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驴在途的珍藏

心路:我从黎明走到黄昏,又从黄昏走向黎明.......

 
 
 

日志

 
 
关于我

拙于文墨,上学时极讨厌作文,却喜钻牛角尖,也算爱学独思吧。老来却愈提笔忘字,搜肠刮肚辞不达意,故原创寥寥,但博客的可读性倒不一定太差,因每赶“博海”饱餐之余总能满载而归,仙山蜃宝,收获颇丰,贪婪之至。于是每将掘来的珍宝分门别类收藏于此(为尊重原创,注明出处,亦表并无剽窃之意),以便随时品尝并与博友分享,更令小屋蓬荜生辉,成为伴我打发时光的小小百草园了。 由此,我有了对“我的博客”的新解: “博海博文客座我家”之意。在此特向各位博文、视频、摄影图片的原创老师诚表谢意。

网易考拉推荐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2017-06-08 20:35: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02-17 23:06:13|  分类: 柴草河源与泰山东|字号 订阅

 

柴草山翁:《柴草河源与泰山东御道》

          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东御道牌坊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大直沟底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大直沟垭口

(连载 11)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网络图片)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网络图片)

(连载 11)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网络图片)(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网络图片)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大直沟下的古山村

 

所谓东御道,是指公元前110年汉武帝刘彻来泰山进行封禅时上山的道路,但是限于有关资料比较笼统,当年汉武帝所走的确切的路线无从考证。根据史书记载情况和山中实际地理状况以及一些民间传说推测,一般认为当年汉武帝是由泰山东麓的大直沟骑马登山的,如果是这样,大直沟谷口的上梨园柴草河庄附近就应该是所谓泰山东御道的路过点。

根据《史记》等史书记载,汉武帝在泰山下东方设坛,其下埋藏玉牒书;行封祀礼之后,骑马登山,随从人员只有“侍中奉车子侯”一人,汉武帝进山后的行踪和活动保密。而且随从的 “侍中奉车子侯”是已故汉朝将军霍去病的儿子霍嬗,当时只有十岁,在封禅之后不久又因“暴病”而亡于东巡大海的途中。这一切使汉武帝登封泰山的活动充满了神秘,二人进山后所谓封禅活动的具体过程更成为千古谜团。

在上梨园柴草河庄曾经听到大直沟有刻字的说法,但现在在世的老人们没有人真正见过。据传说石刻是在直沟水库坝体附近,字体似为篆书不认得。由于当时没有人在意,修直沟水库后无处可寻了;当然这些说法也都是口口相传罢了,均无从考证。另外在上梨园村刘家庄曾经有古井、石刻等遗迹,现在仍然有见证人(见另文)。

汉武帝即位后的第30年(公元前110年、元封元年)三月,第一次封禅泰山。此前他集中精力处理边患和修治内政。边定内修之后,他便开始了频繁而规模盛大的祭祀封禅活动。史书较为详细的记载了这次封禅活动的过程,大体过程是这样的: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汉武帝与无字碑                                         (网络图片)

 

这一年三月,汉武帝率文武群臣启程东巡。他先祭了中岳嵩山,而后东往来到泰山(称奉高),由于此时的泰山草木未生,汉武帝先派人在泰山极顶“立石”(即在泰山极顶立下无字碑——现在的玉皇顶门外)。然后,千军万马浩浩荡荡继续东巡到大海求仙,企图寻找蓬莱仙岛和仙人。四月份,汉武帝寻仙一无所获,返至泰山,由于儒生和方士们对封禅礼仪的说法各不相同,又缺乏古书记载,实在难以施行。所以汉武帝自定封禅的礼仪。封禅实际上就是祭天地,祭天称为封,祭地则称为禅。

汉武帝率领文武百官先至泰山下的梁父山(别名映佛山,迎福山。位于山东省泰安市徂徕山南麓,新泰市天宝镇后寺村北)礼祠(礼祠是指以礼祭祀)“地主”神,乙卯日,命侍中官儒生头戴白鹿皮帽,身穿插笏(hù)官服,天子射牛,进行祭祀;其后在泰山山下东方(即汉明堂,位于泰山主峰东南麓西城村)建封坛举行封祀礼,如郊祠泰一之礼。祭天的封坛宽一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埋藏有玉牒书,玉牒书中内容保密;行封祀礼之后,汉武帝独自与侍中奉车子侯(霍去病的独生子霍嬗,只有十岁)二人登泰山行登封礼,山中的一切行踪禁止泄露;第二天自泰山后面的道路下山,丙辰日,在泰山东北方祭地,按祭后土的礼仪,禅泰山东北麓的肃然山(位于今莱芜市西北)。封禅时天子亲自拜天神、地神,穿黄色礼服并奏乐。用采自江淮一带的三棱灵茅作神垫,用代表五方的五色泥土混杂起来加在祭坛之上。还放生远方奇异的飞禽走兽和白毛野鸡等动物,增加礼仪的隆重气氛。据说举行封禅大典的那天晚上,天空仿佛有亮光出现,次日白天又有白云从祭坛中升起。

封禅结束后,汉武帝在明堂接受群臣的朝贺,并改年号元鼎为元封,割泰山前嬴、博二县奉祀泰山,名为奉高县。并诏告说:

“我以渺小之身继承了皇帝的至尊之位,一直谨言慎行,唯恐不能胜任。我德行微薄,不懂礼乐。祭泰一神时,天上象是有瑞祥之光,我心中不安好象望见了什么,被这奇异景象所深深震憾,想要停止却不能,终于登上泰山筑坛祭天,到了梁父山,然后在肃然山辟场祭地。我要完善自己,勉力与士大夫们一起重新开始。赐给百姓每百户一头牛、十石酒,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和孤儿寡妇,再另加赐布帛二匹。免除博县、奉高、蛇丘和历城等地的赋税,不用交纳今年租税和免除徭役。大赦天下,和乙卯年的大赦令一样。凡是我巡行所经过的地方,都不要再有驰刑再犯的轻罪徒。如果是在两年以前犯的罪,一律不再追究。”又下诏说:“古时天子每五年出巡一次,在泰山举行祭祀,诸侯们来朝拜都有住所。应该让诸侯在泰山下各自修建官邸。”

据说汉武帝登封泰山后,感叹地说:“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骇矣!惑矣!”的确非常恰当。

第二年汉武帝再次来泰山封禅。此后,他又先后六次来泰山封禅,分别是元封五年(前106年)、太初元年(前104年)、太初三年(前102年)、天汉三年(前98年)、太始四年(前93年)和征和四年(前89年)。汉武帝为泰山封禅令群臣考证古制、演练仪式、建造官邸、修筑明堂,可谓兴师动众,频繁程度大大超出“古者天子五年一巡狩,用事泰山”的古制。

汉武帝刘彻(公元前157年—前87年)是西汉的第五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刘彻七岁时被册立为太子,十六岁时登基,在位共五十四年,他以其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建立了汉朝最辉煌的功业,使西汉成为当时的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汉武帝在位晚期,由于连年征战后又痴迷于祀神求仙和封禅活动,挥霍无度,徭役捐税使人民不堪重负,导致了农民大量破产流亡。在天汉二年(前99年),齐、楚、燕、赵和南阳等地均爆发了农民起义。据《汉书·武帝记 》记载,泰山、瑯琊(治今诸城)一带农民在徐勃率领下起义,震动朝野。汉武帝残酷镇压起义军,但各地起义仍然此起彼伏。汉武帝曾在轮台颁下《轮台罪己诏》以表示承认自己的错误:“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

汉武帝晚年对封禅中迷信神仙的行为也有所悔悟。最后一次封禅后,汉武帝常对百官叹曰:“向时愚惑,为方士所欺。天下岂有仙人,尽妖妄耳!节食服药,差可少病而已。”。公元前87年,汉武帝驾崩。

封禅活动起源或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先民筑坛祭祀的习俗。古代帝王封禅活动,“封禅”的“封”为“祭天”(多指天子登上泰山筑坛祭天),“禅”为“祭地”(多指在泰山下的小丘除地祭地);封禅即古代帝王在太平盛世或天降祥瑞之时的祭祀天地的大型典礼。唐代张守节解释《史记》时曾对封禅泰山意义进行了解释:在泰山顶上筑圆坛以报天之功,在泰山脚下的小丘之上筑方坛以报地之功。战国时齐鲁有些儒士认为五岳中泰山为最高,帝王应到泰山祭祀。秦始皇、汉武帝等都曾举行过封禅大典。《五经通义》云:“易姓而王,致太平,必封泰山,禅梁父,天命以为王,使理群生,告太平于天,报群神之功。”所以封禅活动实质上只是封建皇帝强调君权神授的手段。

 

——古地名考——

 

奉高:汉代泰安县地名称奉高,奉高县城位于现在泰安市岱岳区故县村,在现在的泰城以东。

博:古泰安地名,位于今泰安市岱岳区旧县村,泰城以南。汉武帝时划归奉高。

嬴:古莱芜地名。汉武帝时划归奉高。

蛇丘:古肥城地名。

梁父(梁甫)山:西汉元封元年汉武帝登封泰山,“礼祠梁父”。梁父山下,汉武帝时置梁父县。汉梁父故城今名古城村,尚残存北部城垣,长约500米,高1—3米,在城址的地面上,可见瓦当、弧形砖及大量汉代陶器残片。梁父山位于徂徕山的东南麓新泰境内,俯临柴汶河,海拔仅300米,山势峭拔险峻。因山巅刻经巨石状如坐佛,故又称“映佛山”。据说上古至秦汉时期历代帝王君主封泰山必禅梁父,有“地神”之称。因此在古代文明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孔子曾登梁父,秦始皇、汉武帝等帝王均登封泰山又降禅梁父,《史记?封禅书》曰:“古者,封泰山禅梁父,七十二家”。

肃然山:据考是莱芜市寨里镇周王许村北的羊丘山。

汉明堂:汉明堂位于泰山脚下泰城东的谢过城;古人认为明堂可上通天象,下通万物,天子在此即可听察天下,又可宣明政教,是体现天人合一的神圣之地。汉明堂基地为一突兀不平的崖,历经2000年风雨饱经风霜,遗址长达180米,南北宽80米,高17.6米,文化堆积1-3米,曾出土过周代至汉代的重要文物。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照片中的土堆是汉明堂遗址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连载 10)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明堂泉

 

 

 ——关于汉武帝封禅泰山的史书记载资料——

 

《史记  封禅书》:

“其来年冬,上议曰:“古者先振兵泽旅,然后封禅。”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馀万,还祭黄帝冢桥山,释兵须如。上曰:“吾闻黄帝不死,今有冢,何也?”或对曰:“黄帝已仙上天,群臣葬其衣冠。”既至甘泉,为且用事泰山,先类祠太一。

自得宝鼎,上与公卿诸生议封禅。封禅用希旷绝,莫知其仪礼,而群儒采封禅尚书、周官、王制之望祀射牛事。齐人丁公年九十馀,曰:“封禅者,合不死之名也。秦皇帝不得上封,陛下必欲上,稍上即无风雨,遂上封矣。”上於是乃令诸儒习射牛,草封禅仪。数年,至且行。天子既闻公孙卿及方士之言,黄帝以上封禅,皆致怪物与神通,欲放黄帝以上接神仙人蓬莱士,高世比德於九皇,而颇采儒术以文之。群儒既已不能辨明封禅事,又牵拘於诗书古文而不能骋。上为封禅祠器示群儒,群儒或曰“不与古同”,徐偃又曰“太常诸生行礼不如鲁善”,周霸属图封禅事,於是上绌偃、霸,而尽罢诸儒不用。

三月,遂东幸缑氏,礼登中岳太室。从官在山下闻若有言“万岁”云。问上,上不言;问下,下不言。於是以三百户封太室奉祠,命曰崇高邑。东上泰山,泰山之草木叶未生,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巅。上遂东巡海上,行礼祠八神。齐人之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万数,然无验者。乃益发船,令言海中神山者数千人求蓬莱神人。公孙卿持节常先行候名山,至东莱,言夜见大人,长数丈,就之则不见,见其迹甚大,类禽兽云。群臣有言见一老父牵狗,言“吾欲见巨公”,已忽不见。上即见大迹,未信,及群臣有言老父,则大以为仙人也。宿留海上,予方士传车及间使求仙人以千数。

四月,还至奉高。上念诸儒及方士言封禅人人殊,不经,难施行。天子至梁父,礼祠地主。乙卯,令侍中儒者皮弁荐绅,射牛行事。封泰山下东方,如郊祠太一之礼。封广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则有玉牒书,书祕。礼毕,天子独与侍中奉车子侯上泰山,亦有封。其事皆禁。明日,下阴道。丙辰,禅泰山下阯东北肃然山,如祭后土礼。天子皆亲拜见,衣上黄而尽用乐焉。江淮间一茅三脊为神藉。五色土益杂封。纵远方奇兽蜚禽及白雉诸物,颇以加礼。兕牛犀象之属不用。皆至泰山祭后土。封禅祠;其夜若有光,昼有白云起封中。天子从禅还,坐明堂,群臣更上寿。於是制诏御史:“朕以眇眇之身承至尊,兢兢焉惧不任。维德菲薄,不明于礼乐。脩祠太一,若有象景光,屑如有望,震於怪物,欲止不敢,遂登封太山,至于梁父,而后禅肃然。自新,嘉与士大夫更始,赐民百户牛一酒十石,加年八十孤寡布帛二匹。复博、奉高、蛇丘、历城,无出今年租税。其大赦天下,如乙卯赦令。行所过毋有复作。事在二年前,皆勿听治。”又下诏曰:“古者天子五载一巡狩,用事泰山,诸侯有朝宿地。其令诸侯各治邸泰山下。”

天子既已封泰山,无风雨灾,而方士更言蓬莱诸神若将可得,於是上欣然庶几遇之,乃复东至海上望,冀遇蓬莱焉。奉车子侯暴病,一日死。上乃遂去,并海上,北至碣石,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五月,反至甘泉。有司言宝鼎出为元鼎,以今年为元封元年。”

 

《资治通鉴  汉纪 》

春,正月,上行幸缑氏,礼祭中岳太室,从官在山下闻若有言“万岁”者三。诏祠官加增太室祠,禁无伐其草木,以山下户三百为之奉邑。

上遂东巡海上,行礼祠八神。齐人之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万数,乃益发船,令言海中神山者数千人求蓬莱神人。公孙卿持节常先行,候名山,至东莱,言:“夜见大人,长数丈,就之则不见,其迹甚大,类禽兽云。”群臣有言:“见一老父牵狗,言‘吾欲见巨公’,已忽不见。”上既见大迹,未信,及群臣又言老父,则大以为仙人也,宿留海上;与方士传车及间使求神仙,人以千数。

夏,四月,还,至奉高,礼祠地主于梁父。乙卯,令侍中儒者皮弁、搢绅,射牛行事,封泰山下东方,郊祠泰一之礼。封广丈二尺,高九尺,其下则有玉牒书,书秘。礼毕,天子独与侍中、奉车都尉霍子侯上泰山,亦有封,其事皆禁。明日,下阴道。丙辰,禅泰山下止东北肃然山,如祭后土礼,天子皆亲拜见,衣上黄,而尽用乐焉。江、淮间茅三脊为神藉,五色土益杂封。其封禅祠,夜若有光,昼有白云出封中。天子从禅还,坐明堂,群臣更上寿颂功德。诏曰:“朕以眇身承至尊,兢兢焉惟德菲薄,不明于礼乐,故用事八神,遭天地况施,著见景象,屑然如有闻,震于怪物,欲止不敢,遂登封泰山,至于梁父,然后升坛肃然自新,嘉与士大夫更始,其以十月为元封元年。行所巡至,博、奉高、蛇丘、历城、梁父,民田租逋赋,皆贷除之,无出今年算。赐天下民爵一级。”又以五载一巡狩,用事泰山,令诸侯各治邸泰山下。  

天子既已封泰山,无风雨,而方士更言蓬莱诸神若将可得,于是上欣然庶几遇之,复东至海上望焉。上欲自浮海求蓬莱,群臣谏,莫能止。东方朔曰:“夫仙者,得之自然,不必躁求。若其有道,不忧不得;若其无道,虽至蓬莱见仙人,亦无益也。臣愿陛下第还宫静处以须之,仙人将自至。”上乃止。会奉车霍子侯暴病,一日死。子侯,去病子也,上甚悼之;乃遂去,并海上,北至碣石,巡自辽西,历北边,至九原。五月,乃至甘泉。凡周行万八千里云。  

先是,桑弘羊为治粟都尉,领大农,尽管天下盐铁。弘羊作平准之法,令远方各以其物如异时商贾所转贩者为赋而相灌输。置平准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大农诸官,尽笼天下之货物,贵即卖之,贱则买之,欲使富商大贾无所牟大利,而万物不得腾踊。至是,天子巡狩郡县,所过赏赐,用帛百馀万匹,钱金以巨万计,皆取足大农。弘羊又请令吏得入粟补官及罪人赎罪。山东漕粟益岁六百万石,一岁之中,太仓、甘泉仓满,边馀谷,诸物均输,帛五百万匹,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于是弘羊赐爵左庶长,黄金再百斤焉。

是时小旱,上令官求雨。卜式言曰:“县官当食租衣税而已,今弘羊令吏坐市列肆,贩物求利。烹弘羊,天乃雨。”

秋,有星孛于东井,后十馀日,有星孛于三台。望气王朔言:“候独见填星出如瓜,食顷,复入。”有司皆曰:“陛下建汉家封禅,天其报德星云。”

齐怀王闳薨,无子,国除。

 

(连载 11)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柴草山翁《柴草河村与泰山东御道》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 - 泰山一石(老驴在途)的珍藏

 

                     资料:

  《泰山道里记》 
 
                                                           清·聂鈫/原著 岱林 舟子 愚夫/点校
   
    《泰山道里记》史部地理类,清聂剑光著,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成书,杏雨堂刊本,另有光绪年间重刊本。《泰山道里记》不分卷,全书一册,约四万余字,是一部“以路为纲,以山之脉络为文之脉络”,记叙泰山山脉、道路、名胜古迹、金石的著作。

    它记载了泰山主脉以及岱东、岱西诸山,兼述徂徕山,灵岩等十二支脉。记述翔实,考证严谨。编次为序文、图、正文、跋文。附图有五:泰岳、北宫(岱顶)、红门、岱庙、北宫(灵岩寺)。作者自序称:“为著此书,凡四易其稿,历时三十年。”
 

 

 

泰山道里记(四)

     
     
绝巅东南为平顶峰,巅石平敞。东北为探海石,一石横出,东指无依。
   平顶南为乾坤亭,明挟仙宫故址。亭始于康熙二十三年建,中有碣曰:“孔子小天下处”。前一亭,圣祖仁皇帝额曰“普照乾坤”。今上额曰“独尊宇宙”。内有碑。丁丑首夏、壬午孟夏御制《登岱》诗各二首,勒碑两面,碑两例亦有诗二首。 
  东南为日观峰,即《汉宫仪》及《泰山记》所谓“山顶东岩为介邱”也。其曰日观者,鸡一鸣时,见日始欲出,长三丈所,故以名焉。魏庄《渠书》曰:“日观峰者,夜半可以眺见浴日。弥望如铺金者,海也;绿色微茫中有若掣电者,海岛溪山相间也;金色渐淡,日轮浮动水中,如大玉盘,适海滨望而见海,日是矣。”王世贞以日观、秦观、越观为一峰,言:“观日出则为日观,西望见秦则为案观,南望见越则为越观,后人所指某某峰,皆妄也。”自天门月观经绝巅至此,皆曰泰山顶,宋真宗改称太平顶也。
  日观西为登封坛,盖唐时筑也。《岱史》裁:“日观峰西为宋筑石函,方丈许,亦题刻曰‘古封禅坛’。俗曰宝藏库,以所瘗金书玉简,故云。”《唐书·礼乐志》:“高宗乾封元年,封泰山为园坛,又为坛于山上,号登封坛,旋名登封坛曰万岁台。玄宗十三年有事泰山,立园台于山上,又于园台上起方坛,又为园坛于山下。”典礼乐章可征也。《宋史》:“真宗东封,于山上置园台。”又《宋史·礼志》真宗祥符初有事泰山,记载之甚详也。按:前代登封,为金泥玉简之事,皆是
其地,而坛基无存。《岱史》云:“洪武初,居民于山中得玉匣,内有玉简十六。有司献于朝,验其刻,乃宋真宗祀泰山后土文。又成化十八年秋,日观峰下,雨水冲出玉简,会中使有事东藩,复驰以献,乃命仍瘗旧所。”后建日照观。嘉靖间复置观海亭,额曰“日观亭”。稍北为望海楼,并圮。乾隆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工人于日观峰侧凿石,得玉匣二,各缄以玉检金绳。启视,其一为祥符玉册,共十七简,简字一行,外用黄缦叠裹之,见风灰飞。其一未启,其简尺寸悉如《宋史·礼志》所载。巡抚阿里衮献于朝。有今上御制《日观峰》诗二首,刻碑两面,建亭于上。东为东天门。又东为伏虎门,峡口陡险。下为鹰愁涧,烟云杳霭,深不可测。水东北流,会洗鹤湾。 
  日观峰南为爱身崖,旧称舍身崖。三面陡削,绝无尾径。四方愚民,往往为亲病誓代,亲愈则跃身投崖以死。明何起鸣缭垣示禁,碣曰“爱身”。钟宇淳曰:“舍本无舍,何况爱缘,非舍非爱,作如是观。”崖上勒宋政和间题名。中立一石高文许,曰“瞻鲁台”,俗名幡干石。东岩题“诲日奇观”四字。旁有可止台。稍南有方正石,端莹如碑制。东南为东神霄山,俗名吓人峰,悬崖天半,吁骇殊甚。南岩东、西有影翠石。下为九龙峪,纳诸水东南流,北折绕神霄,东汇云河,水晃漾东北注鹰愁涧。北崖一洞,极深敞,曰清静石屋,中有清泉,元初女冠孙清静修真处。川林僻旷,尘迹罕至,故俗呼为仙人场云。北为空明山,中穴通明,日光穿午。
  爱身崖西为仙人桥,两崖戌削,中三石衔接如梁。西为望海石,巨石坦豁,与日观埒。西有遥观洞,俗称昭真库,高深幽旷,游者憩焉。又南石壁峻嶒,为蜕仙岩。元好问《送天倪子归布山》诗曰:“后日天门重登览,蜕仙岩下幸迟留。”有王老石屋,《岱史》云:“翰林王从之跏趺化此。”稍东为涤虑溪,水(左三点水右敝)冽西南流。中有突秀蜂,《泰山小史》所称“石笋”也。峰顶苍松偃盖,今亡。
  绝巅东北七里为鹤山,松敷岩谷,多野鹤巢云。 
  绝巅西里许为丈人峰,状如老人伛偻。按《汉书·郊祀志》云:“大山川有岳山,小山川有岳婿。”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云:“玄宗封禅泰山,张说为封禅使。女婿郑镒本九品官,封禅后因说矛迁五品,兼赐绯 服。玄宗见镒官位腾耀,怪而问之,镒无词以对。黄幡绰曰:‘此泰山之力也’。“俗称外舅曰泰山,曰丈人,本诸此。《说郛》引黄氏语讥之。有今上御制《丈人峰》诗勒于上。侧有碾砣泉,今涸。 
  西为石马山,游黄华洞进路处也。吕坤因洞路艰危,故题“回车岩”于此。
  北为北天门,旧有石坊,额曰“玄武门”,今废。又北为摩云岭,丹嶂峻空。岭东有八仙洞,危若鹘枉,即马第伯所云“石室”也。其下为乱石沟,水南流过避尘桥,东折经鹤山北,又东汇为洗鹤湾。夹岸陡险,苍松敧卧如梁,水潆洄而东注,达于溪里峪。
  东北为独足盘,明万历间创辟此径。林古度大书“黄花栈”三字,勒北崖。崖环敞如女墙,其上松石杈枒如笋,钟惺谓之“笋城”,并题记于崖东北。又东南两峰回翔,为双凤岭,旧称大、小牛心石,亦曰大、小蜡烛峰,名因形命名。南临洗
鹤湾。 
  独足盘东北为元君庙,内有万松亭,后改弥勒殿。自东而上为蔚然阁,下祀吕仙。东有三官殿,圯,移像于元君殿西舍。明隆庆六年,胙城大辅将军睦(木施)建,有禁约碑。万历、崇祯间,州人徐灵哉、王度皆读书于此。庙北为天空山,俗称玉女山。其巅平坦,呼为尧观台。《岱史》云“尧尝登此”,意或因遥观而误之耶。台前古高速清邃,曰黄华,俗以环洞多黄花,故名。传为玉女修真处。中有灵异泉。东一洞曰莲花,石瓣倒缀如莲。悬()涓滴,谓之石乳泉,积冰恍如玉柱。有今上御制《莲花洞》诗勒壁,即《岱史》所谓“后石屋”也。然钟亭下亦有石屋,由地道可通蔚然阁。后人於其地立元君墓,附会滋甚。自回车岩迤逦至此,总名后石坞,俗呼后十五,言南天门至此十五里,为“奥区”云。
  自天空山东为九龙冈,上有鉴池,清可鉴发,俗呼玉女洗头盆。北为凤凰池。东北为饮虎池。东北八里为磨山,为五女圈石。《岱史》云:“夜有呼号相力之声,诘朝巨石垒成圈,盖五仙女为之。”又有张远寨。
  天空山北为坳山,蝉园秀拔。为仙人寨,寨可容千人。摩云岭北为明月嶂,群峰秀列,俨若屏嶂。《泰山纪事》:“宋张景若结茅隐此,曾产紫芝一本,因名采芝庵。”旁有燕脂石,色如涂丹。又北为懒张石屋,相传明张三丰炼真处。其西为孤山,峥嵘特起。东北为小冰牢峪,即《岱史》“天牢峪”也。阴壑层冰,经夏如解,因名凌冰洞。水东北流入天井。北为眺平台,旧多花木。《天地运度经》:“泰山北有桂树七十侏,其实郝如桔也。”西里许为杨子峪,崖岸深陡。西十余里为半边山,山似擘去其半也。眺平台西北六里为大冰牢峪,石凹极阔,又曰冰阱,视冰洞危甚。水东北流入天井。
  其在东南麓者:对松山东有松岩,老松森疏,阴霭蔽日。西北有娄子洞,相传汉娄敬曾栖此,高深险僻。南为马鞍山,两山并起如马鞍。西南为祝鸡寨,石嶂纵横六七里,中凹如削,有泉出其巅,曰悬淙泉。瀑水南流达于双沟,迤西则所谓老人寨也。其南有巨石紫润,俗名肝华石。又南危崖凿磴,或呼石练陀。旁有九间石屋。又东南为延坡岭,又沟环涌,岭北诸谷水皆汇此,又名东溪山,为东溪发源也。水东南流约五里,合于艾岗峪而注。艾峪东有燕洼村,地多艾。东南五里为栗子峪,水南流,经小津口,下延坡岭。南为杨老坞,《岱史》称“杨老园”,岭崖险阴,上却平旷,昔杨老避兵于此。南为摩天岭,端严特起,云至此多散去,一名争云峰。迤南为屏风岩。岭岩之间,横沟涌流,而东导南折经凌汉寨西,曰堰岭河。河腹双泉递涌,汇为金牛湾。又东南右纳青龙泉水,旧址在西南,明万历初道士柴慧庵修炼处,萧大享移建于此。庵南石窍滴水,曰福泉。又南为回龙峪,有笔架石。双流旋绕,东南会堰岭河。凌汉寨东为绣彩湾,水东南流,经白家河,入十里河。
  自摩天岭东四里为鹁鸽崖,峭壁巢野鸽。东二里为风门。又南三里为卧龙峪,本名五龙峪。东二里为中陵山。东二里为水牛埠。东北为小津口村,东西椒山夹之水东南流入蚕滋峪,又南至沙沟入汶。山西为椒子峪,南里许有可亲园。栗、椒、杏各以树之多者得名。南二里傅家村旁有石舟——巨石上浮如舟也。南里许有地曰谢过城,《岱史》云:“齐、鲁人夹谷后,归田谢过于此。”然《左传》所不载。夹谷在今莱芜境也。谢过城东里许有汉明堂遗址。按《水经注》:“汉武帝元封元年年封泰山,降坐明堂于山之东北址。武帝以古处险狭而不显也,欲治明堂于奉高旁,而未晓其制。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时明堂图,图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之,通水环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仑。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旁正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于汶水,如带图也。古引水为壁雍处,基渎存焉。”《岱史》云:“其地舒衍突起,石冈巅平,而高四丈许,周约三亩。后枕岳麓,支山如()障,左右如卫从。然溪水()洄,南会于汶,遥望徂徕,如列屏案,当时朝会之规宛在。”元人题刻碑基上。艾峪水自北来汇此,西折而南,因名明堂泉。其经流曰十里河,帅泮归汶,总名东溪也。泰山泉壑甚多,《府志》误入卞桥、海眼、葛沟,三泉均属蒙阴县境。十里河东四进而,有红亭遗址。《春秋》:“昭公八年秋,蒐于红。”向有土邱,今其村讹为红庙云。椒山东八里为杏山,有餐霞洞。下为王老峪,土邱高广。又西南为水泉峪。
  汉明堂东北二十七里,有奉高故城,今故县村是也。旁有大云禅寺,金大定四年敕牒勒壁。《水经注》:“奉高县,汉武帝元封元年立,以奉泰山郡治也。县北有吴季札子墓,在汶水南曲中。季札之聘上国也,丧子于嬴、博之间,即此处。《从征记》曰:‘嬴县西六十里有季札儿冢,冢园,其高可隐也。前有石铭一所,汉末奉高令所立,无所述叙,标志而已。碑石糜碎,靡有遗矣,唯蚨存焉。’”按:奉高城东北七里禅村旁有大冢,疑即季札子墓。又东南八里,过抬头村,有古城遗址,即春秋时齐之博邑也。哀公十一年会吴伐齐,《左传》:“五月克博,壬申至于嬴。”按:嬴邑故城,在今莱芜境也。
  其在西南麓者:对松山西南有五陀岩、红叶岭、硖石沟诸名称。西南四里为石缑山,讹曰石后,又名西溪山。下为黄西河,上纳龙峪之水,经黄岘岭西,故以名河,为西溪山。下为黄西河,上纳龙峪之水,经黄岘岭西,故以名河,为西溪发源也。又西经九女寨南,一峰高处,奇簇若莲。《岱史》云“昔有九女避兵于此。”地多石英,白者如水晶,有色淡紫者,莹彻五()。《魏书》“;景初元年,增崇宫殿,凿泰山之石英”也。又西经尖山南,山西胁有石帮,下为辘轳冈。自九峰西为仙趾峪,一名马蹄峪有仙人草履迹,长尺余,马蹄迹径五寸。水西南流经鸡埘岭下,与黄西河会。又西经丹穴岭东,其岭黄壤舒衍。西下为八里沟。又西经凤凰山北,汇为马蹄湾,北受八里沟水。又南过竹林寺西,故又曰竹林西河。寺莫知其所肇,自唐迄金,屡经兴替。元元贞初,僧法海重修,李谦记。明时满空禅师重建。万历间陶思圣等重修,吴维城记。其时绿竹千竿,银杏双挺,今荡然矣。
  自白杨坊南为凌汉寨,寨可容数百人。高处为凌汉峰,丹嶂苍渠,或名金泉峰也。峰南有岭曰振铎,峪曰黑虎,水南流汇为新泉。西折过子午桥而注,中为普照寺,唐宋时古刹。金大定间奉敕得建。额曰“普照禅林”,有敕牒石刻勒殿壁。明永乐间高丽满空禅师、国朝康熙初崇川诗僧元玉,先后卓锡于此。寺东有元玉别构石堂,并自为铭,复大书“石堂”二字,左右题景一十二处,各系以长短句。旁为元玉塔,有太史、淄川唐梦赉塔铭。寺之西南为满空禅师塔,而塔铭碑近移寺大门内。塔北为鲁蕃相田时耕墓。西北有卧象石。又石北为投书涧。水南下,东受新泉之水,又西南交流。《岱史》云:“投书涧,胡瑗读书于此,十年不归,得家书,见上有‘平安’字,即投涧中。”涧上有碣曰“宋胡安定先生投书处”。西为上书院,世称泰山书院,旧有石介记勒壁,今亡。党怀英曰:“孙明复、石守道筑室泰山下,以为学馆,属大辟岳祠,壖基甫迫,乃北徙山麓。而乡人指以为上书院者,则其所徙地也。”元好问曰:“泰山上书院,唐周朴所居,宋孙明复居之。”明
嘉靖间佥事卢问之妥孙、石神位于此,颜曰“仰德堂”。后又合祀胡瑗为三贤祠,春秋致祭。康熙五十一年,学政黄步琳、知州徐肇显重建。乾隆四年,知府蒋尚思重修。东偏旧有明人别构有松亭,并题识“授经台”、“讲书台”诸迹。祠迤西为香水峪,上接投书涧诸水,西南流会于西溪。
  上为三阳观,旧名三阳庵。明嘉靖时德藩建,炼师王三阳庐此。万历间大兴缔造,有大学士、东阿于慎行碑记。东南为木末亭,慎行之所名也。自北石级陡绝而上,旁有全真崖,岭巅曰天外,多松槲。转而东有石厂,曰三阳洞,一名胜禅洞。观大门外有救苦台,南侧有三阳墓。
  又西为傲来山,巍峨特起,有与岱争齐之势,又名芙蓉峰。其巅一洞曰归云,内有石池涌流。自竹林寺西南入,高岸深谷,人单行,攀藤附葛而上,石窦可通,曰寨门,有金贞佑间堤岣。西旁一洞,中可窥天者三,名曰三透天,俗呼玉皇洞。南为天胜寨,坦处可容千人。《岱史》云:“汉刘盆子等聚兵于上。有演武场、张旗石及柱窝、碓()之迹。”按《泰山纪事》云:“岱西南峰最陡峻处有刘盆子寨。琅 人樊崇起兵于莒,转入泰山,后议立盆子时,兵已数十万,鼓行而西。则盆子固未尝据此,特此崇归盆子部下,名刘盆子寨耳。”元初,僧通慧律师行全结茅球场奉高山天胜寨,即此山巅。东北悬石通明,俗名狮子峰。时行全之徒德友亦避地于此。旁有悬刀峰。东为扇子崖,倾崎宛如摺(),明蒲坂杨博题曰“仙人掌”。崖北旧多青桐,曰青桐涧,水东流入竹林西河。明季州举人王无欲筑室崖巅,复结茅其下,曰西山别业。其时樱桃夹径,松槲盘纡,今濯濯矣。仅存石庙,曰无梁殿,祀玉皇。下为石阁,阁洞四虚,上祀元始天尊,并无欲建,碑记在焉。东有仙桃石巨石,嵌空如桃。东南有会仙庵,圯。涧水东注西百丈崖。青桐涧北,危崖类彝状,俗称壶瓶崖。其阳有刘盆子洞,仰视洞悬绝而门塞。西北二里为火焰山,一峰黑飙特异。南崖一洞深邃,《志》称“观音洞”,俗讹魔王洞。下为石屏峪,水西南流,过黄金口,入龙潭。西一里有水音寨,平处亦容千人。天胜寨西南为弄水岩,双峰崛起,又南为鸡笼峰,园垂如笼,即宋钱伯言《纪游》所称处也。会仙庵东为飞鸦峰,石色深黝,忽若人形对拱,稍白者西,赭者东,曰仙人影。《泰山小史》所谓“衣染古烟碧,神凝秋水清”者也。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5) |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喜欢转载

清风半夜鸣蝉
一叶菩提
wang81920
泰山小毛驴
tianbianfly
z_h_s_123
凉如萤
泰山小子

评论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2014-03-18 10:35
文化银哦,搬回起学习起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回复| 删除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2010-02-21 15:54

汉唐雄风,何时能再!

回复| 删除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2010-02-21 08:24
故城明堂泉怎么变成这样了?记得前几年去时有一个大池子,水流如注,村民洗衣做饭都用。
回复| 删除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明堂泉的泉子在石碑的西南几步远,上面有竹亭,照片已经附上。
回复| 删除
柴草山翁:汉武帝与泰山东御道   (重发,原日志被网易管理员封锁,不知何故) - 老驴在途(泰山一石) - 老驴在途的珍藏

汉皇祈福几封禅,

东海蓬莱欲会仙;

倾尽民膏天下苦,

迷途到死方知返。

回复| 删除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