续进行外交斡旋。这事告一段落后,蒋介石回南京主持全面;前线军事由冯玉祥负责,绕开济南继续北伐。

熊式辉和战地政务委员罗家伦8日前到达福田司令部,通知日本人,最后通牒里的所有要求,国民政府将全部给予满足;只是国民政府方面也希望日本军事当局也同样处罚日军肇事者。

福田十分强横无理,要求蒋介石必须无条件承认日军的要求。此外,像熊式辉这样事事须返回请示的不能负责的官员,皇军不予接待。有话要说就叫蒋介石自己来吧。

蒋介石只得又改派何成浚为代表,身份为总司令部特命全权交涉员。为了表明中方诚意,何成浚知照日方,蒋总司令已解除贺耀祖本兼各职。

日军方面一边在谈判中胡搅蛮缠,一边继续用重炮轰击济南城。老百姓生命财产受到很大损失。5月11日,蒋介石下令剩下的军队也撤离济南城。日军遂占领了全城。

日军是二十世纪最野蛮的军队,是否缘于民族基因此处不去探究,总之他们一进城就烧杀奸淫无恶不作,为十年后南京大屠杀作了预演。据济南惨案调查团报告,中国军民共死亡三千二百五十四人,受伤一千四百五十一人。(《中华民国史史料长编》第61册,国民政府国史馆1945年编印。)

【温靖邦,察网专栏学者,文学理论学者、民国史专家】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